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本土酿酒奇才朱梅与张裕的故事

    朱梅是中国第一代葡萄酒酿酒专家,三十年代在法国巴斯德学院专攻酿酒,朱梅何以会到张裕主事,这其中还有一段周折。

张裕

    20世纪初的30年代正是张裕最困难的时期之一。据林济《潮商史略》一书记载,张裕“企业内部缺乏必要的制度约束,各个家族成员各自为政,容易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所以张弼士一死,其商业王国立刻分崩离析。”庞大的张氏产业中,最后只有其长房儿子张秩捃掌管的张裕保存至今。张家后人不善经营,造成张裕拖欠烟台中国银行30万元贷款。张裕公司被抵押给了中国银行,由烟台支行经理徐望之出任总经理。

    徐望之接任张裕总经理一职后,对张裕技术大权一直由外国人执掌颇为不满。洋酒师很善于“留后手”,每到发酵、调配的机密处,必定把在场的中国人借故支走,经常把一些重要原料的商标及外包装撕掉,让你摸不着头脑。

    徐望之曾在《酿酒杂志》呼吁:杯酒之饮,何以不能自酿生产之权,何以操诸人手为了找到中国自己的酿酒英才,他时常悉心察访,四处打探。一九三六年,朱梅学成回国,上海《申报》和《新闻报》立时发布了消息。徐望之得知后心中大喜,马上赶赴上海,通过《新闻报》编辑严独鹤、《申报》记者黄寄萍辗转找到了朱梅。

    不速之客的来访使朱梅感到意外,加之他对张裕缺乏了解,一时面有难色。徐望之非但没有见怪,反而表现出极好的风度:“我们有啤酒厂和葡萄酒厂,可是技术人员都是外国人,我们希望您能与我们合作,请您去烟台工作。你可以先到张源看,能留下就留下,如果不愿意就回来,来回路费由我们负责。”

    朱梅先生去啤酒厂当了厂务主任,取代了瑞士酒师。不久又出任张裕技术副经理,连续攻克了一连串技术难题。兢兢业业的朱梅身兼二职,来回奔波,徐望之觉得于心不忍。为了让他少跑些路,徐望之把自己的汽车让给了朱梅,自己步行上下班。这件事使朱梅深为感动,逢人便说,直到晚年还在文章中屡屡提起。

    1937年,朱宝镛与徐望之发起并创办了中国第一个酿造界学术团体“中国酿造学社”,朱梅也成为首批会员。与张子章的“经验型借鉴管理”相比,专业出身的朱梅为张裕带来了更规范的制度与标准,成为中国第一代葡萄酿酒名家。朱梅还整理和恢复了原先从国外引进的葡萄品种,并亲自前往欧洲引进一些优质品种,将国外的先进技术和张裕的实际条件结合起来。张裕曾在1939年4月7日出版的《酿造杂志》上刊登了一篇关于葡萄酒的分析报告《张裕葡萄酒之分析与各国葡萄酒之比较》,大胆公布了张裕“解百纳干红”和欧洲国家葡萄酒的分析指标对比,张裕解百纳的糖含量为0.03克/100立方公分(即0.3克/升),远低于现行国家葡萄酒标准中对干红葡萄酒低于4克/升的要求,其它指标也完全达到了优质干红葡萄酒的标准,从而在中国历史上首次拉开了“解百纳干红”叫板国际名牌葡萄酒的序幕。

    为了全面掌握国外酿酒技艺,徐望之派朱梅前往意、瑞、法、比、英、德、奥、捷八国考察,遍访著名葡萄酒厂。此番游历让朱梅眼界大开,他凭借丰富的学识,举一反三,触类旁通,把各国葡萄酒酿造精义悉数纳入消化,由此奠定了中国葡萄酒酿造工艺的基础,为我国葡萄酒和啤酒工业的发展立下汗马功劳,成为中国葡萄酒界一代宗师。

    1954年,朱梅的《葡萄酒》出版,这是中国第一本详尽介绍现代葡萄酒酿造工艺的著作。除著述以外,更重要的是朱梅为中国葡萄酒酿造留下的一批人才。经朱梅悉心传授,张裕酿酒师的接力棒完美地传递给第五代酿酒师陈朴先。陈朴先任职期间,起始于巴狄士多奇、成型于朱梅时期的张裕解百纳在配方和酿造工艺上得到进一步完善,于1987年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第25届世界评酒会上荣获金奖。朱梅的出现让张裕结束了从19世纪末开始的“天外飞仙”的年代,迎来了自己的“剑神一笑”。

责任编辑:闫莹莹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