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国内十大乳企8家外资参控股

    9月8日晚间,浙江乳企贝因美发布公告称,恒天然乳品(香港)有限公司拟以向全体股东发出部分要约收购的方式增持逾2亿股份,占贝因美所有已发行股票的20%。第二天,停盘三月之久的贝因美股票,复牌即涨停。

    由于此次合作还需要中国商务部门的相关审核,并经中国证监会出具无异议函方得以正式公告发出,因此合作双方都保持了低调。但在谈到为何选择贝因美时,恒天然中国区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恒天然一直寻求合作机遇―任何中国的合作伙伴需要满足三个标准:首先,必须是新西兰产品的现有客户;其次,有志于在中国发展规模化奶牛养殖;最后,愿意同恒天然一起探索发展下游市场的机会,贝因美符合上述所有三个标准”。

    就在恒天然宣布收购贝因美股份后,食品巨头达能也宣布收购新西兰善腾,善腾是世界上三大婴儿奶粉代工厂之一,善腾曾有数十家的中国客户,此前达能还增持蒙牛股票,成为蒙牛的第二大股东。

    “未来中外资乳企的界限将更加模糊,竞争也将更加激烈”,资深乳业分析师宋亮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恒天然收购看重渠道

    两个月前刚刚宣布和雅培联手在中国建设5家牧场的恒天然,又找到了新的合作伙伴。公告显示,恒天然拟以向贝因美全体股东发出部分要约收购的方式增持不高于2.045亿股股份,要约收购价格为18.00元/股,要约收购所需最高资金总额为36.8亿元人民币,按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贝因美14.36元的股价计算,此次恒天然收购价溢价约25%。

    本次要约收购完成后,贝因美的控股股东仍为贝因美集团。恒天然集团与贝因美将会在澳大利亚共同组建一个由贝因美占股51%的合资公司,以购买恒天然集团在澳大利亚目前所拥有的达润制造工厂,为恒天然集团和贝因美制造婴幼儿配方奶粉、基粉等产品,预计总投资为2亿澳元。

    尽管恒天然最早进入中国市场,却最晚发力。1993年中国乳业第一轮投资拉开序幕时,意大利帕玛拉特、美国卡夫、英国联合利华等跨国乳业巨头相继进入中国市场,只有恒天然不为所动。直到进入新世纪,在中国乳制品市场两位数的年增长率刺激下,恒天然才选择了合资之路,但因三鹿事件,恒天然中国战略深受打击,彼时,恒天然旗下奶粉品牌安怡、安满,也因由三鹿经营、部分奶源由三鹿供应而退出中国市场。恒天然开始收缩其业务链条,甚至将其在广州的生产线转让给了雅培。

    此后数年,恒天然在中国更加谨慎,并开始在中国自建奶源,但去年肉毒杆菌乌龙事件又打乱了恒天然婴幼儿奶粉的上市计划。

    但是中国庞大的市场还是吸引着恒天然,“随着收入水平的不断提升,越来越多的中国消费者开始寻找对他们家庭成员尤其是孩子健康有帮助的营养品,而乳制品是人们能够享用的营养价值最高的产品之一。中国有庞大的老年人口,因此他们也期望能通过食物来帮助他们保持健康和活力,并且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方便快捷的食物将会成为一种新的趋势。在这样一种背景下,这些因素会带动乳品需求保持强劲的增长”,恒天然中国区负责人表示。

    在恒天然看来,中国消费者对各类营养乳制品的需求增长十分迅速。到2020年,中国人每年将消费700亿升牛奶。其中大部分需求将是鲜奶或新鲜乳制品,这就需要由本地提供高品质的乳品。目前,中国市场原奶供应量每年仅增长约2%,而需求量的增长约6-8%,因此供需的增长是有缺口的。

    恒天然目前在国内市场主要有“安佳”、“安怡”、“安满”等主要品牌,但是奶粉业主主要集中在广东等地,并未在全国铺开,而贝因美现在中国市场所拥有的部分资源:包括物流中心在内总共6家工厂、覆盖全国的8万家代理商、20000个客服、30个分公司、7000个员工以及1000家授权终端,贝因美的渠道优势,正好能补足恒天然的短板。

    采访中,恒天然再次承诺其自身及其关联方不谋求贝因美的控制权。

    压力山大贝因美急需外援

    作为本土奶粉企业的中坚力量,贝因美上市以来的日子都不好过:三年换了三任董事长,被审计出“伪高新”补缴税款近6000万元、转型不畅,库存高企,净利润下滑严重。

    成立于1992年的浙江本土企业贝因美,以米粉起家,2002年正式进军婴幼儿奶粉领域,由于在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中全身而退,迅速赢得市场先机,AC尼尔森数据显示,在中国乳业新政前,以销售额计算,奶粉前五大品牌市场份额中,仅有贝因美一家国产奶粉企业。

    但自2013年中报起,贝因美的业绩增速呈现阶梯型下降,公司净利润增长速度从2013年中期的94.21%下降至2013年三季报的64.28%,再下降至2013年年报的41.54%。

    贝因美也开始转型:从婴幼儿奶粉企业转型为专注婴童食品的企业。2013年11月,贝因美宣布投资3.5亿元在广西北海市设立儿童奶有限公司;今年,贝因美再次宣布投资5.85亿元在天津建设年产15万吨儿童配方奶及区域配送中心项目。不过,这一系列举措并未对贝因美的业绩起到实质性作用。

    尽管贝因美已经通过陆续剥离婴幼儿服装等常年亏损的非主营业务,但最新披露的2014年半年报显示其净利润下降程度又进一步加深。今年上半年,贝因美实现营业收入24.05亿元,同比减少25.2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8亿元,同比减少72.09%。该公司还预计,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降幅为25%-75%。

    今年五月份,新上任的贝因美婴童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振泰曾用“压力山大”来形容自己就任后的感受。

    “近年来母婴店已经成为婴幼儿配方奶粉销售最大的渠道”,乳业专家宋亮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但母婴渠道是贝因美的短板。

    同时,贝因美的竞争对手们却表现出强劲的发展势头:一季度飞鹤销售量同比上升66%;圣元则表示,公司旗下高端婴幼儿配方奶粉系列产品销量增速较快,在4月末就达到20%的增速;伊利一季度的净利润达到10.88亿元,增幅翻番,其中婴幼儿乳粉进一步扩容。

    加上反垄断调查,转型不畅,近段时间来,重压之下的贝因美一直在寻找合作伙伴,光明集团、华润集团都是坊间传闻的合作对象。

    根据工信部等九部委联合签署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婴幼儿配方乳粉质量安全工作的意见》,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企业须具备自建自控奶源,对原料乳粉和乳清粉等实施批批检验,确保原料乳(粉)质量合格。而恒天然在奶源方面的优势非常明显。

    因此,贝因美董事长王振泰表示:“通过双方合作,我们将共同打造具备全球优势、安全、稳定的供应链,不断满足中国乃至全球消费者日益增长的对优质、先进产品的需求,为中国消费者带来持续稳定的高品质乳品。

12

    汹涌并购潮

    此次恒天然的收购并非个例。在最近两年,国内乳企和外资乳企之间展开了激烈的并购大战。

    中国乳企在政府的推动下,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并购狂潮。在此之前,中国乳企的兼并收购并不算频繁,除了三元蛇吞象吃下三鹿外,基本都是对地方小品牌的收购行为。

    根据国务院今年6月下发的《推动婴幼儿配方乳粉行业企业兼并重组工作方案》,2014年1月至2015年年底将是兼并重组的关键贯彻阶段,相关部门将推动国内配方乳粉企业100%完成改造及认证,届时,前10家国内品牌企业行业集中度提高至65%,原有127家配方乳粉企业总数减少40家左右,只保留87家。到2018年12月底,培育3-5家大型企业集团,前10家国内品牌企业市场集中度达到80%,国产品牌企业最终只剩50家左右。

    但并购的大潮比政府文件来得要早。

    2013年6月13日,蒙牛收购雅士利被视为拉开了中国乳业兼并重组的大幕。同年9月,伊利股份宣布出资3.1亿元参股辉山乳业;同年12月,合生元通过全资控股的两家国内子公司收购长沙营可营养品有限公司100%股权;2014年1月,飞鹤乳业宣布全面收购吉林艾培特,此后飞鹤又收购了陕西关山乳业。

    并购的直接结果是,中外资乳企的销售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根据AC尼尔森的数据,2013年1月到2014年1月,在零售和母婴渠道,中国婴幼儿配方奶粉销售额的市场份额前五名依次是惠氏、美赞臣、贝因美、多美滋和合生元。而此前数年,雅培从未跌出过前五名,多美滋也长期占据榜单的头名位置。而国产奶粉所占的总体市场份额已经接近50%,而此前只有不到35%。

    为此,外资品牌奶粉也发起反击。

    今年2月12日,蒙牛乳业与法国达能宣布,达能将增资51.53亿港元成为蒙牛第二大股东,蒙牛公关部负责人危剑侠曾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达能2013年与蒙牛合作时,就明确并不排除后续继续增持。此次交易是双方合作意愿的延续。从目前来看,蒙牛国际化进程远未结束,“未来蒙牛还将就管理和技术等层面与先进企业展开合作,我们将在适当的时候予以公告。”

    此次恒天然收购贝因美股份,达能收购新西兰善腾集团,都被认为是外资乳企加码中国市场的举动。另一个细节是:恒天然宣布目前供职于恒天然全球总裁办的尤汉・普里姆将会在今年8月1日起出任大中华区总裁。恒天然给时代周报记者发来的新帅履历显示,尤汉・普里姆此前是皇家菲仕兰食品公司管理董事会的成员,有着很强的市场开拓能力。而今年10月,曾经领导达能激战娃哈哈的原亚太区总裁范易谋(EmmanuelFaber)也将升为达能首席执行官。

    目前国内销售的前十大乳企中8家有外资控股或参股,在宋亮看来,未来中外资乳企的界限将更加模糊,中国乳业必将与国际完全接轨,最终成为国际乳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未来并购中多数企业都是只能取长补短,如奶源、渠道等。资源的并购需要较长时间才能显现成果,并且也需要并购者较强的整合能力。”中投顾问食品行业分析师简爱华曾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与此同时,荷兰乳企皇家菲仕兰(美素佳儿母公司)和辉山乳业也传进入排他性谈判,商讨建立合资企业,中外乳企的对战仍在继续。

责任编辑:殷莹莹

慧聪资讯手机客户端下载

12

    汹涌并购潮

    此次恒天然的收购并非个例。在最近两年,国内乳企和外资乳企之间展开了激烈的并购大战。

    中国乳企在政府的推动下,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并购狂潮。在此之前,中国乳企的兼并收购并不算频繁,除了三元蛇吞象吃下三鹿外,基本都是对地方小品牌的收购行为。

    根据国务院今年6月下发的《推动婴幼儿配方乳粉行业企业兼并重组工作方案》,2014年1月至2015年年底将是兼并重组的关键贯彻阶段,相关部门将推动国内配方乳粉企业100%完成改造及认证,届时,前10家国内品牌企业行业集中度提高至65%,原有127家配方乳粉企业总数减少40家左右,只保留87家。到2018年12月底,培育3-5家大型企业集团,前10家国内品牌企业市场集中度达到80%,国产品牌企业最终只剩50家左右。

    但并购的大潮比政府文件来得要早。

    2013年6月13日,蒙牛收购雅士利被视为拉开了中国乳业兼并重组的大幕。同年9月,伊利股份宣布出资3.1亿元参股辉山乳业;同年12月,合生元通过全资控股的两家国内子公司收购长沙营可营养品有限公司100%股权;2014年1月,飞鹤乳业宣布全面收购吉林艾培特,此后飞鹤又收购了陕西关山乳业。

    并购的直接结果是,中外资乳企的销售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根据AC尼尔森的数据,2013年1月到2014年1月,在零售和母婴渠道,中国婴幼儿配方奶粉销售额的市场份额前五名依次是惠氏、美赞臣、贝因美、多美滋和合生元。而此前数年,雅培从未跌出过前五名,多美滋也长期占据榜单的头名位置。而国产奶粉所占的总体市场份额已经接近50%,而此前只有不到35%。

    为此,外资品牌奶粉也发起反击。

    今年2月12日,蒙牛乳业与法国达能宣布,达能将增资51.53亿港元成为蒙牛第二大股东,蒙牛公关部负责人危剑侠曾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达能2013年与蒙牛合作时,就明确并不排除后续继续增持。此次交易是双方合作意愿的延续。从目前来看,蒙牛国际化进程远未结束,“未来蒙牛还将就管理和技术等层面与先进企业展开合作,我们将在适当的时候予以公告。”

    此次恒天然收购贝因美股份,达能收购新西兰善腾集团,都被认为是外资乳企加码中国市场的举动。另一个细节是:恒天然宣布目前供职于恒天然全球总裁办的尤汉・普里姆将会在今年8月1日起出任大中华区总裁。恒天然给时代周报记者发来的新帅履历显示,尤汉・普里姆此前是皇家菲仕兰食品公司管理董事会的成员,有着很强的市场开拓能力。而今年10月,曾经领导达能激战娃哈哈的原亚太区总裁范易谋(EmmanuelFaber)也将升为达能首席执行官。

    目前国内销售的前十大乳企中8家有外资控股或参股,在宋亮看来,未来中外资乳企的界限将更加模糊,中国乳业必将与国际完全接轨,最终成为国际乳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未来并购中多数企业都是只能取长补短,如奶源、渠道等。资源的并购需要较长时间才能显现成果,并且也需要并购者较强的整合能力。”中投顾问食品行业分析师简爱华曾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与此同时,荷兰乳企皇家菲仕兰(美素佳儿母公司)和辉山乳业也传进入排他性谈判,商讨建立合资企业,中外乳企的对战仍在继续。

责任编辑:殷莹莹

慧聪资讯手机客户端下载

12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