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传统茶农都有本“难念的经”

  茶叶是我市重要的农产品之一,近来,随着新茶的上市,茶叶市场堪称火爆。但是,茶叶虽好,采摘不易,在我市部分产茶村,传统茶农正面临着一个茶叶成本高、收益低的尴尬局面。在泾县的一些乡镇,很多传统茶农都有本“难念的经”。

  泾县是个群山环绕的地方,独特的地理、气候等条件使得这里很多农村十分适合种植茶叶,但是,近日记者走访了几个产茶村却发现,一些茶园里绿油油的茶叶竟然无人采摘,有些茶园甚至已经杂草丛生、几近荒芜。种植茶叶成为了传统茶农“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产业。

  难念采茶经――人手不足

  黄村镇平垣村和大多数村庄一样,面临一个同样的问题――劳动力流失。在平垣村,村里的青壮年大多数选择了外出务工,主要劳动力集中在40到50岁的中老年人,这对茶叶生产产生了不小的影响:虽然采茶季节仅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但是茶园平时的维护照料也不轻松。主要劳动力的流失,也导致一些茶园无人照料,逐渐荒芜。

  “村里的人走出去,村外的人不进来。”同样是因为主要劳动力流失的原因。每到采茶季节,很多茶农不得不雇人帮助采茶。尽管采茶工的报酬不低,但是青睐这项工作的人却不多。据平垣村的茶农介绍,采茶是个短时的不稳定的工作,且劳动强度也不小,加上专门的采茶工越来越少,这些都导致了采茶工人的雇用难。

  每到茶叶成熟需采摘时,采茶工的稀缺就让茶农们十分焦急。茶农陈东也遇到了“请人难”的问题,于是他另辟蹊径,开展朋友亲戚“总动员”。“我自己能采多少是多少,剩下的就请那些有闲暇的亲戚朋友来帮忙,采完的茶叶让他们带回去一些。很多亲戚朋友都有自己的工作,他们的帮助只能解决燃眉之急,却不是长久之计。”陈东说。

  难念制茶经――成本过高

  今年3月份,泾县泾川镇晏公社区茶冲村村民唐公平花了5000多元购入了一台茶叶机械理条机,使自己的茶叶生产迈入机械化。但是随着茶季即将结束,唐公平算了笔账,除掉购茶机的5000元,今年这季茶不赚反亏,这茶叶“白采了”!

  唐公平种植了4亩茶园,今年雇佣了一个60多岁的固定采茶工人,因为年龄较大,采茶速度并不是很快,每天采到的茶叶大约2斤左右。去掉工钱100元,以及伙食费用,采茶工一天带给唐公平的收入只有一百来元,再去掉加工成本,一斤茶叶的收益十分有限。

  这样的情况并非个例,在泾县大多数种茶叶的地方,茶叶生产都是雇人采摘和机械加工相结合,这样制茶的效率就有所提升,而同样上涨的,还有制茶成本。在泾县,对于很多像唐公平这样的种植小户来说,茶叶种植面积不大,茶叶数量不多,制茶机械的投入短期内很难看到收益,而种茶面积的相对较小,也让制茶机械的高效率不能完全发挥出来。

  难念卖茶经――利润偏低

  “新茶刚上市的时候,茶叶卖的最好,但是产量很低,等产量高了,茶叶的价格就降到几十元了,不管怎么算,一天的收入都是百来元,关键是这茶叶你还得卖的出去。”在泾县采访,记者听到很多茶农都有着这样的“牢骚”。

  事实上,大多数传统茶农在新茶上市时都忙于采茶、制茶,他们出售茶叶的渠道几乎都是等人进村收购。为了不耽误新茶出售的最好时机,尽快卖出第一批新茶,茶农们的茶叶价格往往被茶叶商贩压的很低,有限的利润还要带茶商分一杯羹。

  泾县县城的施玉霞是一位老茶商,每年新茶上市时她都会去农村收购茶叶。因为长期收茶叶,也有了一群熟识的茶农朋友。“今年茶叶普遍不景气,低档茶叶因为成本高了要涨价,高档茶叶因为不好卖要降价。我收茶叶也是找熟人,主要是为了帮忙卖掉,太多的话我收了也有损失。”施玉霞说。

  高投入、低回报,这是传统茶农正面临的窘迫处境。同样,茶叶没人种、缺人采、不好卖的局面短期内很难解决,也因此,泾县每年都有一部分茶农选择退出市场。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