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沱牌拟重组 酒企改制“远水难解近渴”

    二线白酒近期成为了资本追捧的“香饽饽”,而吸引市场目光的重要原因是各个公司实际控制人国企改制预期,有望为公司长期治理带来利好。这其中,尤以沱牌舍得(600702,SH)、老白干酒(600559,SH)备受追捧。

    昨日(9月2日),据沱牌舍得证券事务代表周建透露,重组的事宜具体是射洪县人民政府负责,未来会根据相应国有资产的出让或挂牌程序进行,目前处于最开始的“准备立项”阶段。

    有外界分析指出,过往白酒“黄金10年”,沱牌舍得的增长速度远不及洋河、泸州老窖等品牌,主要是由于相应的体制和机制,以及市场化程度不高等因素造成。而去年以来,沱牌的中高端产品“舍得”亦遭遇大幅下滑。

    不过,北京否极泰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执行合伙人董宝珍认为:“长期看,(重组)能从股权结构上优化公司治理,推进白酒企业市场化进程;但是短期内,像沱牌舍得、酒鬼酒这种处于深度下滑的二线白酒企业业绩是不可能立刻复苏的,需要谨慎观察。”

    沱牌集团再言重组/

    9月1日晚间,沱牌舍得发布公告称,接射洪县人民政府通知,为推进公司的快速发展,射洪县人民政府于2014年9月1日作出《关于对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进行战略重组的决定》,拟引进战略投资者对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进行战略重组。

    政府方面对于沱牌集团的改制有着怎样的想法?改制又有什么最新进展呢?记者昨日多方联系射洪县政府国资办、招商局等部门,但未能联系上相关负责人。

    “接下来是走相应的流程。”周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政府发布相应文件,是希望“推进沱牌集团的战略重组”,而目前,尚需走相应国有资产挂牌的程序。

    从最早的德隆系,曾扯上“绯闻”的中粮,以及去年传言的中信产业基金,沱牌的改制到现在已逾10年,却往往是“只见开花不见结果”。

    在外界分析看来,这也与沱牌自身的近年发展有关联。“过往白酒黄金十年,沱牌舍得发展相比其他酒企并不理想,或因此一直不被资本看好。”白酒行业专家万兴贵表示。

    万兴贵认为,重组被搁浅,在于沱牌企业内部机制创新、市场创新不够,不同于原处同等地位的洋河、泸州老窖等,市场化程度不高,市场开放意识不强,在业绩上被其他酒企超过。

    昨日,有沱牌经销商向记者表示,原先沱牌的机制和体制较为落后,近年有了改善,重组无疑将带来利好。今年以来,在沱牌舍得的白酒产品中,沱牌酒的市场销售“稳中有升”。去年市场销售遇阻的舍得酒的销售也有所增长。

    万兴贵则指出,沱牌推出“舍得”较晚,而高端市场已被其他酒企所占据,很难再抢到市场份额。

    目前,沱牌舍得遭遇了不小的市场困境。有业内人士认为,长期处于政府管理下的沱牌舍得,市场化程度相对不高,若引进外界资本,对于释放其活力或有着积极意义。

    中信证券食品饮料行业首席分析师黄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是否能改变机制,甚至实现员工持股,都还需要等确定了引进的战略投资者后才能确定,“这个改变的力度,一是看战略投资者的参股力度;二是看引入的投资者是谁。”

    对于是否有股权激励的相应计划,周建表示,“目前还没有”,至于未来“可以探讨”。他同时提醒,改制对于整个集团“长期是利好”,不过需要较长时间,以及很大的不确定,投资者应对此保持谨慎态度。至于改制,沱牌董秘马力军则评价为“刚刚有这个动力”。

    二线名酒纷纷改制/

    昨日(9月2日),白酒板块整体涨幅可观,其中老白干酒更是封死涨停板,沱牌舍得盘中最高涨幅达9%。

    这些涨幅居前的白酒股多与公司大股东国企改制有关。

    除了沱牌舍得外,老白干酒的改制也并非空穴来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09年7月10日,老白干酒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老白干集团正在进行改制的前期准备工作,计划国有股权部分退出,拟引进战略投资者和职工入股,但尚未与任何第三方进行相关接触,也没有改制的确切时间表。

    另一家二线白酒企业金种子酒(600199,SH)于9月1日停牌,公司表示:“公司2014年8月29日接到控股股东安徽金种子集团有限公司的通知,金种子集团正在筹划涉及本公司的重大事项”。酒类行业传闻公司实控人金种子集团或将改制,但上述消息并未获得公司证实。

    此前曾传闻中粮集团将整合另外一家央企中国华孚贸易发展集团公司,因酒鬼酒(000799,SZ)大股东为中皇有限公司,而华孚集团控制的中国糖业酒类集团公司是中皇公司大股东,若这次整合成为现实,中粮集团可能间接入主酒鬼酒。对此,酒鬼酒8月22日最终发布公告澄清称:“经征询本公司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央企重组整合相关事宜由上级有关部门决定,目前,公司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未接到有关文件。”

    短期业绩受益有限/

    然而,上述相关二线白酒业绩均处于深度下滑却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

    董宝珍认为:“在这次白酒行业调整中,像沱牌舍得、酒鬼酒等二线白酒失去的不仅仅是报表上的业绩,还有市场份额,同时也失去了原有的行业地位。这些绝不是短期内能够恢复的,更何况行业整体情况还那么糟。”

    中报数据显示,酒鬼酒、沱牌舍得、金种子酒、老白干酒上半年分别实现净利润-4447.30万元、1046.95万元、4912.87万元、1419.61万元;同期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244.78%、-62.94%、-81.92%、-49.36%。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沱牌舍得及老白干酒,两家公司证券部人员均表示,国企改制目前还是大股东的事,与上市公司关系有限,影响也有限。

    对于上述白酒股的此轮上涨,董宝珍认为:“这从根本来讲还是一个估值修复的问题,白酒行业在去年整体跌幅达60%以上,市场有恢复情绪是正常的。对于二线白酒这类股票,因为市值小,又有国企改制概念而受到资金追捧是正常的。”

    方正证券食品饮料分析师薛玉虎同样认为,从长期来看,国企改制后,战略投资者的介入会让管理层更加市场化,股权激励等措施也有利于管理层积极性的调动,将从根本上改变公司的基本面。但是,短期内对业绩刺激有限。

    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则表示,国企改制是一个根本性的公司治理问题,从股权深层次入手,有利于二线白酒的经营机制改善、落实激励政策、优化管理层,因此还是要以长远的目光来看待。

责任编辑:张慧琳

慧聪资讯手机客户端下载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