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拉菲总裁谈布局中国:加速扩张 拓宽产品线

    毫无疑问,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DBR(Lafite)在布局“世界”的同时也在布局中国。在国人对拉菲从顶礼膜拜渐渐变得理性时,DBR(Lafite)也完成了它在中国的落户――山东蓬莱。遗憾的是,几乎同时,DBR(Lafite)在中国也陷入了另外的“局”。

    擦边

    9月19日,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DBR(Lafite)[以下简称:DBR(Lafite)]总裁克里斯托夫・沙林(以下简称:沙林)在北京出席了一场名为“菲”凡之旅的葡萄酒品鉴会。

    品鉴会上,沙林总裁不止一次提及了中国市场对于DBR(Lafite)的重要性。他说,拉菲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大概能占到整个集团市场的15%-20%。甚至将2008年在山东蓬莱与中信集团合作投资的葡萄园DBRITIC Wine Estate称为“心头宝贝”。

    可就在当晚,一个“拉菲交易”的群里,有人放话说:“出售1982年-2009年的大小拉菲。”当有人回应并问及价位时,对方说:“你需要什么货,要行货给你行货,要水货给你水货,要高仿货给你高仿货。同时补充,1982年大拉菲最高6万元一瓶,最低1万元一瓶。”而后,新金融记者了解到,高仿的1982年大拉菲大约8000元一瓶。

    现实通常都是残酷的。“拉菲”在国内名声大噪的同时,也被水货、高仿、甚至假货裹挟着一同发展。而这,也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

    “擦边”是行内人对做山寨“拉菲”的通俗描述。而于飞(化名)就曾做过“擦边”――当时,他的名片上印着“拉菲某某酒庄”。在他看来,“有需求才会有人做”。

    “有数据显示,我国市场上山寨拉菲的数量是真品拉菲的30倍之多,其在中国葡萄酒行业的市场份额远远超过真品拉菲。”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向健军对新金融记者说。

    然而,需求并不能促成诸多“擦边”活下来。

    “有利可图、99%的人都不懂红酒、乱中才能取胜”,这些也是于飞认为非常重要的原因。

    而这其中的“利”,于飞曾用“可怕”形容――当然他用的是行话,叫“空间”,即,进价和市场价之间的差额部分,就是利润空间。

    据于飞了解,早先,国外的酒庄并不了解国内的行情,只要钱到账,酒就发过来了。酒庄不会亏本,而国内对这块儿的监管是比较松的,谁都可以做。一个自然人就可以注册一个公司,没有办公室的公司也在做外贸。而国内的葡萄酒制造商更是“夸张”,家有几亩地,就“开”一个公司、做一个品牌,并到处招商。“上面的审核不严,下面就乱套了。”

    在他看来,市场上哪一款产品好卖,很快就有人仿冒,尤其是“空间”大的。产销合作,产品出来了,市场也跟着乱了。简单说就是:市场上有50家卖拉菲的,但你并不知道哪家是真品。

    于飞称,好多贴牌产品也会随着高峰期(收获季)“出来”,但是,贴牌产品也有不同的渠道。

1234

很多产品,市场都有贴牌,只是量的大小不同。“而贴国外酒品牌的,都是高级运营商做的,有的运营商在圈里已是名人了。”

    “拉菲擦边及山寨产品在中国的泛滥程度很严重,不仅侵害了消费者的权益,同时也影响了我国葡萄酒市场的正常竞争。消费者盲目崇拜进口葡萄酒,尤其是名气大的品牌更容易被模仿。”向健军表示。

    对国内进口红酒市场的乱,品牌专家冯启同样“无奈”。他还透露,即便是做假酒也没那么难,进一批裸酒瓶,贴上标,就是真的了。在冯启看来,擦边也好、假酒也好。根源是很多人喝酒只知道附庸风雅,喝不出好坏。

    作为DBR(Lafite)在国内的独家代理商――ASC精品酒业(以下简称:ASC)而言,“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并非首次面对维权打假问题。对抗仿冒拉菲品牌和形象的不法行为,我们义不容缓。”ASC拉菲品牌经理宋萍在给新金融记者的回复中表述。

    她还强调,不论是哪种形式的仿冒行为,ASC都不排除对仿冒者提起诉讼。

    渠道

    在冯启的记忆里,拉菲是在2000年前后进入中国的。“2000年前较少,2000年后逐渐增多,很多高端人士开始青睐。被更多中国消费者接受,大概在2005年前后。”

    开始,是一些涉外使馆在用,还有部分外籍人士订购。“拉菲虽是五大名庄之一,但不是顶级产品。在中国之所以风生水起,是因为DBR(Lafite)一直坚持在中国的传播和渗透。”冯启对新金融记者说。

    冯启称,拉菲一直坚持通过各种渠道在高层人士间传播、品鉴。很多品鉴会做得很成功,而其他红酒品牌进入中国相对比较晚。比如,可乐。它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就不断通过赠送、置换等方式进入中国。

    而2000年后,很多国际化超市开始进入中国,中国人的收入开始增加,很多高层人士开始接触红酒,于是,拉菲的产品就通过国内的酒庄、代理商等进入中国。产品一开始就是“组合进入,但大小拉菲一直在持续推广”。冯启说。

    即便如此,很多人对拉菲的认识也只停留在大小拉菲上,这也是很多擦边拉菲能够生存的原因。

    实际上,“DBR(Lafite)有很多个不同档次的产品,从很高端收藏级的到日常配餐的酒都有。”台湾葡萄酒作家林殿理说。因为写作的缘故,他常常光顾国外的一些酒庄,去品酒也去了解西方人对待红酒的态度。

    “我觉得西方人不特别喜欢买拉菲家族的产品,他们也许知道大小拉菲,但通常很少有人喝这种奢侈品。他们不会把拉菲家族的其他产品,当作名牌一样崇拜。另外,欧洲市场已经很成熟了,大家不会一窝蜂地只认一个牌子。”林殿理对新金融记者描述了西方人对待DBR(Lafite)旗下产品的态度。

    资料显示:自2011年1月1日起,ASC正式成为DBR(Lafite)在华独家代理经销商,代理该集团精选系列葡萄酒。包括法国波尔多地区――传奇、传说,珍藏、尚品系列以及古堡系列――卡瑟天堂古堡、岩石古堡,法国朗格多克地区――奥希耶古堡、智利――巴斯克酒庄、巴斯克――凯洛酒庄。

1234

其代理的产品,2011年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量高达150万瓶。

    可在此之前,包括现在,DBR(Lafite)在国内的渠道是多而复杂的。

    作为DBR(Lafite)旗下的大小拉菲,因为其是“挂”酒类交易中心、按期酒来卖的。虽然每一年的差别不是很大,但最后涨到多少钱,却是终端说了算的,并不受DBR(Lafite)的控制。ASC作为最重要的进口代理商之一,同样是通过波尔多市场上的酒商交易,并无独家代理权,其他中国相关业者也同样可通过此渠道来购买大小拉菲。

    而DBR(Lafite)的其他产品,则通过国内的酒庄、代理商,一点点地进到国内市场。行内人比较熟悉的、规模比较大的一个公司是:厦门优传供应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优传)。

    在厦门优传的官方网站上,记载着2011年4月优传董事长与法国拉菲庄总经理在拉菲庄园会面的消息。可是,ASC并不认可这个渠道。

    “在中国市场上,DBR(Lafite)指定经销业翘楚ASC全权代理,它是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名庄顶级名酒的主要营运商,也是集团其他酒款的独家进口商(而厦门优传,只能说是水货)。”宋萍在回复中表示。

    然而,向健军却认为:ASC和厦门优传都是拉菲认可的销售渠道。拉菲希望通过营销渠道的健全和扁平化,给消费者提供品质纯正、价格合理的正宗拉菲葡萄酒。独家代理商保证了产品的正宗性,但是在价格上不具有优势。厦门优传的进口葡萄酒交易“保税区”模式减少流通环节,杜绝了假酒的滋生,符合拉菲营销渠道的条件。一些小的酒类贸易公司销售拉菲是因为市场有需求,有利可图。

    有意思的是,冯启说自己如若要买DBR(Lafite)的产品,会找朋友、通过自己熟悉的人和渠道购买。他之所以不信任国内的渠道是因为,他收到的礼物中,有假拉菲。“酒质类似长城80元左右的产品。”他说。

    事实上,更多的行内人和进口酒商均认为,在国内喝拉菲的,大多都是非官即富的。“都是买来送礼的,自己喝的最多占到30%。”冯启表示。

    扩张

    19日的品鉴会上,沙林总裁还跟与会媒体分享了DBR(Lafite)的扩张之旅。2008年,其在山东蓬莱的扩张,是最近的一次扩张。

    毋庸置疑,除了山东蓬莱的地理优势,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也不容忽视。可对沙林而言,每一次扩张他都记忆犹新。虽然1962年的第一次扩张是因为“好奇心、自我挑战、甚至是因为一个好酒庄”。可有些扩张,在开始就是一场“赌博”――犹如一场噩梦,让人在晚上毫无睡意。

    “扩张,总体来说是成功的。”沙林对新金融记者说。他还表示,在中国的扩张是他的私心和梦想,“想了十几年了”。不仅如此,他还非常坦诚地告诉新金融记者:扩张还有一个原因是从经济层面考虑的。

    “一个集团拥有多个品牌的时候,会给合作伙伴更多选择,在市场上也会更有影响力。如果成本控制得当,还会是一个很好的投资项目。

1234

”沙林说。

    当然,对于DBR(Lafite)不论是在法国南部的扩张还是在智利、阿根廷的收获,均丰富了DBR(Lafite)的产品。而沙林对集团其他产品也充满了信心。

    他说,虽然我们有很高端的大小拉菲,也有很“亲民”的产品,但产品之间并不会“冲突”,反而像在中国这样一个刚刚开放的市场,需要一个很宽广的产品线,这样才能去迎合更多的消费者。

    沙林认为,DBR(Lafite)能够吸引更多消费者是因为其产品的品质,不仅仅是品牌。他并不否认要保证集团在中国市场份额的增长,但他同时向新金融记者强调:不会为了追求利益就牺牲质来保量。“市场份额再大,也还是会把质放在第一位。”

    就中国和西方人品饮拉菲的受众差异,沙林是从收入和口感两个层面来评价的。“像小拉菲,是比较适合买了之后,马上就喝的,不用存放。但对喝大拉菲的人而言,首先需要一点经济实力,因为大拉菲买了之后,需要放在酒窖里面陈酿,让其达到最好的品质。而且,一个优秀的收藏者或品饮者,可能会拥有超过20个年份的收藏组合。所以,对好酒的人而言,级别是不一样的。”沙林说。

    对待DBR(Lafite)的扩张,林殿理是看好的。他认为,在世界各地都有酿出好酒的酒庄。当然,也会帮助这个品牌在当地提升知名度。

    可冯启觉得,就目前中国的经济形势和投资者的心态而言,DBR(Lafite)在中国的扩张还有待见证。

    “合作社模式很难。酿酒行业需要很强的技术,特别是酿酒葡萄。需要树龄、种植技术、产量和施肥等环节都符合要求,而这样会导致收成降低,培育期需要多久还不好说。”冯启说。

    伴随着DBR(Lafite)在中国的扩张,沙林今年在中国的公开亮相已经不止一两次了。对DBR(Lafite)和沙林的高调,向健军认为:2011年,中国葡萄酒进口量同比增长30.9%,对进口葡萄酒需求量很大,尤其是产能有限的拉菲葡萄酒,拉菲亟须提高产能满足中国市场需求;国内山寨拉菲红酒数量远远超过真品拉菲的数量,拉菲需要借助公关活动宣传自己的品质和文化,维护高端品牌的地位。

    事实上,全球经济危机对各大行业都产生了不小的影响,而今年以来,我国进口红酒的价格也在不断走低,即便是DBR(Lafite),也受到了一定影响。

    对此,沙林并不意外。

    他表示,除了像大小拉菲的高端酒受到波及外,其他系列没有任何影响。“像这样的名庄酒,在我的职业生涯里已经看到了差不多五六次的增长或下跌。贵的酒永远是围绕着一个中心轴来涨跌的。对收藏者而言,这倒不失为一个买酒的好机会。

    对于价格的涨跌,向健军认为,目前来看,拉菲的价格与中国的经济形势息息相关,形势好,价格涨,形势不好,价格跌。

    不论怎样,DBR(Lafite)已经将触角伸向国内,虽然沙林总裁估计在2016年才有可能生产出第一款有着中国风格的拉菲葡萄酒,但其自身和其他系列产品会从之前的神秘变得清晰。在这个过程中,DBR(Lafite)对中国的布局和中国市场对拉菲的“布局”也将继续。

责任编辑:宁璇

1234

很多产品,市场都有贴牌,只是量的大小不同。“而贴国外酒品牌的,都是高级运营商做的,有的运营商在圈里已是名人了。”

    “拉菲擦边及山寨产品在中国的泛滥程度很严重,不仅侵害了消费者的权益,同时也影响了我国葡萄酒市场的正常竞争。消费者盲目崇拜进口葡萄酒,尤其是名气大的品牌更容易被模仿。”向健军表示。

    对国内进口红酒市场的乱,品牌专家冯启同样“无奈”。他还透露,即便是做假酒也没那么难,进一批裸酒瓶,贴上标,就是真的了。在冯启看来,擦边也好、假酒也好。根源是很多人喝酒只知道附庸风雅,喝不出好坏。

    作为DBR(Lafite)在国内的独家代理商――ASC精品酒业(以下简称:ASC)而言,“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并非首次面对维权打假问题。对抗仿冒拉菲品牌和形象的不法行为,我们义不容缓。”ASC拉菲品牌经理宋萍在给新金融记者的回复中表述。

    她还强调,不论是哪种形式的仿冒行为,ASC都不排除对仿冒者提起诉讼。

    渠道

    在冯启的记忆里,拉菲是在2000年前后进入中国的。“2000年前较少,2000年后逐渐增多,很多高端人士开始青睐。被更多中国消费者接受,大概在2005年前后。”

    开始,是一些涉外使馆在用,还有部分外籍人士订购。“拉菲虽是五大名庄之一,但不是顶级产品。在中国之所以风生水起,是因为DBR(Lafite)一直坚持在中国的传播和渗透。”冯启对新金融记者说。

    冯启称,拉菲一直坚持通过各种渠道在高层人士间传播、品鉴。很多品鉴会做得很成功,而其他红酒品牌进入中国相对比较晚。比如,可乐。它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就不断通过赠送、置换等方式进入中国。

    而2000年后,很多国际化超市开始进入中国,中国人的收入开始增加,很多高层人士开始接触红酒,于是,拉菲的产品就通过国内的酒庄、代理商等进入中国。产品一开始就是“组合进入,但大小拉菲一直在持续推广”。冯启说。

    即便如此,很多人对拉菲的认识也只停留在大小拉菲上,这也是很多擦边拉菲能够生存的原因。

    实际上,“DBR(Lafite)有很多个不同档次的产品,从很高端收藏级的到日常配餐的酒都有。”台湾葡萄酒作家林殿理说。因为写作的缘故,他常常光顾国外的一些酒庄,去品酒也去了解西方人对待红酒的态度。

    “我觉得西方人不特别喜欢买拉菲家族的产品,他们也许知道大小拉菲,但通常很少有人喝这种奢侈品。他们不会把拉菲家族的其他产品,当作名牌一样崇拜。另外,欧洲市场已经很成熟了,大家不会一窝蜂地只认一个牌子。”林殿理对新金融记者描述了西方人对待DBR(Lafite)旗下产品的态度。

    资料显示:自2011年1月1日起,ASC正式成为DBR(Lafite)在华独家代理经销商,代理该集团精选系列葡萄酒。包括法国波尔多地区――传奇、传说,珍藏、尚品系列以及古堡系列――卡瑟天堂古堡、岩石古堡,法国朗格多克地区――奥希耶古堡、智利――巴斯克酒庄、巴斯克――凯洛酒庄。

1234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