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向宁:纯粹是最美丽的绽放

8年,一个人的2920天;20年,一本杂志的7300天;数千年,一个行业的生生不息。这个看似遥远的距离,此刻却凝结得如何合璧,镶嵌在我来时的路上。

记得初入《新食品》时眼里尽是资深采编打拥堂,一种源于胆怯与不自信的念头油然而生。那年月,什么“一生必去的100个地方”“一生必看的100个古镇”“一生必住的100个城市”……诸如此类,让我心神不定。根本没想到会因这本杂志、这个行业、一杯酒而锁定了我后来的人生棋局。

复杂的心态让我惴惴不安,进而以出去“散散心”的想法开始走出四川,走到全国更多的白酒企业与经销商中间。然而这样的行走却让我对市场竞争的城头变幻霸王旗产生了些许兴趣,一种过度文人的心结慢慢镀上了商业嗅觉,从最初的《2005年中国食品行业十大丑闻》到《徽酒怕营销》、《汾商遭遇强对流》,这种在当时我用并非严谨的表达发出的声音中,我被不断地声讨,也被不断地褒扬。或是因为那些第一时间的“发现”中同样也“发现”了一个与过去完全不同的自我;又或是因为在争议的表达中发现玩文字并非随心欲地轻松,更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一种从未有过的敬畏感让我急促,这种感觉直接摧毁了我的浮躁、狂妄与异想天开,曾经幻想的马帮、闯世界、探险梦次第瓦解,对单纯的行业报道之外,我更增加了许多的好奇,想去一探这行业更深的秘密。

是时《新食品》已经从原来成都市社科院搬进了独栋式的青羊工业总部基地。这一次搬迁,不仅仅是形式上的搬家,也是让我个人的灵魂“安”了个家。如果说先前是从市场表象在看行业竞争演变,那么接下来的岁月则是我开始由表及里地渗透式迷恋上这个行业。期间的《新食品》在业务模式上也开始延伸,我则固执地沉迷于白酒江湖的岁月,所以我言谢绝了汪歌的提携,虽有不敬,但个人追求所致,只好借此表达迟到的歉意了。我真正喜欢上了这种生活化的工作方式,于推杯换盏之间,感受着“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最质朴的原理。

历经行业各路专家精英,我像个贪婪的乞丐一样收罗着他们的商业思想,并追问着行业本质。随之这8里的《10亿俱乐部》、《清香回暖》,以及复杂环境下的《捍卫茅台》,再到今天成长起来的百亿级军团茅五剑泸郎洋汾,50亿级的迎驾、古井与四特,从香型竞争到《产区定盘》,从《全民卖酒》到回归品质营销,我已经开始与这个行业形成默契了。

在与行业的碰撞之中,我被磨掉了菱角,擦掉了任性,从年轻时的冲动与感性,变得善思而怀旧。曾经的“一心只想往前飞”,现在却像个贪杯的酒徒一样“愈陷愈深”,开始痴思于这个晶莹的液体为何流淌五千年,她干净而单薄的表象背后有着怎样的历史穿透力。在这个沉淀了厚重时光的行业面前,我变得微不足道,变得更加无知了院白酒为何历经数千年依然沉静如故,而我在阅人无数中又如何像酿酒一样去“集杂成醇”并经得起时间检验呢钥人人皆言做媒体是“杂家”,我却看到从来没有一个行业像白酒这样老得如此年轻,尽管她的原料在变、工艺在改、科技在创新,但她一直本色不改,崇本守道。白酒是一个没有边界性的行业,如何在没有边界中划定自己的界线,要“集杂”方可成大家;更要“成醇”方可大境界。纯粹如桃李,桃李无言,下自成蹊,纯粹就是时光刻下的蜕变与新生,只有在人生成长的路上从早期做加法到认定后做减法,以纯粹的名义走下去,这才是最美丽的绽放。

我又长大8年了《新食品》20年了,风雨之后的《新食品》重回新起点,聚焦于酒业,聚焦于厂商关系的化繁为简,因为这个行业长生不老。

并且我们所依附的行业还告诉我们院世间诱惑多,纯粹自久长。(来源:中国酒业报导)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