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宋代喝酒轶事:酒度数特低

  对于三两胡说、半斤醉倒但喜欢烧钱的老板,不妨选择到宋朝请客。

  宋朝的酒度数特低。宋朝没普及白酒(大烧酒),因为白酒太贵,酒桌上推杯换盏热闹的多是黄酒、果酒、药酒。如你所知,十几、二十几度的黄酒,烫着喝才够味。别急,大酒店早有准备,有几个嫂嫂专门开一个炭炉,只管给顾客温酒。

  在温黄酒的间隙,最好吃点小菜压酒。宋代大酒店的菜谱太多,不信去翻翻《梦粱录》,参考一下宋高宗和秦桧的宴单。金庸在《射雕英雄传》里炮制出了超级美味鸳鸯五珍脍,并让帮派头子洪七公跑去皇宫偷嘴解馋,其实是向《梦粱录》偷的艺。宋人笔记小说往往谈到吃食便忘乎所以,白日梦一般自说自话。大酒店的下酒菜,菜名恶好听,什么红丝水晶脍、软羊、旋炙猪皮肉、鲊脯,看看文字你已有两分醉意。

  说说软羊。软羊就是酥软的羊肉。现今所谓炖烂了的东西,在宋人嘴里是煨软了的。煨软了的羊肉广受欢迎,所以东京到处都卖软羊。再介绍旋炙猪皮肉。“旋”是切块。“炙”是烧烤,将肉块放在小炭火上反复地翻滚而成。猪皮肉肥腻,一烤肥油就冒到皮上,异常香脆。上桌前你用刀旋开,可以蘸些大蒜末和白醋的调料,或者用梅子酱,反正都是极好的下酒方式。至于鲊脯,脯是肉干,鲊是腌制。将捕捉的小鸟剥皮,洗净,放进扁平的瓦罐,铺上酒糟、醋、盐、香料,再铺上箬叶封严,过些天就是至味。最有名的是黄雀鲊。当年蔡太师可是个喜欢吃黄雀鲊的主,被抄家时,三间房子堆满全是黄雀鲊的瓦罐,从地上堆到屋顶,三辈子也吃不完。那不是吃点心,是吃气派,吃权势。所谓死吃,结果不过是吃死而已。

  吃酒的前戏已做足,白日的浮热也已消尽,夜晚的西风送来些许凉意。你终于可以喊酒博士上酒。湖州的六客堂,苏州的齐云清露、双瑞,秀州的清若空,越州的蓬莱春,镇江的锦波春、浮玉春,建康的秦淮春、银光,常州的金斗泉,扬州的琼花露,衢州的思政堂、龟峰,严州的萧洒泉,还有吴府的蓝桥风月,杨郡王府的紫金泉,杨驸马府的庆华堂,张府的元勋堂,天南海北,琳琅满目,尽收一壶。不过你是大款,不在乎这几百钱的酒价,于是根据客人喜好,顺手点了几种名酒。

  酒来了,人生得意须尽欢,莫辞盏酒十分劝。那些街坊美妇,腰系青花布手巾,头梳高髻,不呼自来,为你换汤斟酒。那些江湖艺人,到你桌前吹拉弹唱,小曲儿靡靡。我知道,其时,你和客人已有六分醉意,那就稍等片刻,机灵的街坊小贩,会献上自制的果子、香药,供你醒酒。你给点小费就行。半个小时后,你到酒楼前台埋单,花费几十到一百两银子,然后吆三喝五,去街头巷尾的繁闹夜市消夜,混一个火树银花不夜天。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