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威龙有机葡萄酒被污染调查 山东基地滥用农药

    事实上,假有机和滥用农药化肥,并未真正影响威龙有机葡萄酒成为人民大会堂国宴招待用酒。

    2013年6月中旬,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中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农业部长论坛的招待宴会上,威龙葡萄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孙砚田面对21个国家的农业部长及中外部门、机构、企业代表共300多人颇为兴奋地说道:“威龙作为中国有机葡萄酒领航者,必将开启中国葡萄酒有机时代。”

    作为此次论坛国宴招待中外来宾的唯一用酒,威龙有机葡萄酒一时显得风光无两。

    但这一切均是名不副实。时代周报记者历时一个月,辗转数千公里,深入武威、烟台威龙所谓的有机葡萄基地追根溯源之后发现,威龙有机葡萄酒的原料在种植时存在大规模使用化学农药和化肥情况,而其位于山东龙口的基地甚至并没有通过有机认证。

    而按照农业部华夏中绿GB/T19630.1-.4《有机产品》认证标准,“有机农作物在生产过程中,不使用有机化学合成的肥料、农药、生长调节剂和畜禽饲料添加剂等物质。”

    各种违规事实表明,在国宴招待中大出风头的威龙有机葡萄酒虽有“有机”之名,却无“有机”之实。

    透过现象看本质,自从2009年威龙提出有机葡萄酒战略以来,目前已经发展为国内最大的有机葡萄酒生产商,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国内葡萄酒行业,主打“有机”的威龙,可谓“另辟蹊径”,获益良多。

    而联系威龙从2012年开始突击冲刺的上市计划,现阶段极力鼓吹“有机”葡萄酒的威龙为其上市造势的心态则昭然若揭,“有机”或许只是威龙为了增加上市成功率的一个筹码而已。

    “有机只是威龙营造的一个概念,其根本目的还是为了逐利,有机种植成本大,收益慢,在利益压力之下,出现违背有机种植规范的乱象并不奇怪。”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葡萄酒行业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如此分析。

    甘肃基地:每公斤有机葡萄仅1元

    甘肃武威,清源镇距离武威市区30多公里。7月8日,时代周报记者辗转2600多公里到此探访。在清源镇郊的荒漠上,大面积的葡萄园紧靠着公路延伸,来往的汽车飞驰而过,刺鼻的尾气和尘土笼罩在刚挂果的葡萄上。

    这就是传说中的威龙甘肃有机葡萄种植园。威龙宣称,这里将建成10万亩有机葡萄园。

    而据威龙武威基地办公室主任姜建奎透露,武威仅有1万多亩葡萄种植面积,并非威龙对外宣称的10万亩。

    从7月初开始,时代周报记者对该基地进行了近半个月的实地调查和分析之后发现,这个所谓的“有机”基地,不但管理松散,存在大规模使用无机农药的痕迹,而且从成本和产量来分析,也存在诸多疑点,有机检测更是形同虚设。

    “葡萄如果生了白粉病,灰霉病极易传染,基地会统一打药。基地里种植的葡萄是不是有机还真不好说。”威龙甘肃种植基地内部的工作人员刘奇伟(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从2010年起,刘奇伟就开始在威龙的基地中工作,据他观察,威龙种植基地的发展十分缓慢。“2010年的时候,田里的葡萄就是幼苗阶段,现在过了这么久,还是种苗,去年基地还专门请外国专家来调查过葡萄存活率低、产量低的问题。”刘奇伟对记者回忆道。

    甘肃武威地处沙漠边缘,光照强,病虫害少是威龙当时将种植园选址于此的主要原因,但在当地人看来,沙漠并不能完全抵挡病虫害。“葡萄太招虫,完全不打农药根本不可能,我们种了这么多年,都会打农药用化肥。”

    “葡萄得病后,我们确实会喷洒药剂。”姜建奎对记者证实了葡萄田打药的说法,但他同时坚称,“威龙只会向葡萄喷洒石硫合剂”。

    据了解,石硫合剂是一种由硫磺、生石灰和水熬制成的无机农药,虽然石硫合剂属于我国有机农业用药标准,但其药效只对普通的霉菌和甲壳类病虫有效,而对一些特定虫害,效果不大,而且长期使用,反而会增加病虫的耐药性。

    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还发现,威龙甘肃的基地管理十分松散,对于处于种植一线的农户,威龙方面并没有进行严格的监控。

    据了解,威龙集团将葡萄基地分为40多个区,每个区设区长、区主任各一名来管理。葡萄田部分承包给农户种植,成熟时公司统一收购。另外一部分由威龙公司雇人种植。

    基地办公区内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农户签订协议时最少都得承包50亩葡萄田,多的有100多亩的。“每个区的情况不一样,多的区区长能管百来号人,不可能每个田都去检查。”

    而据承包的农户介绍,由于与威龙公司签有协议,农户只能将葡萄卖给威龙公司。而记者证实,威龙在收购时并不会做检测,主要是看产量和外观。“为了提高产量,农户也有自己使用农药、化肥增产的情况,反正外观上也看不出来。”一位承包户对时代周报记者笑着说。

    另一方面,威龙有机葡萄的成本价格也存在疑点。据记者多方打探,威龙提供的采购价格是每公斤葡萄仅仅1块钱左右,这甚至比周边普通葡萄的收购价还要低。

    著名绿色农业专家、山西大学副校长刘滇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真正的有机产品投入巨大,价格应是普通产品的8倍以上。威龙有机葡萄低廉的成本价很可能让其“有机”的名号露出马脚。

    事实上,在威龙种植的是否有机葡萄的问题上,当地官方也语焉不详。“很难说,我也无法肯定威龙集团葡萄田是否获得了有机认证。这方面威龙并没有上报工信委。”武威市工信委食品工业科相关项目负责人告诉记者。

    山东基地:猖獗使用农药化肥

    威龙的另一个有机葡萄种植基地名为“山东龙湖黄金海岸葡萄庄园”,位于距离武威一千多公里的山东龙口,记者在深入走访之后发现,相比于武威的基地,龙口基地使用农药、化肥更加猖獗,而且,这个对外一直标榜有机的基地事实上并没有通过有机认证。

    7月21日早上,记者深入基地的葡萄园,正好碰上一名农户背着药箱,对着地上杂草茎叶上撒喷雾除草剂,“不打除草剂,草会长老高。打除草剂很管用,打药后一个小时草就倒了。”该农户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记者在现场观察发现,农户所打的除草剂药效强烈,由于沾染药剂,有些靠近地面的葡萄叶变成焦黄,枯黄的叶子和已经开始挂果的葡萄紧挨在一起,反差强烈。

123

    除了除草的药剂,杀虫农药的使用,在基地中也十分普遍。“这几年雨水太多,葡萄特别容易害病,一年至少要打上十遍药。现在正忙着对付葡萄“烂根病”和叶上的“霜霉病”,用得最多的是‘戊菌唑’和‘烯酰吗啉’。”靠近该基地的山西头村一对农民夫妇告诉记者,“威龙的葡萄一样要打药,十天半个月就打一次。”

    而诸多细节从侧面证实了该农工的说法,记者在葡萄架下轻易捡到了数十个农药包装袋,种植园旁水库边就浮动着农药瓶子,灌溉沟渠里也有大量农药包装堆积。甚至在威龙基地的工作站中,记者亦发现大量堆积的草甘膦、百草枯空瓶子和其他农药包装袋。

    靠近该基地的石良镇上的钰丰等多家农药化肥销售点老板也向记者确认,每年都会供给威龙基地部分的农药和化肥,“其中用于除草的“百草枯”和“草甘膦”最多。

    更为严重的是,无论是参与种植的农工,还是在田间监工的威龙工作人员对于有机种植均毫无概念。记者发现,基地内的农户除了种植葡萄,还会在田间套种玉米,玉米和葡萄分别使用的农药和化肥相互混合,而大多数农户并不知道其中危害。

    记者在采访时,多次遭到威龙工作人员的制止,而对于使用农药的问题,工作人员均坚称“并没有使用农药,详细问题要去问高层”。

    记者随即采访了基地的管理人员,却发现这个一直对外宣传有机的基地,竟然没有通过有机认证。记者登录“中国食品农产品认证信息系统”,并没有找到山东农口有机葡萄种植园的认证信息。

    “山东的基地是按照有机方式生产,总共3万多亩,2012年开始量产。”基地技术负责人王玲玲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道,同时,她也坦承目前基地还没有进行有机认证,“今年已递交了材料,认证还没下来”。而对于目前使用农药的问题,王玲玲则并没有回应。

    另外,根据威龙在其宣传材料上称其有机葡萄所在地胶东半岛是“绝佳产地,有机葡萄生长天堂”。然而,多个葡萄种植领域的专家向记者证实,胶东地区并不适合搞有机葡萄,大规模有机葡萄种植更不可能。

    “烟台地区建有机葡萄基地先天不足。这里夏天高温高湿,最近几年降雨量都偏高。只要有病源,很快就流行开,不打农药是百分百不可能的。”山东省葡萄酒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孔卫国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而且,烟台地区的旧有的葡萄园大气、土壤、水质污染都很严重。转换成本很高。”

    中国首位独立酒评人,国际葡萄酒资深评委吴书仙也持有同样的观点:“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适合有机种植,如山东产区7-8月份降雨量大,葡萄树间距不宽,挂果又多,葡萄树很容易得霉病,如果不打药,很容易对葡萄造成损害,往往很难有收成,还是打药好。所以说,如果是山东产区的葡萄酒基本不可能做到有机,号称有机的基本都不是真正的有机葡萄酒。”

    产能口凸显疑点重重

    除了表面的种植乱象,如果对比威龙有机葡萄的产量与有机葡萄酒产量之间的缺口,很容易就寻找到威龙“有机”的疑点。

    据中国认监委(中国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网站上显示,威龙集团只有甘肃武威市凉州区清源镇葡萄种植基地生产的酿酒葡萄得到中绿华夏的有机认证,认证年产量为3万吨。

    而按照记者实地调查得知,威龙甘肃基地内目前仅1万亩葡萄田可量产,以每亩产量600公斤计算,基地每年的葡萄产量仅为6000吨。多达2.4万吨的有机葡萄缺口如何填补,令人质疑。

    对此,姜建奎表示威龙集团在山东还有基地,“不会从外界市场采购。”

    据威龙山东基地方面对记者介绍,目前山东仅4000亩的葡萄园尝试进行有机生产。就算将这4000亩没有通过认证的“有机”葡萄园算进来,也无法弥补巨大的原料缺口。

    而更大的缺口体现在原料和有机葡萄酒生产上。据业内人士告诉记者,1吨葡萄可以榨600公斤汁,制成300公斤葡萄酒。以此计算,基地目前的有机葡萄能够制成的有机葡萄酒产量仅为1800吨。

    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根据威龙方面提供的数据,早在2011年威龙生产的有机葡萄酒就达到8000吨。而另一方面,根据中绿华夏的认证资料显示,威龙有两座葡萄酒加工厂得到了中绿华夏的认证,目前这两座酒厂认证的有机葡萄酒产量总计达到3.5万吨,证书上的原料来源均标注为本企业基地生产。

    在产能如此低情况之下,却又如此高的实际产量,威龙有机葡萄酒的原料来自哪里,是否存在用普通葡萄原料以次充好的情况?令人质疑。

    假有机背后的“剪刀差”

    尽管存在诸多乱象和质疑,但威龙葡萄酒仍然大打伪劣的“有机牌”,在葡萄酒行业观察者看来,其背后还是为了增加产品附加值,获得更多的利益。

    纵观威龙葡萄酒的发展脉络,在2009年之前,威龙一直以低端葡萄酒在市场上寻求一片脆弱的立足点,但随着中国葡萄酒市场正处于一个盘整期,产能总体供过于求。作为低端民营葡萄酒厂,威龙一方面面临着三大国有葡萄酒企业竞争压力,同时面临着进口葡萄酒的冲击和消费升级的考验,想要生存,“必须耍点心眼”。

    2009年,成为一个关键节点。公开资料显示,威龙有机葡萄酒2009年通过中绿华夏有机食品认证中COFCC,同年,威龙有机葡萄酒在浙江销售。

    打着“有机”的概念,威龙进行了一系列举动,据威龙方面宣称,2009年开始威龙在山东烟台龙口投资2亿投资,在当地发展4万亩有机葡萄园。同年,又投资9亿元,在甘肃武威地区发展10万亩有机葡萄基地和建设年生产能力10万吨的葡萄酒厂。

    2012年,威龙开始在全国市场布局“有机葡萄酒”。当年,威龙在央视多几个重点频道上进行了全年广告投放。2013年,签约央视2套《中国财经报道》中插广告、央视新闻频道《面对面》独家特约。同时,威龙更是邀请了陈道明为其有机葡萄酒代言。

    威龙的投入迅速为其谋利,数据显示,威龙有机葡萄酒2009年销售几乎为零。到了2011年,有机葡萄酒每年销售都是翻番增长,威龙2011年生产各类葡萄酒5.8万吨,实现销售额16亿。而2011年甘肃威龙有机葡萄酒有限公司生产销售各类葡萄酒8000吨,收入1.9亿。有机酒销售占比13.8%。

    而最新营销数据显示,威龙2012年在浙江市场的整体营销额增长了8%,其中有机葡萄酒增长达50%以上。

    “有机葡萄酒已经成为换代产品,销售量已占总量一半以上。

123

”威龙山东营销部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透露道。

    除了销量,在利润上的剪刀差更为醒目。记者查询威龙葡萄酒价格之后发现,非有机系列从29-69元不等,而有机系列则从75-1288元不等。同其以往的主流产品相比,有机葡萄酒主推产品价格一下拉升了三四倍甚至更多。

    “在今年比较差的大环境下,广州的销售有机葡萄酒2013年仍然持平。老威龙(非有机)的利润只有15%左右,而威龙有机的利润普遍在30%-40%,最高的达到60%-70%”威龙广州分公司的销售经理段先生告诉记者。

    根据威龙的官方信息,威龙葡萄酒已成为国内最大的有机葡萄酒生产商,产量、产值、利税、市场占有率等各项综合指标位居国内行业前4名。

    而威龙的崛起让其他品牌葡萄酒的经销人员颇感无奈,“如果真正做有机,完全不可能有如此大的利润,贴个有机标签并不用多大成本,价格却可以有明显提升。”一位长年从事葡萄酒销售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表达着不满。

    有机成突击上市砝码

    而从目前看,威龙的野心并不局限于一瓶酒的涨价,资本市场或许是威龙有机概念的最终落脚点。

    2012年6月15日,威龙葡萄酒IPO拟募7亿元扩产拟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板上市,此番冲刺上市,由第一创业摩根大通证券作为其保荐机构。不出意外,在上市宣传中,“有机”作为最大的卖点被反复提起。

    而时代周报记者在长达一个月的调查期间追根溯源,目睹威龙有机种植中的乱象之后发现,无论是威龙有机葡萄种植园,还是威龙有机葡萄酒都颇为有名无实。

    从宏观角度来看,“有机农业”是我国农业的发展方向,它意味着农业技术的提升和农业产业道德的升华,代表着绿色、健康以及对消费者的责任,如果有机仅仅沦为一个标签,最终将伤害产业发展本身。

    但就目前记者掌握的情形来看,对于威龙来说,有机并不是努力的方向,而是敛财的名号或是登陆资本市场的砝码。

责任编辑:殷莹莹

123

    除了除草的药剂,杀虫农药的使用,在基地中也十分普遍。“这几年雨水太多,葡萄特别容易害病,一年至少要打上十遍药。现在正忙着对付葡萄“烂根病”和叶上的“霜霉病”,用得最多的是‘戊菌唑’和‘烯酰吗啉’。”靠近该基地的山西头村一对农民夫妇告诉记者,“威龙的葡萄一样要打药,十天半个月就打一次。”

    而诸多细节从侧面证实了该农工的说法,记者在葡萄架下轻易捡到了数十个农药包装袋,种植园旁水库边就浮动着农药瓶子,灌溉沟渠里也有大量农药包装堆积。甚至在威龙基地的工作站中,记者亦发现大量堆积的草甘膦、百草枯空瓶子和其他农药包装袋。

    靠近该基地的石良镇上的钰丰等多家农药化肥销售点老板也向记者确认,每年都会供给威龙基地部分的农药和化肥,“其中用于除草的“百草枯”和“草甘膦”最多。

    更为严重的是,无论是参与种植的农工,还是在田间监工的威龙工作人员对于有机种植均毫无概念。记者发现,基地内的农户除了种植葡萄,还会在田间套种玉米,玉米和葡萄分别使用的农药和化肥相互混合,而大多数农户并不知道其中危害。

    记者在采访时,多次遭到威龙工作人员的制止,而对于使用农药的问题,工作人员均坚称“并没有使用农药,详细问题要去问高层”。

    记者随即采访了基地的管理人员,却发现这个一直对外宣传有机的基地,竟然没有通过有机认证。记者登录“中国食品农产品认证信息系统”,并没有找到山东农口有机葡萄种植园的认证信息。

    “山东的基地是按照有机方式生产,总共3万多亩,2012年开始量产。”基地技术负责人王玲玲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道,同时,她也坦承目前基地还没有进行有机认证,“今年已递交了材料,认证还没下来”。而对于目前使用农药的问题,王玲玲则并没有回应。

    另外,根据威龙在其宣传材料上称其有机葡萄所在地胶东半岛是“绝佳产地,有机葡萄生长天堂”。然而,多个葡萄种植领域的专家向记者证实,胶东地区并不适合搞有机葡萄,大规模有机葡萄种植更不可能。

    “烟台地区建有机葡萄基地先天不足。这里夏天高温高湿,最近几年降雨量都偏高。只要有病源,很快就流行开,不打农药是百分百不可能的。”山东省葡萄酒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孔卫国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而且,烟台地区的旧有的葡萄园大气、土壤、水质污染都很严重。转换成本很高。”

    中国首位独立酒评人,国际葡萄酒资深评委吴书仙也持有同样的观点:“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适合有机种植,如山东产区7-8月份降雨量大,葡萄树间距不宽,挂果又多,葡萄树很容易得霉病,如果不打药,很容易对葡萄造成损害,往往很难有收成,还是打药好。所以说,如果是山东产区的葡萄酒基本不可能做到有机,号称有机的基本都不是真正的有机葡萄酒。”

    产能口凸显疑点重重

    除了表面的种植乱象,如果对比威龙有机葡萄的产量与有机葡萄酒产量之间的缺口,很容易就寻找到威龙“有机”的疑点。

    据中国认监委(中国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网站上显示,威龙集团只有甘肃武威市凉州区清源镇葡萄种植基地生产的酿酒葡萄得到中绿华夏的有机认证,认证年产量为3万吨。

    而按照记者实地调查得知,威龙甘肃基地内目前仅1万亩葡萄田可量产,以每亩产量600公斤计算,基地每年的葡萄产量仅为6000吨。多达2.4万吨的有机葡萄缺口如何填补,令人质疑。

    对此,姜建奎表示威龙集团在山东还有基地,“不会从外界市场采购。”

    据威龙山东基地方面对记者介绍,目前山东仅4000亩的葡萄园尝试进行有机生产。就算将这4000亩没有通过认证的“有机”葡萄园算进来,也无法弥补巨大的原料缺口。

    而更大的缺口体现在原料和有机葡萄酒生产上。据业内人士告诉记者,1吨葡萄可以榨600公斤汁,制成300公斤葡萄酒。以此计算,基地目前的有机葡萄能够制成的有机葡萄酒产量仅为1800吨。

    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根据威龙方面提供的数据,早在2011年威龙生产的有机葡萄酒就达到8000吨。而另一方面,根据中绿华夏的认证资料显示,威龙有两座葡萄酒加工厂得到了中绿华夏的认证,目前这两座酒厂认证的有机葡萄酒产量总计达到3.5万吨,证书上的原料来源均标注为本企业基地生产。

    在产能如此低情况之下,却又如此高的实际产量,威龙有机葡萄酒的原料来自哪里,是否存在用普通葡萄原料以次充好的情况?令人质疑。

    假有机背后的“剪刀差”

    尽管存在诸多乱象和质疑,但威龙葡萄酒仍然大打伪劣的“有机牌”,在葡萄酒行业观察者看来,其背后还是为了增加产品附加值,获得更多的利益。

    纵观威龙葡萄酒的发展脉络,在2009年之前,威龙一直以低端葡萄酒在市场上寻求一片脆弱的立足点,但随着中国葡萄酒市场正处于一个盘整期,产能总体供过于求。作为低端民营葡萄酒厂,威龙一方面面临着三大国有葡萄酒企业竞争压力,同时面临着进口葡萄酒的冲击和消费升级的考验,想要生存,“必须耍点心眼”。

    2009年,成为一个关键节点。公开资料显示,威龙有机葡萄酒2009年通过中绿华夏有机食品认证中COFCC,同年,威龙有机葡萄酒在浙江销售。

    打着“有机”的概念,威龙进行了一系列举动,据威龙方面宣称,2009年开始威龙在山东烟台龙口投资2亿投资,在当地发展4万亩有机葡萄园。同年,又投资9亿元,在甘肃武威地区发展10万亩有机葡萄基地和建设年生产能力10万吨的葡萄酒厂。

    2012年,威龙开始在全国市场布局“有机葡萄酒”。当年,威龙在央视多几个重点频道上进行了全年广告投放。2013年,签约央视2套《中国财经报道》中插广告、央视新闻频道《面对面》独家特约。同时,威龙更是邀请了陈道明为其有机葡萄酒代言。

    威龙的投入迅速为其谋利,数据显示,威龙有机葡萄酒2009年销售几乎为零。到了2011年,有机葡萄酒每年销售都是翻番增长,威龙2011年生产各类葡萄酒5.8万吨,实现销售额16亿。而2011年甘肃威龙有机葡萄酒有限公司生产销售各类葡萄酒8000吨,收入1.9亿。有机酒销售占比13.8%。

    而最新营销数据显示,威龙2012年在浙江市场的整体营销额增长了8%,其中有机葡萄酒增长达50%以上。

    “有机葡萄酒已经成为换代产品,销售量已占总量一半以上。

123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