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湘鄂情:盛宴落幕?

    “我的回应就是笑对一切。”质疑声中,孟凯在早前的采访中对腾讯财经说。

    而现在,孟凯似乎决定不再面对媒体了。

    这位“餐饮第一股”湘鄂情的董事长曾备受关注,如今却因公司业绩巨亏以及跨行业的收购行为被推上质疑的风口浪尖。

    然而当采访蜂拥而至,市场渴望湘鄂情发声回应的时候,孟凯一直没有正式露面。

    8月4日,湘鄂情在其发布的澄清公告中称,“公司将严格接受新闻采访事务管理,在媒体采访中就涉及到收购等敏感信息一律不予涉及讨论;同时加强内幕信息知情人管理,将内幕信息知悉范围尽可能缩小。”

    与媒体的这场博弈源于早前湘鄂情的业绩公告。

    在宣布业绩巨亏和关闭门店后,湘鄂情发公告称拟收购环保企业。此举引其股价两日内涨幅20%。不久,有媒体质疑本次收购,报道指出,中昱环保存“空壳”背景且与香港上市公司中昱科技有神秘关系。当日,湘鄂情突然宣布停牌。

    8月4日,湘鄂情发布了一份近7000字的澄清公告称,中昱环保与香港上市的中昱科技之间没有股权关系,但存在关联关系。8月5日,湘鄂情复牌后,公司股价逆市下跌,收报3.8元,跌3.55%。

    孟凯称,高端餐饮已经赚不到钱,团膳将是最赚钱的业务,但净利率更低的团膳业务如何能帮湘鄂情扭亏为盈,对于这一真正核心的问题,湘鄂情似乎没有真正的系统解决方案,从孟凯收购的两家企业的盈利状况来看,要想完成这一任务,难度依然不小。

    艰难的转型

    除了限制“三公消费”给高端餐饮带来的巨大冲击之外,居高不下的房租以及高昂的人力成本就已经让湘鄂情原先的商业模式就难以维系。7月12日,湘鄂情在业绩公告中将今年上半年业绩向下修正为预计亏损1.6亿至2.4亿元。两日后,湘鄂情宣布因业绩关停旗下8家门店。

    “人工(成本)增长的一塌糊涂,这是目前最大的问题。”孟凯在早前的采访中向腾讯财经透露。根据早前媒体报道的数据,湘鄂情在经营高端餐饮时,人均毛利率即使接近70%,净利润却只有不到10%,公司仅员工薪资和福利支出每年就达到2亿元。

    “我早在两年前就想要转型,我就知道高端餐饮是不可持续的。”

    为抵御亏损,湘鄂情启动了“去高端化”,由高端餐饮向团膳及快餐发展转型战略。然而,湘鄂情转型之路并非坦途,多重问题集中显现。

    孟凯坦言,“目前湘鄂情的传统业务已经几乎不盈利,团膳将会是最赚钱的一个块儿。”今年7月6日,湘鄂情出资8000万元收购北京龙德华餐饮管理公司进军团膳服务。

    孟凯曾对腾讯财经表示,“这个领域我们都是跟国际公司竞争,但我从来没有输过。我是唯一的上市公司,我们投了很多高端餐饮的中央厨房用于中低端餐饮绰绰有余,并且我有消息收集的能力。”

    事实上,国际团膳在中国市场已有领先地位,其中美国爱玛客服务近250家客户,法国索迪斯拥有近600个营运点。据北京龙德华餐饮管理公司官网显示,目前承接服务项目仅仅逾50家。

    根据早前披露的信息,龙德华2011年总资产2717万元、总负债1451万元,净利润1043万元、净利润率14.8%。2011年龙德华平均每家客户贡献净利润36万元左右,依此计算项目数量超过300个才能填补湘鄂情2013年上半年预测的利润损失。

    湘鄂情在公告中称,公司团膳预计2013年实现利润在2012年基础上增长50-100%。

    但据餐饮行业业内人士向腾讯财经透露,团膳行业的毛利率不高于20%-30%,净利润在10%甚至更少,快餐的毛利率在30%左右,50-100%的增长率难以实现。

    “餐饮行业的行情本来就不好,而且一直没有一个爆发式的增长,所以不太可能会实现一个飞跃式的增长,就算是增长也只能维持在一个行业的市场平均增长水平。”

    除了团膳,孟凯还将扭亏为盈的希望给予快餐上。早在今年4月,湘鄂情耗资1.35亿元收购上海齐鼎餐饮公司,由此进军快餐业――齐鼎餐饮拥有“味之都”中式餐饮连锁。

    “味之都”被收购时拥有61家连锁店,全部布局在上海及周边地区。湘鄂情希望以北京为试点,将“味之都”的区域影响力扩展至全国。然而并购之后一年,味之都在北京水土不服,仅新增两家店面中有一家已经停止营业。

    选址成为其一大阻碍,目前北京各商圈的有利位置已被抢占仅吉野家、和合谷、永和大王、真功夫、味千拉面5家企业在京店面总数就已接近400家。“味之都”一年百店扩张计划壮志难酬。

    上述人士餐饮人士表示,高端餐饮与团膳和快餐业务的商业模式本身就存在差异。与小南国、俏江南等其他高端餐饮相比,湘鄂情的政府客户比例过高,接近60%-70%,在这种客户结构下,客户的转化率成为转型的重要因素。

    对于快餐行业来说,在原材料价格稳定,合理的单客价,中餐标准化难题面前,湘鄂情收购味之都能否最终带来协同效应,仍需市场进行检验。

    从整体上看,孟凯布局转型的两项收购价格共计2.15亿元。然而被收购的两家企业2011年净利润之和才将近3000万元,与收购价格相差甚远。

    湘鄂情2012年年报显示,去年龙德华和味之都的总营收为1.15亿元,仅占总营收的8.3%,与80%的目标相去甚远。湘鄂情董秘李强曾对媒体坦承,尽管这两个品牌现在的增长幅度已高达30%以上,但要在一两年内营收达到与酒楼业务的体量非常困难。

    上海财大会计学院副教授刘华在所有衡量餐饮企业投资价值的要素中,是否具有可复制性排在首位,而一流的餐饮产品不可简单复制和实现标准化运营,因而很难做大,短期内指望中低端餐饮扭亏是不现实的。

    如何在短期内冲抵高端餐饮的亏损以及并购成本,李强给予腾讯财经的回答是,“就是靠并购啊,并购是我们转型的主要途径”这样一个闭环的逻辑依旧没有解释企业利润水平得以根本转变的渠道。

    存疑的收购

    2013年6月5日至7月17日,湘鄂情通过交易系统共计出售公司所持中农资源股份1828.99万股,成交均价7.44元/股,成交金额1.36亿元。

12

    “为什么要出售中农,就是为了收购嘛!”孟凯向腾讯财经表示。除了已经介入的团膳和餐饮,孟凯将触角延伸到了环保产业。7月27日,湘鄂情公告称,公司拟以2亿元收购中昱环保51%股权。但在股价短暂的涨停之后,随之而来的却是一轮又一轮的质疑。

    公告中显示,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中昱环保2014-2016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5亿、2亿元、2.6亿元。

    这几乎等同于再造一家湘鄂情。

    然而,湘鄂情公告中未经审计的财报显示,中昱环保去年实现净利润88.40万元,而今年上半年竟已经实现净利润1061.82万元,业绩增长之速远远超于正常范围。同时,其去年主营业务收入为3753.81万元,今年上半年为8012.24万元,可见其净利润的增长速度远快于主营业务的增长速度。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江苏当地工商数据显示,中昱环保2009年至2011年的营收均为零。而所谓的“申请国家专利40多个”,在专利检索系统中实际却只能找到4个名称与内容高度相似的专利。不仅如此,报道还成湘鄂情拟收购的标的物中昱环保与港股创业板的一家上市公司中昱科技“有密切关联”。

    该媒体跟踪报道称在资本层面,孟凯曾经实施的一连串资本运作陷入尴尬,质押股权正面临平仓的紧要关头,而近日有关环保产业的并购计划令其股价连续涨停,孟凯大规模质押股权融资的平仓风险大幅缓解。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披露,湘鄂情能连续两个涨停板,主要靠游资追捧。而追逐的原因,一是转让方中昱环保的业绩承诺;另一个则是被业内人士称为“对赌协议”的湘鄂情的承诺,即“公司承诺出让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完成业绩承诺后,将按10倍P/E收购目标公司其余49%的股权”。

    近日,湘鄂情发布了一份近7000字的澄清公告否认利用收购事件来维护股价,并称中昱环保与香港上市的中昱科技之间没有股权关系,但存在关联关系。湘鄂情澄清,拟收购的中昱环保只有4家子公司,至于媒体报道中提到中昱环保有9家子公司的说法,是因为中昱环保公司网站信息陈旧。

    湘鄂情的相关人士曾对腾讯财经表示,“我们不会跟着外界的舆论风声走,目前收购还在尽职调查过程中,一切都看尽职调查结果。”

    进军环保产业的故事也开始变得扑朔迷离。这样一个技术主导、大投入、长回报周期的产业是否会给湘鄂情注入新的活力,在短期内仍未可知,在财务上也难以体现。

    孟凯的野心

    湘鄂情并非仅仅止步于环保产业,在“做中国人的食堂”的这个餐饮故事上,孟凯还有更大的野心。

    “你去关注农产品、农地的土壤治理。特别是由于化肥造成的粮食土地贫瘠化,这是我现在在做的事,”孟凯在一次采访中对腾讯财经透露,湘鄂情要做的是渗透产业上游,解决粮食安全问题。

    “我们要改造良田,从源头上做,不仅仅供应湘鄂情,要做整个国家的粮食的供应者。”孟凯如是说。

    湘鄂情曾在公告中如此描述,希望构建一个“四轮驱动”的转型新体系:湘鄂情所代表的中式餐饮;以味之都为代表的快餐;以龙德华为代表的团膳事业部;食品工业事业部。

    他认为,“食品工业”才是自己想要搭建的餐饮帝国的入口。

    钱从哪里来?“用资本的杠杆去做餐饮业,”孟凯表示,湘鄂情正在联合资本市场来做餐饮产业基金。

    在其最新的澄清公告中显示,根据目前初步进展,湘鄂情拟入股一规模为3亿元人民币的餐饮行业产业基金,公司持股10%,投资3000万元人民币,主要从事餐饮行业内企业投资并购。

责任编辑:黄超

12

    “为什么要出售中农,就是为了收购嘛!”孟凯向腾讯财经表示。除了已经介入的团膳和餐饮,孟凯将触角延伸到了环保产业。7月27日,湘鄂情公告称,公司拟以2亿元收购中昱环保51%股权。但在股价短暂的涨停之后,随之而来的却是一轮又一轮的质疑。

    公告中显示,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中昱环保2014-2016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5亿、2亿元、2.6亿元。

    这几乎等同于再造一家湘鄂情。

    然而,湘鄂情公告中未经审计的财报显示,中昱环保去年实现净利润88.40万元,而今年上半年竟已经实现净利润1061.82万元,业绩增长之速远远超于正常范围。同时,其去年主营业务收入为3753.81万元,今年上半年为8012.24万元,可见其净利润的增长速度远快于主营业务的增长速度。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江苏当地工商数据显示,中昱环保2009年至2011年的营收均为零。而所谓的“申请国家专利40多个”,在专利检索系统中实际却只能找到4个名称与内容高度相似的专利。不仅如此,报道还成湘鄂情拟收购的标的物中昱环保与港股创业板的一家上市公司中昱科技“有密切关联”。

    该媒体跟踪报道称在资本层面,孟凯曾经实施的一连串资本运作陷入尴尬,质押股权正面临平仓的紧要关头,而近日有关环保产业的并购计划令其股价连续涨停,孟凯大规模质押股权融资的平仓风险大幅缓解。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披露,湘鄂情能连续两个涨停板,主要靠游资追捧。而追逐的原因,一是转让方中昱环保的业绩承诺;另一个则是被业内人士称为“对赌协议”的湘鄂情的承诺,即“公司承诺出让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完成业绩承诺后,将按10倍P/E收购目标公司其余49%的股权”。

    近日,湘鄂情发布了一份近7000字的澄清公告否认利用收购事件来维护股价,并称中昱环保与香港上市的中昱科技之间没有股权关系,但存在关联关系。湘鄂情澄清,拟收购的中昱环保只有4家子公司,至于媒体报道中提到中昱环保有9家子公司的说法,是因为中昱环保公司网站信息陈旧。

    湘鄂情的相关人士曾对腾讯财经表示,“我们不会跟着外界的舆论风声走,目前收购还在尽职调查过程中,一切都看尽职调查结果。”

    进军环保产业的故事也开始变得扑朔迷离。这样一个技术主导、大投入、长回报周期的产业是否会给湘鄂情注入新的活力,在短期内仍未可知,在财务上也难以体现。

    孟凯的野心

    湘鄂情并非仅仅止步于环保产业,在“做中国人的食堂”的这个餐饮故事上,孟凯还有更大的野心。

    “你去关注农产品、农地的土壤治理。特别是由于化肥造成的粮食土地贫瘠化,这是我现在在做的事,”孟凯在一次采访中对腾讯财经透露,湘鄂情要做的是渗透产业上游,解决粮食安全问题。

    “我们要改造良田,从源头上做,不仅仅供应湘鄂情,要做整个国家的粮食的供应者。”孟凯如是说。

    湘鄂情曾在公告中如此描述,希望构建一个“四轮驱动”的转型新体系:湘鄂情所代表的中式餐饮;以味之都为代表的快餐;以龙德华为代表的团膳事业部;食品工业事业部。

    他认为,“食品工业”才是自己想要搭建的餐饮帝国的入口。

    钱从哪里来?“用资本的杠杆去做餐饮业,”孟凯表示,湘鄂情正在联合资本市场来做餐饮产业基金。

    在其最新的澄清公告中显示,根据目前初步进展,湘鄂情拟入股一规模为3亿元人民币的餐饮行业产业基金,公司持股10%,投资3000万元人民币,主要从事餐饮行业内企业投资并购。

责任编辑:黄超

12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