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科尔沁:从原料供应商到食品供应商

首届中国国际牛羊肉产业大会系列报道——

谁执牛耳?谁做头羊?

【企业篇】

无边的蓝天白云下,一群牛迎着朝阳走来,暖暖的阳光打到它们身上,影子映射到绿色广袤草原上……内蒙古科尔沁牛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科尔沁)展现的这幅和谐画面,正是其倡导的给消费者健康、安全牛肉的信心来源。

“从草原到世界,仅需一个梦的时间。科尔沁,在路上……”科尔沁对外宣传的主题是“在路上”。面对国内牛肉产业现状,及国外进口的冲击,科尔沁的“路”走得并不顺畅。转型,势在必行。转型,在路上。

底真真 /文

【资源优势】优质牧场,先进技术

“好牧场自然好牛肉”,朗朗上口的宣传口号,道出了科尔沁的自然资源优势,也是科尔沁的品牌核心理念。企业取名“科尔沁”,正因来自于科尔沁大草原。

“在中国内蒙古,尤其是内蒙古东部,肉牛资源丰富,而通辽位于肉牛核心区域,解决了一部分原料供应问题。”科尔沁总经理王征涛说,其公司总部在通辽,通辽工厂就位于有“黄牛之乡”称号的科尔沁左翼后旗甘旗卡镇。

科尔沁不仅有天然的牧场资源,还有先进的技术资源,包括厂房的设置和设备的更新。

据了解,科尔沁通辽工厂建于2001年,总投资7000万元,使用德国BANSS全进口生产线,按照欧盟食品卫生标准建设,并率先使用了一系列的先进技术。

2012年年底,科尔沁又投入资金1.3亿元,对通辽原有车间进行改、扩建,从冰岛马瑞奥引进牛剔骨分割流水线。“它是亚洲第一条完整智能的去骨分割流水线,具有完整智能的产品控制系统和全过程追溯系统。”科尔沁通辽工厂相关负责人介绍说。

从一个老国企发展至今,科尔沁明显的外在改变在于技术、设备的不断更新。最初做牛肉出口贸易的科尔沁现任董事长李和,将公司改制成民营控股有限公司后,带领科尔沁不断发展。

从2002年开始,公司正式叫“科尔沁”的名字。“12年来,我们形成了从种草、养牛、育肥,到屠宰加工、产品的销售的全产业链条。”王征涛介绍,如今的科尔沁,是奥运会、亚运会、大运会以及“全国两会”的牛肉供应商,“每一块牛肉都要8次检疫,30道工序。”

【模式探索】 加大自养,严格标准

先进的设备保证了产品规模化、高效化、标准化生产,而对于产品源头的控制,在于前端养殖环节。

据王征涛介绍,国内现在提的很热的全产业链模式概念,国外基本没有。国外的产业环节分工很细,屠宰就是屠宰,销售就是销售,原料卖给下游的加工企业。但在中国,要实现这样“术业有专攻”的模式就很难。原因是,中国畜牧业普遍的养殖方式离不开“公司+农户”,其中很关键的一环,在农户手里。

“食品加工这个行业,原料大于加工。食品行业的根,在农业和畜牧业。前端理顺了,后面就是好东西。”王征涛说,屠宰技术容易提高,如果牛吃了不应该吃的东西,喂了不应该喂的药,就比较麻烦。

为此,从2009年开始,科尔沁开始加大自养比例。

科尔沁草原是科尔沁牛、西门塔尔牛的繁育基地。在此基础上,科尔沁有机肉牛养殖基地于1999年就开始建立起来,基地周边半径100公里内活牛存栏量达180万头,其中,改良西门塔尔牛占95%以上。良种繁育保证了较高的产肉率,科尔沁牛养一年可长300公斤左右。

据介绍,科尔沁育肥牛基地是中国首家“有机肉牛养殖基地”,标准非常严格。“母牛一定要在草原上饲养,不能是圈养。小牛生出来以后要在草原上生长超过一年,才可以集中育肥。集中育肥的过程中,不能使用转基因的饲料,饲料中不能含有农药化肥的成分。”

行业的发展需要专业的人才,为了满足发展要求,科尔沁于2011年7月创办了职业技能培训学校,为企业和行业输出高层次的技术工人和管理人员。

【市场障碍】内外夹击,消费难育

早在1996年5月,科尔沁就获得了对俄罗斯出口权,2001年又获得对中东地区部分国家的出口权。现在的出口却不做了,为什么呢?

“现在国内外价格倒挂,国外比国内便宜了,将来我们还可能寻求进口。”说到国内牛肉加工企业所处的市场现状,王征涛说,在国外没有价位优势,国内跟以进口原料为主的加工商相比没有市场优势,跟国内走私冻牛肉比,加上25%的关税后也没有价位优势。

而且,对于肉眼看来没什么区别的高价位产品,大部分消费区域的消费者很难买账。这是科尔沁开拓国内市场的第二个障碍。

“但是有一点,食品安全有绝对保证。”王征涛说,为数众多的、分散在街头巷尾的小餐饮企业,多数原料来源不明,安全性难以保障。

在王征涛看来,消费市场部成熟,企业造假的空间就大,如果消费者有鉴别能力,企业就很难造假。“鞋开胶了换一双就完了,长年累月吃没有质量保障的产品,对身体造成隐性伤害,但是中国多数消费者没有这样的意识。”

王征涛建议应该将食品安全常识纳入教育体系中。“我们所有东西的标签,人人都能看得懂,这样市场造假的空间就小了。”

【理念转型】

全牛时代,树立品牌

“内忧外患”的市场现状,让科尔沁只能选择向“品牌”要效益。可是,消费者到餐厅消费,看重的是餐饮品牌,而非原料品牌,作为原料供应商,只能在幕后默默做嫁衣。

“餐饮客户不会打上科尔沁的品牌,品牌影响力,包括跟市场的对接,都隔一层。”王征涛说,科尔沁将逐步退出原料供应商行列。由过去的原料供应商,转变为食品供应商,“跟消费者见面”。

因此,从去年开始,科尔沁开始转变思路,对于跟消费者直接沟通的商超渠道和电商渠道建设,成为重中之重。

2013年下半年,科尔沁战略版图全新“改版”,进入“全牛时代”。“这个牛版图包括让中国人吃上放心优质牛肉、培养消费者食用牛肉的习惯、提供更多丰富多样的牛肉产品。”

在新战略的引导下,科尔沁速冻调理牛排全新上市,成为电商渠道主打产品,单品月销量已有两三千份订单。在线下渠道,该公司以“北上广”一线城市为核心,逐步扩大到二线、三线城市。届时,科尔沁专卖店也将在目前300家的基础上,扩大到1000家。

科尔沁现有产品涵盖冷鲜肉、冷冻肉、深加工产品、肉制品四大系列300多种,其中,冷鲜产品占比最大;所有渠道中,商超占比最大,冷鲜产品以“店中店”形式直接面向消费者。

同时,科尔沁在广州、深圳、上海、北京等城市建立了加工中心,售卖品牌冷鲜产品,并采用了先进的气调保鲜包装。加工中心所在之处,也是科尔沁重要的物流节点。

王征涛认为,树立品牌是牛羊肉企业一定要做的一件事情。“消费者如果能真正形成消费市场的话,就会比较稳定。”

【对话王征涛】

进口牛肉是双刃剑

洋牛肉进入会加速行业洗牌

记者:有专家称,由于上游牛源紧缺问题,牛肉行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您怎么看?

王征涛:危机是肯定有的,因为国外的便宜国内的贵,但短期内冲击会比较大,长远看不足为惧。另一方面,我觉得也有很大的机遇。现在国外牛肉参与进来,变成了全球性竞争,这个过程中,会把那些不能真正坚持市场理念、不能真正找到适合自己发展路子的企业打败。过去我们说,国内小范围洗牌得有五六十年,洋产品参与进来后,这个过程会提前。

记者:跟走私、进口相比,国内产品在市场竞争中不占优势,怎样应对?

王征涛:进口肉冲击下,中国企业效益下降,企业也会优化提升自己。我们也考虑从国外进口优质原料,通过打造品牌化产品,把25%的关税成本消化掉。真正能吃起好东西的人,真正有食品安全意识的人,他会很在意产品原料的来源。

解决牛源问题,需要政府重视

记者:业内一直在说,谁掌握牛源谁就是行业老大。解决或缓解上游“牛源”危机,需要采取哪些措施?

王征涛:我始终认为,尤其像咱们这样的人口大国,最终的农畜产品的供给还是要靠自己。“牛魔王”现象短期解决不了,最后会由市场决定。对于企业来说,一方面要发展自己的养殖,另一方面进行产品的精深加工,做符合中国人口味的产品。

而解决牛源问题,非企业自身能力所能及,希望国家更重视这个产业,合理发展和长远布局和规划,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人吃牛肉这个问题。中国人口还没有到最高峰,还有三四个亿的空间,牛肉市场规模还要继续放大,希望政府力量介入多一些。

此外,国家对农业保险不太重视,尤其是养殖业的保险。去年禽流感养殖业损失几百亿,都是因为没有保险。保险公司不是不给上,而是费率太高。这么高的费率,企业和农民都承担不了,导致行业波动就特别大。

行业寡头形成至少需十年

记者:一个产业发展的标志,往往都有一个或几个领军企业。比如在肉制品行业,杀猪的双汇已经走出中国,牛肉行业会出现双汇这样的企业大鳄吗?

王征涛:现在还没有大鳄。这么大的市场,任何人不可能独家垄断。这个行业最后肯定跟乳品行业一样,寡头垄断。将来,牛肉行业可能有那么3~5家大的,小企业数量会减少很多,行业集中度会提高。

记者:集中度的提高需要多长时间?

王征涛:不好说。快了十年,慢了二三十年。

记者:有什么因素可以加速行业集中吗?

王征涛:加速比较难,因为这个行业发展确实慢,寡头形成怎么也得十年以后。

记者:现在基本清晰了吗?

王征涛:没有二三百亿的销售额就不要提寡头。乳业的伊利、蒙牛、光明和三元占到一半甚至更多的市场份额,寡头市场基本形成,新企业想快速做大非常困难。牛肉行业跟乳业比还差很远。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