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发改委开出反垄断最大罚单 涉事奶企均认罚降价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最近关于奶粉的新闻真不少,而且都是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条。对于很多家中有小宝宝的家庭来说,奶粉是家长要考虑的头等大事,买哪个品牌,既安全,价格又适中,可需要家长们费一番心思。

    除了安全问题,我想家长们对奶粉的价格最敏感了。涨了又涨的婴幼儿奶粉价格让新晋父母们不堪重负,但是你有没有想到自己有可能掉入了垄断的陷阱,这种垄断行为推高了商品价格,迫使每个家长都要为这种垄断行为埋单,消费者怨声不断。

    对于这种消费者痛恨的垄断行为,国家发改委终于出手了。昨天(7日)发改委开出反垄断调查史上最大罚单,被处罚的企业都是耳熟能详的知名品牌。

    有合生元、美赞臣、多美滋、雅培、富仕兰(美素佳儿)、恒天然等六家乳粉生产企业,罚金总额超过6.6亿元的天价。而惠氏、贝因美和明治因为积极配合调查而“幸免于难”。面对巨额罚单,被处罚企业作何反应?

    调查显示,涉案企业全部实施了纵向垄断行为。在被调查的9家乳粉企业中,合生元罚单的力度最大,为去年销售额的6%,而美赞臣罚单的金额最大,达到了2亿元人民币。多美滋、雅培、富仕兰(美素佳儿)、恒天然被处以上年度销售额3%的罚款。惠氏、贝因美和明治则被免于处罚。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解释,违法情节,配合程度以及整改情况决定了处罚的轻重:

    许昆林:有的企业实际上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没有拿到关键证据不承认。其中特别是一家企业,我们调查人员去的时候他说我们不存在的问题。我们就搜查了他的电脑,从他删除的邮件里恢复了相关的资料。那么里面就有这样的内容,明确提示员工:控制经销商转售的价格是违反中国的《反垄断法》的,一定要小心,不要留下证据,所以这明显是知法犯法的。

    证据材料显示,涉案企业都对经销商进行了不同形式的转售价格维持,存在固定转售商品的价格或限定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的行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黄勇举例说明:

    黄勇:举个例子来说,比如说电视机的生产厂家跟他的经销商之间的协议,他不能够随意去限制他的经销商以一个固定的价格进行转售。

    换言之,被调查的乳粉生产企业实际上剥夺了经销商自由定价的权利,这不仅侵害了经销商的权利,也意味着消费者要承担更贵的价格。这次处罚的力度与上次茅台五粮液案件比也加重了不少。上次的处罚力度是企业年销售额的1%,而此次竟然出现了6%的高比例。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专家时建中解释说:

    时建中:尽管我已经处罚过其他企业,比如说白酒,但是奶粉企业仍然置法律于不顾,而继续实施这项行为,所以它的违法严重性要从这个角度想,要比白酒严重。第二点,白酒和奶粉还有一个差别,上次处罚的白酒是高端白酒,高端白酒的特点是消费群体相对来说窄一点。而这次处罚的是婴幼儿奶粉,而婴幼儿奶粉的特点产品替代性比较低,奶粉行业的垄断行为对消费者的危害应该说更严重一点。

    面对发改委的巨额罚单,处于风口浪尖的合生元与美赞臣都确认已经收到了罚单并且认罚。美赞臣提供给记者的新闻稿件上显示:美赞臣被处以二亿零三百七十六万元人民币的罚款,为此他们将不准备辩驳。合生元公共事务经理朱辉则表态说:

    朱辉:我们因为今天刚做了一个公告,因为我们只是从我们企业自己这一块,我们接受这样一个处罚的决定,其他的没有什么看法,因为我们还是更关注自己吧。

    从乳粉生产企业被调查之后,以上多家乳粉企业纷纷降价。如今的奶粉市场可谓是多事之秋,反垄断调查和巨额罚单会给这个非常不平静的市场带来哪些震动和变化呢?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作为积极整改的表现,很多企业都选择了降低产品销售价格,合生元方面表示在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降价面超过了95%:

    合生元:从6月27号到7月23号,我们连续发了三次公告,现在已经是回收了一些就是终端的这样一些数据,我们基本上95%以上的终端门店按照我们给他一个建议零售价格。因为我们是下调了我们的出厂价格,然后包括建议零售价格的下调。然后从反馈来说,95%以上的门店,零售价已经做出下调了。

    在安徽某超市采购部,采购人员明确表示,近期确实接到几家供货商降价的通知:

    采购人员:像多美滋、惠氏、雅培、美赞臣,我们都接到调价单,以降价单的形式递过来,然后我们做到一个供价和零售价的降价,在一周左右,陆续接到这个单子,降价幅度一般在7―15个点不等一罐奶粉在十几块钱到二十块钱左右。

    中国社会科学院王晓晔教授坦言反垄断调查的目的并不是要让企业降价,而是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但是其客观结果一定是让消费者受益:

    王晓晔:我觉得反垄断机关对这些案件进行调查,并不是要强迫他们把价格降下来,而是因为他们在这个营销的过程中存在着纵向限价的问题。纵向限价的结果就是生产商对销售商的限价最后会导致抬高产品的价格,反垄断执法机关不容许这些生产商对销售商搞纵向限价的情况下,那么就是说在零售商之间同一个产品可以相互打价格战的情况下,那么价格肯定会降下来。

    时建中提醒说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消费者是可以向实施垄断行为的企业提起进一步的民事赔偿诉讼,主张自己的权利:

    时建中:诉讼权属于普通消费者的,属于受害者企业的,如果我们愿意的话完全可以依据反垄断法第50条来提出相应的民事诉讼,要求垄断企业来赔偿他们的损失。这个处罚决定它本身就是一个最好来认定它们已经实施垄断行为的证据了。

    此次被处罚的企业中,含有多家所谓“洋品牌”。“垄断调查后时代”,奶粉市场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北京三元食品有限公司奶粉事业部经理吴松航表示,目前国内品牌奶粉仅占市场份额的40%,“高端奶粉”降价,将会对国产品牌奶粉带来重大打击。

    吴松航:消费者的观念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仍然会认为“你看他又便宜又是进口的”,那岂不是选择会更高?在这种情况下,无异于对国产奶粉是没有好处的。

    如今的国产奶制品多多少少有些让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然而正是因为自己羸弱的表现,才让某些品牌的奶粉有恃无恐,在市场上说一不二。王晓晔感言,要想改变如今的尴尬境地,还是要靠自己:

    王晓晔:这里面执法的有好多是外国的品牌,如果我们对这些外国的品牌通过反垄断法的处罚,是不是能够有利于我们国内乳品企业的推销产品,我觉得这个东西也不尽然。总的来说,我觉得大家对婴儿奶粉这些方面,可能非常关注的是产品的质量问题,中国的产品尤其是在产品的质量方面做一些改进。

责任编辑:张慧琳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