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金枫董鲁平落马将影响光明集团改革

随着上海国资国企改革方案的落地,上海市属国企的改革驶入“快车道”。光明食品集团(下称“光明集团” )作为上海国资国企改革代表企业之一,近期动作频频。

进入9月,光明乳业发布公告称,牛奶集团将所持公司29.93%股权无偿划转至光明食品集团,而结合此前农房集团借壳海博股份上市,光明集团的改革图谱日益清晰。

而几乎同时,金枫酒业前总经理董鲁平因涉嫌受贿被批捕,金枫酒业作为光明集团旗下四家A股上市公司之一,是光明集团国资改革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董鲁平落马或将对光明集团的国资改革带来影响。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金枫酒业虽然是光明集团酒业板块的排头兵,但仍面临主业疲软,厂房搬迁、负债率高企等诸多问题。从其最新披露的中报来看,今年上半年,金枫酒业净利润6031.94万元,同比下降11.25%,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47亿元,同比下降6.24%。

扩张并购频繁

8月27日,董鲁平提出辞职,9月1日被上海市金山区检察院立案调查,9月12日被批捕。在此期间,光明集团高层,以及金枫酒业的控股公司上海糖酒集团的高层密集到金枫酒业进行调研考察。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上述高层除了稳定军心之外,对于金枫酒业发展均提出了明确要求。

9月5日,光明食品集团副总裁、糖酒集团董事长葛俊杰,糖酒集团党委书记陈革到金枫酒业调研。

据金枫酒业方面称,葛俊杰表示金枫酒业正处于实施三年规划的关键时期,处于推进国资国企改革的战略机遇期,“金枫酒业干部员工在突发情况面前,对企业整体发展充满信心”。

而在8月29日前后,金枫酒业的控股公司上海糖酒集团召开专题会议,要求严格把控资产负债率。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年报发现,金枫酒业一直处于高负债状态。2011年-2013年,金枫酒业公司负债分别为6151万元、3.94亿元和2.66亿元。

数据显示,金枫酒业2011年、2012年和2013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0.42亿元、9.51亿元和10.2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0亿元、1.03亿元和1.17亿元。

而从最新披露的中报来看,今年上半年,金枫酒业净利润6031.94万元,同比下降11.25%,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47亿元,同比下降6.24%。

事实上,尽管黄酒主业增长疲软,但近年来,金枫酒业一直致力于进行并购扩张。

2012年12月,金枫酒业发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募集资金运用可行性报告》,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7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几大投资项目。其中,拟投入募集资金35010万元,用于新增10万千升新型高品质黄酒技术改造配套项目(二期),同时收购法国DIVA波尔多公司70%股权,拟耗资1.19亿元。金枫酒业试图通过此次非公开发行,涉足中高端红酒的境外分销业务。

但这一募资计划一直没有落实。直到2013年11月7日,金枫酒业董事会称,“收购法国DIVA波尔多公司70%股权项目”,公司决定暂停收购该项目。

“主要是因为在那段时间,葡萄酒行业下行比较严重,证监会也关注,公司决定在这段时间里,暂时不把这个项目拿到里面来。” 金枫酒业公司董秘张黎云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

而经过这次修改,直到2013年12月,非公开增发事项才获得证监会核准批文。

2014年4月,金枫酒业又以股权转让和现金增资方式出资3696万元收购绍兴白塔酿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绍兴白塔”)40%的股权,从而实现对该公司的控股。

从财务数据上看,绍兴白塔已经连续两年亏损,且净资产为负。对此,张黎云表示,在公司收购绍兴白塔时,之所以外界看到其负值的财务报表,是其与上市公司的财务政策不符,公司从审计的角度对其财务报表做了一系列的调整所致,“绍兴白塔作为民营企业,报表里有很多东西没有提,我们认为这是不谨慎、不规范的。”张黎云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

事实上,金枫酒业之所以收购绍兴白塔,原因是试图进军料酒产业。2014年5月中旬,时任金枫酒业总经理的董鲁平对媒体表示:“料酒市场很大,黄酒目前则只主要集中在江浙沪地区,而料酒则是全国性的。”

而金枫酒业的控股股东上海糖酒集团也进行了一系列的整合,2011年1月,水井坊将持有全兴酒业40%的股权转让给了上海糖酒集团,作价4800万元。

彼时,中国的白酒行业正遭遇塑化剂风波,但光明食品集团副总裁、上海糖酒兼金枫酒业董事长葛俊杰则对外界信心满满,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未来白酒发展空间依然很大,无论是城镇化还是收入倍增计划,都是推动消费的动力。

从上海糖酒集团的角度来看,收购全兴酒业很可能是想将其打包放入金枫酒业这一上市平台中,但目前白酒市场低迷,这一计划一直没有完成。

对此,葛俊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没有时间表,我们尊重市场,也要看金枫酒业的承载能力。”

酒厂搬迁包袱

历史遗留问题也是金枫酒业不得不面临的包袱。9月10日上午,上海糖酒集团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周文对金枫酒业的下属子公司石库门公司进行了调研,其间特别了解了石库门公司下属淀山湖酒厂的搬迁和人员安置情况。而淀山湖酒厂只是金枫酒业老厂搬迁计划的一个部分。

“过完中秋节工人就没来上班了”,9月13日,上海朱家角镇淀山湖酒厂的保安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淀山湖酒厂创建于1958年,原隶属上海市糖业烟酒集团有限公司。1993年被原上海枫泾酒厂兼并,成为上海石库门酿酒有限公司三大生产基地之一,年生产能力3万吨左右。

时至今日,淀山湖酒厂设备已经严重老化,据工人介绍,厂里生产所用的锅炉是烧的煤炭,对周围环境造成影响。

同时,淀山湖酒厂被金枫酒业兼并后,成为隶属于金山区的石库门公司分厂。因此,每年的税收都上交给金山区政府,而工厂所在地的青浦区政府则未能分到一杯羹。

工厂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厂里目前有正式职工220余名,临时工80余名。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淀山湖酒厂的人员结构老年化严重,最年轻的工人都已经有45岁左右,而老工人则占大多数。

工人们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该厂停产后,工人们将全部安置到金山区的石库门酿酒公司,如果不愿意继续工作的工人,可以选择退职。

补偿方案是每年3万元补贴,按照即将退休的工龄,补齐补偿款。有的工人目前55岁,5年后退休,如果不想前往厂里工作,则可获得15万元补偿款,该工人到退休年龄后,仍可办理退休手续,并获得退休费。

而据张黎云介绍,淀山湖酒厂所处的朱家角镇是被列为上海四大历史文化名镇之一,搬迁在情理之中,“同时还有一些土地房产证,权属上不是很全,所以就把酒厂当做一个资源的合并,今年把它搬迁掉。”张黎云说道。

而在金山区枫泾镇的石库门公司厂区不远,有一处杂草遍地的地块,这里是石库门公司的“新增 10 万千升新型高品质黄酒技术改造配套项目”二期工程所在地。

9月10日下午,时代周报记者在项目工地上看到,工地上还没有施工设备,也未见工人施工,不过旁边一侧的两层板房已搭建好,作为项目组办公使用。

2014年7月24日,金枫酒业发布《关于全资子公司上海石库门酿酒有限公司签订重大合同的公告》,石库门公司作为发包人与中国海诚工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海诚”)和中船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船勘查”)签署了该项目设计、勘查、施工合约,合同总金额为2.45亿元。

上述项目所需资金来源为金枫酒业2012年度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资料显示,上述项目计划总投资35010万元,建设周期为18个月。项目原计划2014年初报批实施,但因工程技术方案有变而推迟。

无股权激励或引董鲁平不满

据光明食品集团官网称,9月1日下午,也就是董鲁平被立案调查的当天,光明集团召开总部月度工作例会,集团董事长吕永杰表示,要认真做好贯彻、落实市委《关于落实党委主体责任进一步做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的意见》的各项工作。

光明食品集团总裁曹树民对光明食品集团下一步改革提出意见,内容涉及收购西郊国际股权、海博股份重大资产重组、梅林股份再融资、牛奶集团改革重组、光明荷斯坦引进战略投资者等企业改革工作。

而金枫酒业是光明食品集团酒业发展平台,目前主要以黄酒业务为主,按照光明食品集团的意见,未来将会考虑将旗下白酒等酒业相关业务打包进入金枫酒业。

然而,受“三公”消费影响,白酒行业持续低迷,金枫酒业受限于地域以及观念问题,发展缓慢。

面对行业困境,光明食品集团内部一直考虑借国资改革的契机,加大对高层股权激励,通过市值管理加大股权激励。事实上,光明集团旗下的光明乳业和上海梅林均推行了股权计划,但金枫酒业的股权激励却至今未能得以实施,而这也引起了董鲁平的不满。

据接近董鲁平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董曾私下告诉他,“虽然领导说了几次,但股权激励到现在都没有施行过,我们现在也不抱太大希望了”。

而张黎云则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我们从来没有股权激励计划,也没有时间表”。

而从外界来看,受董鲁平落马影响,金枫酒业母公司光明食品集团推进酒业资产国资改革的步伐或将被提速,以加强对企业内部的管控,推动市场化改革。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