糖酒快讯

绛县:“茶叶树”并非茶树但属国家濒危树种

  7月10日,绛县一个农民将采自当地的一种叫做“茶叶树”的树叶,送到山西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进行检验。一个月后,检验结果显示,树叶含有“儿茶素”“茶多酚”“咖啡碱”等成分。生长这种树叶的树木,可能是一种茶树。“茶圣”陆羽在《茶经》中著述:“茶者,南方之嘉木也”。自古以来,茶叶产自南方几成定论。历史上,茶更是晋商不远万里转运的重要商品。这种在绛县土生的树种,真是一种茶树吗?

  绛县发现“茶叶树”的消息不胫而走。这个消息如同一块石头投入平静的水面,激起涟漪。来自运城、临汾的茶商、地方茶叶协会负责人以及民间好奇者纷至沓来,一探究竟。

  山西的土地也生长着“茶叶树”?如果它真的是茶树,为何久藏山中无人识?这个送检的农民,是如何发现的?为解开这些谜团,9月中旬,本报记者赴绛县进行了调查。

  无意中发现“茶叶树”树叶味道像普洱茶

  采集树叶送到大学检验成分的农民叫王佩(微博)峰,今年54岁,是绛县三泉村人,他在村里经营着一家农业合作社。“我是到村里打卦(一种传统民间占卜方式)走错路的时候发现‘茶叶树’的。”王佩峰说。去年年底,王佩峰签订了一个农产品加工项目,投资到位后,随后的选址建厂遇到挫折。今年4月的一天,他决定到邻村宋庄村找人打卦。

  宋庄村距三泉村有三公里,他开车进村后,驶进一条小巷。结果,到了小巷尽头,他才发现路不通。他下车查看倒车路线的时候,无意中看见一棵生长在路边土崖的树。

  王佩峰的合作社也做苗木生意,他熟悉各种树木,但是眼前的树,他却没有见过。树干的直径有40厘米左右,1米高的地方开始分叉,树冠郁郁葱葱。正当王佩峰猜测着树的品种,小巷深处走来一个村民说道,“看啥看,没见过‘茶叶树’吗?”村民的话,让王佩峰吃了一惊。“后来,我跟那个村民聊了聊。他告诉我,路边的那棵树,是一棵树龄超过百年的老树。”王佩峰说,这棵被称作“茶叶树”的树,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两天后,他再次来到宋庄村,采集了16斤“茶叶树”的树叶。事后,他委托闻喜县一家茶叶厂,经过熏蒸、揉搓等制茶工序制成“茶叶”。用来泡水喝,味道像普洱茶。

  绛县县志里没有关于“茶叶树”的记载

  6月,王佩峰将自己发现“茶叶树”的事讲给朋友李友利听。李友利是绛县尧宇村人,过去几十年,在绛县民间收集整理大量关于尧的传说,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尧传说传承人。

  绛县发现“茶叶树”,这可能是尧乡故里的新故事!李友利饶有兴趣地看了王佩峰采集的“茶叶树”树叶。“尧宇村也有这种树,村民们叫它茶疙瘩树。小时候,我也喝过它的叶子泡的水。”李友利告诉王佩峰。

  村民口中的“茶叶树”或茶疙瘩树,究竟是不是一种茶树,王佩峰和李友利心中充满好奇,并为此专程请教绛县原文联主席张志善。上世纪90年代,张志善曾主持编写绛县县志,他对王佩峰和李友利说,“绛县县志里没有关于‘茶叶树’的记载。”

  7月,经人推荐,王佩峰将采集到的“茶叶”,送到山西师范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进行检验。他期望大学化验室能帮他解开这个谜。

  绛县究竟生长着多少棵这样的“茶叶树”?王佩峰找到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一个“茶叶树”调查小分队,展开走访。

  8月上旬至9月上旬,小分队以宋庄村、尧宇村为中心,足迹踏遍周围10多个村庄和几十处山坡,先后找到250多棵“茶叶树”。他们发现,很多“茶叶树”生长在墓地、窑洞顶部,并且多为独立生长,不成林,树的主干很矮,也不成材。

  当地很早就有采摘树叶泡水喝的习俗

  9月13日,在王佩峰的指引下,记者探访了王佩峰和他的朋友们发现长有“茶叶树”的部分村庄。尧宇村,是传说中尧出生和成长的地方。这个村庄生长着40多棵“茶叶树”,是绛县目前发现生长“茶叶树”最多的村庄之一。

  78岁的尧宇村村民郑春荣,住在尧宇村中部的一个老院子里,她家老窑窑顶就生长着一棵这样的“茶叶树”。记者看到,这棵“茶叶树”的树干有30多厘米粗,长得郁郁葱葱,它的叶片细长形,枝条上长有硬刺。

  “采摘‘茶叶树’树叶泡水喝,是尧宇村老辈们传下来的习惯。”郑春荣笑着说,早年,每到端午节,“茶叶树”长出新芽,人们就开始采摘树叶。树叶刚摘下来,还不能立刻用来泡水喝,需要熏蒸处理,祛除树叶臭味,之后经过晾晒,就可以用来泡水喝。

  根据老一辈人的生活经验,用“茶叶树”的树叶泡水喝,能解暑祛热。所以,每到收麦子的时节,村民们到地里干活时,都会在地头放一个小瓦罐。瓦罐里,盛着用“茶叶树”树叶泡的水。口干舌燥了,就喝上一口。

  “我到现在还是只泡‘茶叶树’树叶水喝。”郑春荣说。临别前,郑春荣送给记者一小袋她自家加工的“茶叶树”茶。这是她10年前采集的,叶片颜色很深。

  “这种茶是穷人茶。过去,有钱人家都从商店里买茶喝。贫苦的人家就用‘茶叶树’树叶泡水喝,不用花钱。”尧宇村一位村民告诉记者,现在,村里只有那些念旧的老人还在采摘“茶叶树”叶子泡水喝。

  在宋庄村,记者找到那棵引起王佩峰惊奇的树。这棵“茶叶树”的主人,叫张汪洋,已经60多岁。8月,他参加了王佩峰组织的“茶叶树”调查小分队。

  张汪洋祖上于明末清初由曲沃迁至绛县宋庄村,迄今已在此居住300多年。王佩峰第一次看到的那棵“茶叶树”,就长在张汪洋家废弃的祖屋窑顶。

  张汪洋说,他也不知道这棵树的树龄,但从他记事起,他的爷爷就采这棵树的叶子当茶喝。

  检验结果显示,很多成分与茶叶相同

  8月8日,山西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完成关于绛县“茶叶树”的检验报告。报告共6页,第2页至第6页,分列着“茶叶树”含有各种化学成分。记者看到,报告第2页列有“茶多酚”“咖啡碱”等化学成分,第3页列有“儿茶素”等化学成分。

  这三种化学成分,是茶叶都含有的化学成分。“儿茶素”,茶的苦涩味来源之一,是茶叶特有成分。“咖啡碱”是茶叶、咖啡果中重要成分之一。也就是说,绛县的“茶叶树”叶片确实含有普通茶叶的成分。

  茶树喜欢温暖湿润气候,生长最适温度为20℃至25℃。那么,地处山西南部的绛县,气候条件是否适合茶树生长?

  学名为“柳叶鼠李”,是国家濒危树种

  山西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张静初将绛县“茶叶树”的照片及相关资料,发给熟识的业内专家。张静初的学生吴圣丹正在北京林业大学读博士,他也收到了老师寄来的照片和资料。吴圣丹利用北京林业大学丰富的馆藏资料与老师寄来的资料进行对比研究,并请教学校相关专家,最终得出结论:绛县“茶叶树”,是一种学名为“柳叶鼠李”的树种,主要分布于山西、内蒙古、河北、陕西、甘肃和青海。

  “柳叶鼠李”,为鼠李科木本植物,是国家濒危树种。它的树叶可以入药,泡水服用后,有消食化积、清热除烦的功效。在山西、陕西等地民间,有以“茶叶树”的叶子代茶的习俗。

  8月中旬,张静初带领一支科研小组,前往绛县尧宇村一带进行实地考察,发现这里的“茶叶树”,树龄最大的超过200年。

  虽然为“鼠李科”,不属于“山茶科”,但“茶叶树”树叶含有很多与茶叶相同的成分,这让王佩峰和他的朋友们很兴奋。受王佩峰委托,张汪洋进行了“茶叶树”的人工繁育实验。“我插了十几株苗,都没有活下来。绛县夏天的气温太高了,还没有扎根,树枝上叶子全都晒死了。”张汪洋遗憾地说。

  9月,为了给“茶叶树”的“茶叶”命名,王佩峰和他的朋友们想了十几个名字:“尧乡茗”“尧乡茗茶”“故绛尧仙”“尧乡古茶”……最后,大家伙选择打卦,给“茶叶”定名“尧乡茶”。(记者 梁成虎)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