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顶新危机:在台全线遭抵制仅是开始

    去年11月,顶新制油公司被查出向大统长基食品公司购买含铜叶绿素的食用油品。

    今年9月,台湾爆发“馊水油”事件,顶新集团旗下的味全公司向强冠公司采购劣质地沟油。

    今年10月,顶新粮油事业板块中另一家正义公司向鑫好股份有限公司购买动物性饲料油。

    今年10月,顶新宣布全面退出台湾地区油品生产市场,顶新承认魏家兄弟将退出味全董事会。

    不到一年时间经历了三次“黑心油”事件后,顶新集团魏家四兄弟在台湾民众前所未有的抵制声中开启了“还债”之路。他们不仅宣布要放弃旗下味全公司的经营权,进而还宣布将全面退出台湾油品市场。在业界看来,顶新要面对的,除了巨额罚款、法律惩戒外,修复遭受重创的品牌显得更加艰巨,也因此,它的业绩将遭受巨大压力,前路充满未知。

    在台全线遭抵制仅是开始

    放弃了味全经营权的魏家四兄弟可能已经意识到,因为接二连三的油品质量问题,顶新集团的危机才刚刚开始。在先后被旗下味全、正义两家公司因使用“馊水油”以及“饲料油”而拖下水后,顶新集团“黑心油”事件持续发酵。

    从品牌形象上,一位长期在内地从事企业食品安全工作的台湾业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对于顶新而言,最大的危机是来自全岛抵制顶新品牌而造成的业绩一蹶不振。据悉,单从顶新的制油板块而言,旗下顶新制油以及正义两家公司年营业额在20亿元新台币左右,折合4亿元人民币。因此上述人士称:“目前,顶新已经宣布退出台湾油品市场,但是该业务板块对其4800亿元新台币的整体营收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不过,由‘黑心油’事件引发了台湾各界对其全线产品予以抵制,该抵制带来的经济损失将是难以估量的,且抵制时间越长损失就越大。”

    从公司业绩方面考虑,一方面产品卖不出导致顶新收入减少,另一方面顶新还将拿出一大笔钱来应付罚单。根据目前事件最新进展,台湾屏东县卫生局针对顶新“饲料油”事件,已依照《食品安全卫生管理法》对顶新给出了5000万元新台币的裁处。业内人士介绍,这已是屏东县政府有史以来祭出的最高罚款,由于该罚款对于顶新而言并无震慑作用,因此目前台湾行政机构提出将加重相关处罚,罚款将提高10倍。更有来自以台北市市长郝龙斌为首的人士的强烈呼吁:“罚到倒闭。”因此上述业内人士表示:“企业架不住一直被抵制下去,不排除在民众的高呼声下,其罚款力度再度提高的可能。”除此之外,目前台北地检署已查扣了魏应充名下资产,初估达50亿元新台币。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作为顶新制油、正义公司、味全公司前任董事长魏应充10月17日已被章化地方法院裁定羁押禁见。检方当庭宣布,质疑魏应充“知情且参与”了问题食用油的采购。虽然该案件还未最终裁定,但有台湾律师称,按照法律,在知情且参与的情况下,若出现危害人体健康的结果,将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并科新台币18万元以上90万元以下罚金。若不知情,是过失的,处6个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新台币10万元以下罚金。

    内地市场难独善其身

    顶新如今已成长为台湾一家综合性食品企业集团,在其食品品牌与制造事业板块中,康师傅控股业务主要分布在内地,味全集团旗下设有内地事业群。业界分析认为,虽然康师傅以及味全内地公司紧急撇清与涉事公司的关系,但母公司在台湾的品牌遭遇重创,其不利影响势必会波及最重要的内地市场。

    “在台湾遭受抵制后,顶新所要面临的经济损失将难以估量,但是关键还是要看康师傅的收入能否保住,而康师傅的主要阵地在内地”,福来品牌营销顾问机构研究总监张正称,这也是为何魏家兄弟宣布退出味全董事会的原因。

    按照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向健军的分析,食品安全事件具有集团内部品牌、产品类别的波及性,即便是一个业务出现食品安全事件,也会波及其他产品,因此他认为不排除顶新“黑心油”事件恶化、在报道增多的情况下更多的内地消费群体开始抵制顶新集团的可能,如此一来将会对顶新集团旗下的业务形成很大压力。

    顶新事件发生后,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到顶新集团内地相关负责人,当被问及该公司在内地销售的产品是否受到影响以及公司是否将采取预防措施时,该负责人仅称无法回复,需要听从总部的安排。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表示,由于近年食品安全问题频出,内地市场对此话题十分敏感。以此前曝出的上海福喜丑闻为例,因为下属工厂使用过期食材,跨国企业福喜不仅接到了监管部门的天价罚单,其在国内的其他工厂也遭到下游采购厂商的唾弃,遭遇生存危机。“虽然顶新事件并未发生在内地,但消费者对其品牌的认知已经大打折扣,内地公司是无法独善其身的。”

    违法成本待提高

    向健军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台湾食品安全主要通过监管和引导来实现,一方面各级食药管理部门设有稽查队伍,会不定期随机抽检;另一方面,政府通过教育引导的方式提升生产者的社会责任感,进而降低食品安全风险。

    “以此前曝出的涉嫌造假的‘黑心米’为例,半年内被取缔18次,一次就罚20万元而已。对于一个企业,一个档期就可以赚好几亿元,它会怕吗?”一位食品业资深人士质问道。相比之下,有律师介绍,上述食品安全问题在内地的违法成本同样很低,有的罚款可能只有几千到几万元,“是否该对出现食品安全问题的企业‘罚到倒闭’,还需要看相关事件引发的后果严重程度。不过整体来讲,违法成本确实有待提高,要让企业知道疼。”该律师说。

    有了法律支撑,全民监督成为重中之重,在这次顶新事件中,消费者的维权行为同样值得借鉴,该事件曝出后,在台湾,抵制声不断蔓延,包括宜兰县、台北市与台南市等官方纷纷跟进,通令下辖公立机关、学校、单位等全面拒用顶新产品。不禁有声音直指:食品企业的诚信都是逼出来的。

    向健军认为,内地在解决食品安全问题方面,应加强政府严格监管,“不少地方政府因为食品企业的规模较大而忽略检查,由此埋下了一些安全隐患,不定期检查或可降低此种风险。消费者的力量不容忽视,若内地各阶层能够予以抵制,重大经济损失相信会给其他食品企业上重要的一课”。

    在业界看来,顶新事件给所有企业敲响警钟。正如德和衡律师事务所相关律师所说,提醒厂商在原材料采购、加工、生产、包装等各个环节务必加强自身把关和依法作业,承担社会责任,拒绝因眼前利益而损害消费者人身和财产安全的行为,否则损害的必将是自身更大的利益。

责任编辑:张慧琳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