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郎酒董事长汪俊林否认被调查 经销商库存多近乎爆仓

    12月6日下午,在其“被带走调查”传言甚嚣尘上之际,往日很少接受记者电话采访的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告诉《投资者报》自己“好好的”。汪俊林在电话中首次透露郎酒今年销售额约为120亿元,没达到年初135-150亿的目标。汪同时称意识到今明两年白酒市场的严峻形势,明年将控量不增长。

    过去多年郎酒的高速增长曾极为惊人,2002年在汪俊林刚入主之时,郎酒销售收入仅为2亿元,但2010年达58亿元,2011年更达103亿元,郎酒十年的年复合增长率达48.31%。

    然而多位业内人士表示,郎酒这两年冲击“百亿”主要依靠向经销商压货,这种“压货式增长”吹起的泡沫注定难以持续。

    放慢速度

    汪俊林在电话中告诉《投资者报》记者,2012年郎酒销售收入约为120亿元,没达到年初制定的目标。

    在年初举行的郎酒集团2012销售工作大会上,郎酒股份公司总经理兼销售公司总经理付饶曾乐观表示:“相信我们2012年一定能完成集团公司对销售公司下达的135亿元挑战目标,并力争实现150亿元的跨越目标。”

    汪俊林12月6日对记者说,年初觉得白酒形势一片大好,所以制定2012年目标比较乐观,但下半年发现怎么调整都有问题,于是下调了目标到120亿元,同时对区域经理的考核指标也有所下调。

    此前有熟知郎酒模式的一位业内人士王先生向《投资者报》记者透露,过于追求百亿销售额,任务内和任务外的销售提成,迫使郎酒区域经理造成一系列压货。此外,区域经理拿到经销商回款后获取提成便离开郎酒的现象时有发生,最终也使红花郎出现价格“倒挂”和“窜货”现象。

    一位关注白酒的投资人士也对记者透露:“这两年见得最多的就是郎酒区域经理跳槽。”据称跳到泸州老窖和剑南春的有不少,此外还流动到其他快消企业。

    汪俊林否认郎酒区域经理频繁跳槽现象,但承认红花郎价格在四川地区出现倒挂。汪俊林说,今年红花郎价格在主要成熟市场西南市场(四川、重庆)掉得厉害些,因此,西南市场明年要减少20%的出货量。汪透露红花郎现在的销售额占总销售额比例约为60%。

    对于塑化剂对行业的影响,汪俊林不愿多评价,仅表示,过去多年白酒企业的确增长得太快了,产品品质和企业管理能力可能跟不上销售增长的速度,所以现在趁着这个风波好好回归到理性程度也好。

    “回归理性”的汪俊林对明年的增长不抱奢望:“2013年郎酒的销售目标是控量不增长,速度会降下来,销售额只求在120亿元以内。”汪称这种降低是基于市场现实考虑,同时为了腾出空间降低经销商库存,对业务人员及经销商进行规范和调整。

    “压货式增长”泡沫

    盛初咨询分析师刘振告诉记者:“其实郎酒一直靠压货,在行业内饱受诟病,但现在压不动了,没有商家跟他们玩了,所以业绩向下是必然。

12

    “我2010年就关注红花郎,他们当年在河南南阳一个地级市红花郎就压货800多万;我山东枣庄的一个朋友,红花郎压货200多万。”刘振说。

    记者还了解到,一些经销商去年底郎酒涨价前库存的红花郎甚至足够卖一年。

    “前几年,整个白酒行业好,市场反应不明显,去年郎酒打压商家,搞百亿,很多商家被迫压货,本就怨声载道,加上今年白酒行业风云突变,郎酒日子真的不好过啊。”刘振感叹。

    上述熟悉郎酒的王先生称,郎酒销售体制中提成造成的一系列问题也是此种乱象的推手。据称郎酒区域经理去年的业绩指标很重,且任务几乎都是他们自己完成,因此只能向经销商大幅压货。而今年高端白酒销售遇冷,也使经销商库存快要“爆仓”。

    对于白酒压货,刘振打了个比方,经销商就是蓄水池,白酒厂家就是输水管,终端网点就像分水管。现在是厂家一直给经销商压货,而终端商却不再要货。一直这样下去,经销商这个蓄水池早晚会溢出,就是早晚会出事。“利息、产品贬值的压力下,经销商不会等死的,这就是白酒行业的压货现状。”刘振表示。

    海通证券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赵勇曾透露,郎酒的经销商上半年已有一些破产了。

    “白酒去库存化,终于出现了和服装行业一样的情况。”刘振感叹。在他看来,压货式增长目前是行业通病,就像服装行业,只是郎酒更为严重一些。乐观一点的就是,服装过时就贬值,而白酒不是。

    不过刘振知道,虽然白酒保质期长的特点的确让库存风险没那么大,但风险还在于货品贬值,以及占用资金导致的现金流风险。

    事实上,经过2008年以来的体育股一役,投资者对于渠道塞货的问题已经相当警惕。在2008年奥运刺激产品大卖之后,强品牌、高毛利的体育用品行业陷入全面过剩,三折五折的促销随街可见,不少品牌商还要拿出真金白银向渠道回购产品。

    当前,酒企“回购”渠道产品的动作已经出现。《营销界食品营销》主编陈思廷在新浪微博中爆料,泸州老窖已在11月前完成在全国经销商库存中“回收”十万件国窖1573产品,市场价值超6亿元。

    在上述方案中,“回收”的国窖1573产品,以各地经销商名义,由泸州老窖担保,以860每瓶向银行抵押贷款(当初进货成本平均约700元每瓶),并由泸州老窖统一将这十万件产品封存三年,由此达到控量保价目的。

责任编辑:殷莹莹

12

    “我2010年就关注红花郎,他们当年在河南南阳一个地级市红花郎就压货800多万;我山东枣庄的一个朋友,红花郎压货200多万。”刘振说。

    记者还了解到,一些经销商去年底郎酒涨价前库存的红花郎甚至足够卖一年。

    “前几年,整个白酒行业好,市场反应不明显,去年郎酒打压商家,搞百亿,很多商家被迫压货,本就怨声载道,加上今年白酒行业风云突变,郎酒日子真的不好过啊。”刘振感叹。

    上述熟悉郎酒的王先生称,郎酒销售体制中提成造成的一系列问题也是此种乱象的推手。据称郎酒区域经理去年的业绩指标很重,且任务几乎都是他们自己完成,因此只能向经销商大幅压货。而今年高端白酒销售遇冷,也使经销商库存快要“爆仓”。

    对于白酒压货,刘振打了个比方,经销商就是蓄水池,白酒厂家就是输水管,终端网点就像分水管。现在是厂家一直给经销商压货,而终端商却不再要货。一直这样下去,经销商这个蓄水池早晚会溢出,就是早晚会出事。“利息、产品贬值的压力下,经销商不会等死的,这就是白酒行业的压货现状。”刘振表示。

    海通证券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赵勇曾透露,郎酒的经销商上半年已有一些破产了。

    “白酒去库存化,终于出现了和服装行业一样的情况。”刘振感叹。在他看来,压货式增长目前是行业通病,就像服装行业,只是郎酒更为严重一些。乐观一点的就是,服装过时就贬值,而白酒不是。

    不过刘振知道,虽然白酒保质期长的特点的确让库存风险没那么大,但风险还在于货品贬值,以及占用资金导致的现金流风险。

    事实上,经过2008年以来的体育股一役,投资者对于渠道塞货的问题已经相当警惕。在2008年奥运刺激产品大卖之后,强品牌、高毛利的体育用品行业陷入全面过剩,三折五折的促销随街可见,不少品牌商还要拿出真金白银向渠道回购产品。

    当前,酒企“回购”渠道产品的动作已经出现。《营销界食品营销》主编陈思廷在新浪微博中爆料,泸州老窖已在11月前完成在全国经销商库存中“回收”十万件国窖1573产品,市场价值超6亿元。

    在上述方案中,“回收”的国窖1573产品,以各地经销商名义,由泸州老窖担保,以860每瓶向银行抵押贷款(当初进货成本平均约700元每瓶),并由泸州老窖统一将这十万件产品封存三年,由此达到控量保价目的。

责任编辑:殷莹莹

12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