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茅台、沱牌扎堆欲引战略投资者 酒企苦寻外来者减压

    继茅台之后,曾在改革上屡遭搁浅的沱牌舍得,日前发布相关公告,称拟引进战略投资者对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进行战略重组。在业界看来,深陷低迷的酒企引进战略投资者,政府在其中的引导作用较强,主要为改善企业的资金现状。不过,这种动刀所需修复期较长,短期内很难对各公司业绩起提振作用,尤其融合不佳反而会使企业遭遇更大的困境。

    扎堆引“战投”

    根据沱牌舍得发布的公告,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射洪县人民政府于9月1日做出《关于对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进行战略重组的决定》,目前相关方案正在研究中。据统计,沱牌舍得近几年已经不止三次抛出改革信号,但纷纷因经济大环境、行业不兴等原因搁浅。去年3月29日,沱牌舍得就曾披露射洪县人民政府拟对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进行战略重组,“由于市场、法律时效性等多方面原因一直未能有效推进”。沱牌舍得解释说。

    不仅是沱牌舍得,4月,茅台曾向北京商报记者证实,该公司国企改革方案已经获得监管部门批准,明确将在明年启动战略投资者引进,未来择机将子公司分拆上市。除这两家酒企外,日前还有金种子酒也宣布正在筹划涉及公司的重大事项,自9月1日起停牌。有分析称,此次停牌可能与国企改革有关。

    “酒企资金状况不佳,急需相关资本支持,以加强营销、抢占市场。”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称。至于为何此时宣布引入战略投资者,他表示,白酒销售进入旺季,一方面对资本市场有一定吸引力,另一方面,企业引入投资者,也将有利于提振市场对企业的信心。

    综合各酒企上半年财报,90%遭遇业绩大幅下滑。其中,沱牌舍得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046.95万元,较上年同期大降62.94%,期末应收账款较年初增82%。身为业界大佬的茅台也没能撑住,期内实现净利润72.3亿元,同比下降0.25%。

    “酒类的附加值还是比较高的,且较为稳定,较受投资者认可。”白酒营销专家铁犁表示,据他介绍,房地产企业、面临转型的一些煤炭业资本对白酒业的投资热情较高,此外,专业的投资机构和如同收购水井坊的帝亚吉欧一样的国外企业等也或将成为接盘者。

    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梁铭宣分析认为,随着白酒行业消费群体发生改变,渠道的改变较为重要,不排除企业引进民资以拓展渠道,如电商资源。

    在去年7月,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产业基金”)曾传出与沱牌舍得双方将达成战略合作。不过,有消息称,此次参与沱牌舍得重组的主角可能是中信产业基金之外的一家国内知名企业集团旗下的投资机构。

    争论国资占比

    根据茅台此前披露的改革方案,其中包括对茅台酒、其他酒业、上下游产业等七大业务板块进行梳理,逐步培养形成6-7个子集团;在引入中粮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的基础上,择机引入多种战略投资者,继续以酒类概念推动上市。茅台预计,“引战”工作将在2015年开始。沱牌舍得方面相关方案则还在研究中。

    在这一轮国企改革浪潮中,混合所有制改革被炒得很热,多数企业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完成。不过面对国企巨大的体量,投资者担心拿不到话语权,投出的钱打水漂;国企层面,则担心外来资本控股太多,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据了解,目前,上市白酒企业中,多数为国有控股。“其中,像茅台等酒业大佬总资产达几百亿元,投资者若想控股要砸出百亿元的真金白银,显然难度较大,但像沱牌舍得等几十亿元体量的酒企,对这些企业的控股难度相对较小。”铁犁说。

    在他看来,酒类是充分竞争的产品,不属于必须消费品,此行业没有必要国资绝对控股。“国有企业对市场的反应速度较慢,相比之下,民企等投资者往往以企业利益为重心,更容易适应市场变化,这在当前行业深度转型期显得尤为重要。”

    另有业内人士表示,很多酒企往往在地方财政中起到支柱作用,承担的压力较大。曾有消息称,有经销商不甘忍受茅台不断向市场投放茅台酒的数量,价格一直走低,因不赚钱选择撤离。究其原因,在于贵州当地政府并未对茅台集团和贵州茅台“减压”。

    “若有战略投资者引入,带来的不仅是资金支持,企业管理层势必也将有所调整,为了谋求企业的利益最大化,其所承担的政府压力将有所减弱。”上述业内人士指出,不过短期内,这种国企的角色转变难以迅速实现,在他看来,像茅台等酒企,国有股份保持20%-30%股份为佳。

    除了资本支持外,铁犁同样认为,在战略投资者结构中,应有一部分有经验的渠道商,以帮助酒企实现在渠道上的革新。

    资本未必接盘

    不可否认,外来资本介入对于缓解酒企的资金困境会起到一定作用,不过,在多数业内专家看来,这种提振对行业效用不大。按照蔡学飞的话说,正面影响主要体现在企业的股市表现上,但从行业来讲,低迷之势并不会因为外来资本的介入而出现太大的转机。“白酒高端市场及整体需求萎缩还将是企业们面临的两大难题。”

    铁犁认为,酒企的改革实则是顺势而为,尤其这种非关系民生的行业转变得会更快一些。“按以往经验,酒企通过这种改革,往往需要2-3年的过渡期,包括内部的管理更新、新战略政策的制定等等,很少有企业在过渡期有较大起色,有的企业甚至因为转型失败而深陷更大困境。”

    去年,在白酒业并购上颇为疯狂的联想控股旗下丰联集团的高管闪电离职,曾引起业界对业外资本进入白酒业的反思。据了解,丰联集团自筹建后,火速收购了湖南武陵酒、承德乾隆醉酒业等地方白酒厂。但这些酒厂在收购后的业绩表现一般,这也被认为是丰联集团换帅的主要原因。

    对于酒企近来密集抛出改革信号,蔡学飞分析说,政府的主导作用较强。“酒市水很深,尤其在当前行业深度转型期,各路资本在涉入前都非常慎重。面对白酒企业的资本状况不佳,政府肯定不会不管。在很多地方,酒企对于一个地方的经济、县域建设的作用很大。”蔡学飞说。

    另有知情人士透露,目前部分企业作为投资者进入酒业,背后并非市场推动,而是政府及相关方,交易中常常要有资产抵押及融资允诺,以保证投资者的利益。

责任编辑:张慧琳

慧聪资讯手机客户端下载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