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吴冕:李强瘦了 新食品变厚了

正在写《这是一把夜壶》,接到《新食品》美女主编吴英的电话,让我这个当眼睛长在天上、幼稚到家的人“鉴读”一下10多年前的“风云榜”。“鉴读”不敢当“间读”、“跳读”是可以的——认真读完,就印象深的跳着做些回忆而已。

必须承认,李强骨子里的“道义”理想强大得堪比原子弹,翻译过来就是,这本叫《糖酒快讯》的杂志应坐稳屁股去创造价值、守望行业利益。虽然理想不比菜市场的萝卜白菜随便拎一车就可以炖了煮了、搞不好理想只是你想想而已,但,这一理念却被一班人一直倔强地坚守到今天,癫痴如我自是亦继承了此一传统——此间也有当的操盘手杨军之功劳——李强之理想,加上杨的深厚专业功底与唯美笔风,令这本杂志神采飞扬。

此种情形,由小文《孤独勇士钟睒睒》、《老干妈商标一女嫁》、《茅台上市,看上去很美》等可见一斑院既有捍卫行业渊企业冤利益的立场,标题亦极拉风、唯美。想来当初作者写作此文时似有”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冶的浩荡之气吧?!这是可以有的。只是,以今天之进步来看,当初的局限性是明显的,比如“看上去很美冶”,作者生拉硬拽地把“砖家”的“一个大锅饭加一个大锅饭,再加一个大锅饭在一块儿,最后是一个更大的大锅饭”等俏皮话搬到了文中,最终导致倾向性无意中倒向了“砖家”一边。

如问《新食品》的10年给了阴暗如我什么,回答是院带着在内裤里兜着的“理想”,自信今天比昨天活得更好。若一个民族失掉、死掉理想与信仰,13亿只是一串毫无意义的数字,可以自己就干掉自己,偏偏它已经失掉了百多年至今也无活过来的迹象。是以,李强于我,有黑暗中投来一束光的意义。

想起秦柯兄——他是玩票的,正经话像玩笑话、玩一样却很正经。

一度,《新食品》似违背了编辑须由记者而来的所谓规矩,以至于不才数次接到厂家干部打来的投诉电话,说是哪篇文章乱写云云,不才自然不敢推脱以免问题扩大化,以“不好意思,我疏忽了”慰之——其时不才不当白酒主编已几年——秦柯则远在广东温柔乡。那会,自个的娃儿(文章)老被人修理成瘪三一样却无果,此种无奈堪比眼下的那个岛……

及至秦柯兄回来后,他的文采异常彪悍、总有神出鬼没之灵气,这是《新食品》的传统——以至于我一看到同行的大作,就想《新食品》是导师、同行是初中生。

秦柯再兴行走甚至暴走之风。他亲自带着笼子里的编辑与新人驱车来往于长江黄河。办公室、会议室办刊是靠不住的。秦柯之身体力行,当是在一干人中起了莫大影响。

20年不禁过。

转眼就到了《新食品》20周的生日,读着它留下的这一篇篇文章,其之执著、勇猛令人感慨。

李强瘦了《新食品》越来越厚了。如可以,他想要的远不止当下的情形。他的理想与期待,像南边的海一样,无边,但或有一天可以到达、征服。(来源:中国酒业报导)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