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白酒半年报:行业颓势短期难扭转

    在近期密集发布的半年报中,白酒板块业绩出现普遍下滑,多数白酒上市公司处境依然艰难。告别黄金十年的白酒企业从云端跌落,尽管为了适应市场变化启动了一系列转型举措,但仍旧没有找到有效的调整策略。

    本月内,细看上市公司陆续出炉的半年报会发现,再没有哪个行业能比当下白酒业表现得更“刺眼”,呈现整体下行惨状,更为致命的是,始终在底部徘徊却难有起色,行业颓势短期仍难扭转,市场低迷持续发酵。

    半年报业绩堪忧

    在近期密集发布的半年报中,白酒板块业绩出现普遍下滑,多数白酒上市公司处境依然艰难,引发外界关注。

    截至目前,已有十余只白酒股业绩报忧。古井贡酒、衡水老白干和古越龙山中报业绩均下滑,其中衡水老白干净利润下降49.36%,接近腰斩。酒鬼酒预计,上半年业绩同比下降260%告亏,降幅在行业中暂时居首。此外,沱牌舍得、山西汾酒同时发布半年报,两家净利均降逾六成;青青稞酒也宣布上半年净利同比下降近两成。

    新一轮惨淡业绩,折射出白酒上市公司遭遇集体阵痛,只不过仅是整个白酒行业境况中的一个粗略缩影。大势所趋下,除了上市酒企亏损外,一些年销售额保持在亿元以上规模的小酒企,也不得不面对业绩大幅下滑的尴尬。

    8月22日,《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在河北保定、沧州等地的多家酒企走访时了解到,原本一些在当地畅销的品牌,受到目前知名品牌和地方强势品牌的市场挤压,市场份额缩减明显。“面对市场萧条的大环境以及白热化的竞争形势,由于不具备质量、价格与口碑等优势,会有相当一部分小酒企业将面临倒闭的风险。”河北沧州献王酒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这位负责人还告诉记者,白酒市场持续走低,让当地不少酒厂陷入库存高企的困境,资金链随时都可能断裂。为寻找出路,不少有一定规模的小酒厂主动“求收购”,试图躲过即将到来的倒闭潮。

    8月23日,贵州茅台酒北京区域营销分析师褚兆伟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白酒行业持续调整,白酒行业产能过剩、供大于求的矛盾会异常突出,一大批产能落户,结构不优质的中小型白酒企业将被淘汰。

    这一说法,记者在河北保定徐水县走访时得到印证。

    徐水县有包括刘伶醉酒业在内的数十家规模不等的酒厂。虽然那些小酒厂远不及刘伶醉酒业,但这些小酒厂往年产销两旺,在地方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过,今年境况则大不同,记者走访中了解到一些小酒厂因资金链断裂或经营管理不善,酒厂“关门歇业”已司空见惯。

    在当地一家酒厂跑市场销路的河南小伙李志龙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按照往年企业生产进度,临近中秋节正是酒厂员工忙碌的时段,以往都是要加班到深夜,将成品酒包装封箱,次日便发往全国各地进行销售。但是,今年每个月到厂上班的职工仅有往年的1/4,好多销售员工都辞职另谋出路。

    “再这样持续下去,不但酒厂员工没饭吃,就连企业老板或因欠债也会有跑路的可能。”李志龙开玩笑道。

    有报道分析称,从2013年开始,受宏观经济下行和限三公消费政策的影响,白酒行业销售惨淡。与此同时,行业内大部分酒厂新扩建产能都在2014年前后集中释放,使得白酒产能过剩危机不断加剧。高端白酒价格不断下跌,销量大幅下滑,白酒经销商和酒企矛盾越来越突出,一场改变行业格局的调整即将发生。

    在褚兆伟看来,白酒行业步入深度调整期预示着行业洗牌在即。由于很多中小企业都有银行贷款,一旦销售不畅,资产又变成存量资产无法盘活,资金链会面临极大的问题,对于国内数以千计中小酒企而言或将面临生死劫。

    产能过剩危机显现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宏观经济下行与“三公消费”政策仅是白酒业绩下降的诱因,主要还是白酒在经历“黄金十年”发展中的盲目扩张产能所致。

    事实上,当时一些酒企已经在2011年左右意识到白酒急剧扩张下的产能过剩问题。

    “不过所有的酒企都高估了形势,认为从2000年开始的白酒高速增长将会持续,并且近几年白酒过度提价,透支了未来利润,在某种程度上加剧了产能扩张;另一方面,政府为了当地GDP的增长也在背后推动企业不断地扩充产能,白酒产能过剩不仅是酒企的原因,同各地方大力推动白酒扩容增产也有关系。”中国酒业创新联盟副秘书长赵禹说道。

    被乐观估计的还有市场需求量的增加。“我们早在2010年就预警白酒将会进入行业调整期,行业肯定有发展周期,不可能一直是直线式增长,一定是螺旋式增长。但当时行业投机性太强,甚至很多企业扩充产能并非为了产能本身,而是变相圈地。大部分人仍旧认为行业会保持高速增长,而实际上随着人口增速放缓、消费的多元化,白酒市场容量将会减少。”有酒企负责人表示说。

    已出现风险苗头的是五粮液最大经销商、港股上市公司银基集团。据该集团今年7月发布的港股2014财年报告称,继上一财年亏损11亿港元后,再次巨亏7.88亿港元。据了解,造成巨亏的主要原因是前期因市场乐观,厂商积极扩产、经销商激进囤货,如今高库存导致经销渠道发生“肠梗阻”,为白酒行业敲响警钟。

    种种迹象表明,上游产能急剧攀升,在下游销售遇到问题后,使得行业存货急剧增加。统计数据显示,14家白酒上市公司去年三季度的存货达到356亿元,而去年同期仅有288.44亿元,同比增长了23.61%。

    另有知情者透露称,过去几年在高增长背景下,包括茅台镇、四川宜宾、泸州、湖北等几个重要的白酒产区盲目投资,这些产能都会在今年集中释放,新的大周期即将来临。诸如衡水老白干、景芝等年销售额10亿-20亿元之间正在扩张的省内为王的企业将会被产能拖累。

    此外,白酒行业大企业大部分都是上市公司,并且大都是国企背景,而这些上市公司的国企领导都有任期,其任期内为了努力完成业绩,都会持续向渠道压货,而渠道压货会造成供大于求,白酒价格将会继续下跌。

    那么,这就意味着今后白酒企业的日子将更加难过,发展前景不容乐观。

    持有乐观观点者则表示,如今白酒行业的调整进入了第三年,在经历了市场预期调整、价格挤泡沫、渠道去库存、消费萎缩、企业业绩风险释放之后,逐渐步入基本面平稳期。

    行业颓势难扭转

    采访中发现,在政府、商务消费减少导致高端酒疲弱的大环境下,白酒企业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大众市场,从“名酒”转型“民酒”,大量的中低端新产品集中涌现市场。

 

    实践中,几乎所有白酒企业都将“腰部产品”视作未来的发力重点,而随着一线酒企高端产品价格回落、服务下沉,给二三线酒企的产品销售及生存带来巨大压力。不少酒企纷纷推出中低价位产品等变相降价的方式来应对行业变局,价格战一触即发。

    在各地,目前百元以下价位的酒竞争会很惨烈,以前这个价格带主要是区域白酒厂的主流价格。现在包括茅台、泸州老窖、五粮液、郎酒等都在开发新品抢占这个价格带的市场份额。在价格战下,泸州老窖、五粮液等这些白酒巨头肯定会对区域白酒形成巨大的压力,一些有着地域特色的中小酒企生存状况堪忧。

    “茅台、五粮液直接将压力传导给跟在其后的郎酒、剑南春、水井坊等,未来行业将会进入挤压式增长。”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

    然而,通过向中低端市场布局,高端白酒企业所施的这一剂“自救”良药却在短期内未能奏效。

    以五粮液为例。自2013年以来,虽然五粮液先后推出了定位腰部和低端市场的五粮特曲、五粮头曲、绵柔尖庄,但从2013年的销售情况来看,中低端产品为五粮液业绩贡献极为有限。为了加速占领中低端市场,五粮液还与拥有终端优势的区域品牌合作。去年以来,五粮液已先后投资收购河北永不分梨酒业,收购河南信阳的一家酒业,但这一系列新项目的效果还需要时间考验。

    面对漫长的行业调整及惨烈的竞争形势,各大酒企或降价促销、或拉拢经销商,纷纷使出新招抢市场。此前已进行大幅度调价的五粮液近日再出大招,宣布在广东地区试点运营直分销模式。对此,有业内分析认为,直分销模式有利于实现渠道有效整合,共同打造区域市场,同时还有利于理顺市场价格体系。

    为了突围,酒企扎堆推定制酒开发消费者不失为低迷市场下营销创新,针对个人消费群体和商务消费推出个性化需求,促进大众群体消费更加多元化。目前已经有包括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等知名企业在内的30余家酒企参与到私人定制业务中来。

    “在这个个性化发展的时代,定制个人白酒也许会被消费者青睐,不过绝对不会成为主流。”褚兆伟说。

    褚兆伟认为,白酒伴随低迷的持续,行业分化进一步加大,转型成为不少公司的目标。

    面对严峻形势,一些白酒企业另辟蹊径在谋求转型中表现门路各异。

    经梳理发现,诸多白酒上市企业均在发力“转型”并提升至企业战略发展高度。

    从重庆天子窖办白酒银行到多家酒企斥资数十亿购买理财产品;从湖北稻花香集团斥资10亿开发饮品到甘肃皇台酒业欲募资6亿做保健品;再到此前河北衡水老白干投巨资转身养猪等案例。从中发现,酒企热衷转型玩“跨界”背后,是酒企欲改善自身资金使用效率,意在主业萧条下实现企业资金增值与保值。

    不过,白酒企业跨界转型收效需待时日。

    有观察者称,皇台酒业主业发展不佳,希望通过跨界经营来实现一定程度股份上升近而转型,但难言可持续性,跨界保健品前景待考。同样大手笔跨界投资的稻花香酒业,对外宣称将斥资10亿投资年产30万吨饮品,自今年3月份全面上市以来,其经营业绩至今也未公开,外界普遍猜测称由于需开拓新市场,稻花香饮料业目前对稻花香酒业整体贡献率不大。目前,唯有酒企跨界投资理财和办银行,“钱”景相对稳定可观,但对酒企而言毕竟属于陌生领域,能否健康持续也有待观察。

    更何况有先前跨界投资者失利,对当下白酒忙转型企业发出风险信号。据了解,早在几年前已投身养猪事业的河北衡水老白干酒业,近期则公开称,欲摆脱处于亏损状态的养猪业,将投入全部精力发展主业。为此,转型之路并不能一蹴而就,还需要耐心和时间。

    告别黄金十年的白酒企业从云端跌落,尽管为了适应市场变化启动了一系列转型举措,但仍旧没有找到有效的调整策略。“目前,国内白酒业已经进入L形底部,但是底部时间会很漫长,至少这两年白酒企业的日子还得熬着。”褚兆伟分析说。

 

 

责任编辑:张慧琳

 

    实践中,几乎所有白酒企业都将“腰部产品”视作未来的发力重点,而随着一线酒企高端产品价格回落、服务下沉,给二三线酒企的产品销售及生存带来巨大压力。不少酒企纷纷推出中低价位产品等变相降价的方式来应对行业变局,价格战一触即发。

    在各地,目前百元以下价位的酒竞争会很惨烈,以前这个价格带主要是区域白酒厂的主流价格。现在包括茅台、泸州老窖、五粮液、郎酒等都在开发新品抢占这个价格带的市场份额。在价格战下,泸州老窖、五粮液等这些白酒巨头肯定会对区域白酒形成巨大的压力,一些有着地域特色的中小酒企生存状况堪忧。

    “茅台、五粮液直接将压力传导给跟在其后的郎酒、剑南春、水井坊等,未来行业将会进入挤压式增长。”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

    然而,通过向中低端市场布局,高端白酒企业所施的这一剂“自救”良药却在短期内未能奏效。

    以五粮液为例。自2013年以来,虽然五粮液先后推出了定位腰部和低端市场的五粮特曲、五粮头曲、绵柔尖庄,但从2013年的销售情况来看,中低端产品为五粮液业绩贡献极为有限。为了加速占领中低端市场,五粮液还与拥有终端优势的区域品牌合作。去年以来,五粮液已先后投资收购河北永不分梨酒业,收购河南信阳的一家酒业,但这一系列新项目的效果还需要时间考验。

    面对漫长的行业调整及惨烈的竞争形势,各大酒企或降价促销、或拉拢经销商,纷纷使出新招抢市场。此前已进行大幅度调价的五粮液近日再出大招,宣布在广东地区试点运营直分销模式。对此,有业内分析认为,直分销模式有利于实现渠道有效整合,共同打造区域市场,同时还有利于理顺市场价格体系。

    为了突围,酒企扎堆推定制酒开发消费者不失为低迷市场下营销创新,针对个人消费群体和商务消费推出个性化需求,促进大众群体消费更加多元化。目前已经有包括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等知名企业在内的30余家酒企参与到私人定制业务中来。

    “在这个个性化发展的时代,定制个人白酒也许会被消费者青睐,不过绝对不会成为主流。”褚兆伟说。

    褚兆伟认为,白酒伴随低迷的持续,行业分化进一步加大,转型成为不少公司的目标。

    面对严峻形势,一些白酒企业另辟蹊径在谋求转型中表现门路各异。

    经梳理发现,诸多白酒上市企业均在发力“转型”并提升至企业战略发展高度。

    从重庆天子窖办白酒银行到多家酒企斥资数十亿购买理财产品;从湖北稻花香集团斥资10亿开发饮品到甘肃皇台酒业欲募资6亿做保健品;再到此前河北衡水老白干投巨资转身养猪等案例。从中发现,酒企热衷转型玩“跨界”背后,是酒企欲改善自身资金使用效率,意在主业萧条下实现企业资金增值与保值。

    不过,白酒企业跨界转型收效需待时日。

    有观察者称,皇台酒业主业发展不佳,希望通过跨界经营来实现一定程度股份上升近而转型,但难言可持续性,跨界保健品前景待考。同样大手笔跨界投资的稻花香酒业,对外宣称将斥资10亿投资年产30万吨饮品,自今年3月份全面上市以来,其经营业绩至今也未公开,外界普遍猜测称由于需开拓新市场,稻花香饮料业目前对稻花香酒业整体贡献率不大。目前,唯有酒企跨界投资理财和办银行,“钱”景相对稳定可观,但对酒企而言毕竟属于陌生领域,能否健康持续也有待观察。

    更何况有先前跨界投资者失利,对当下白酒忙转型企业发出风险信号。据了解,早在几年前已投身养猪事业的河北衡水老白干酒业,近期则公开称,欲摆脱处于亏损状态的养猪业,将投入全部精力发展主业。为此,转型之路并不能一蹴而就,还需要耐心和时间。

    告别黄金十年的白酒企业从云端跌落,尽管为了适应市场变化启动了一系列转型举措,但仍旧没有找到有效的调整策略。“目前,国内白酒业已经进入L形底部,但是底部时间会很漫长,至少这两年白酒企业的日子还得熬着。”褚兆伟分析说。

 

责任编辑:张慧琳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