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狼道”汪俊林能否拯救“郎酒”

    两周前,郎酒集团重提董事长汪俊林热衷的“狼道文化”,引来人们对汪俊林即将回归的猜测。这位拥有82亿元资产的四川富豪,已有半年多未出现在公众视野。不过,就像2012年底他被传因涉李春城案被查一样,回归的消息同样没有得到他本人的证实或否认。

    被神话的汪俊林

    在一篇郎酒集团内部分享的文章上,“汪哥”汪俊林被描绘成一个令茅台局促不安的人物。他“拯救”郎酒始于2001年。“郎酒现在已经完蛋了……跟着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到了2001年,汪哥到郎酒厂走马上任时,郎酒成了一种只有没钱的古蔺人才喝的酒。”

    而现在(2012年)的郎酒,“让三十公里外的茅台国酒时刻都感到局促不安……你松一脚没门,打一个马虎眼,她就会毫不客气地把你撂在后面。听上去这确实像一个传说,但这个传说有如汪哥诚恳、友善的面孔一样可以目睹,可以触摸。”

    这种近乎神话的歌颂文章在郎酒内部不少见,但这种内部崇拜也并非全无依据,汪俊林的确改变了郎酒。

    郎酒坐落于四川省古蔺县,全县七成的财政收入来自郎酒。2001年汪俊林接手的时候,郎酒陷于亏损状态,欠债数亿元。它被以4.9亿元的价格,转让给汪俊林经营的宝光药业集团。郎酒是川酒“六朵金花”中第一家改制为民营的企业。2002年,郎酒销售额是3亿多;2012年上升为110亿元。即便算上中国白酒行业近十年顺风顺水的发展,这种速度仍是惊人的。

    重拾“狼道”

    7月15日-16日,郎酒半年销售工作会在成都举行。这次大会要求全体郎酒人重温汪俊林热衷的《中国郎的狼道》。

    “人是培养出来的,是逼出来的,更是折磨出来的”;“如果需要3个人的活只能配备2-2.5个人”,这些都是狼道文化的一部分。

    在泸州做过数年医生的汪俊林看起来清瘦而精明,和他热衷的“狼性文化”、“群狼战术”有些差距。在接手郎酒前,他曾在民企恩威集团担任医药研究所所长,后出任泸州制药厂厂长。泸州制药厂就是宝光集团前身,后拉开“蛇吞象”收购大戏,将总资产15亿元、净资产6亿元的郎酒揽入怀中。

    这位读《毛泽东选集》、《邓小平文选》,借“伟人思想和辩证法”管理现代企业的经营者,在处理关系中游刃有余。

    收购之初,汪俊林并不拥有郎酒商标,这无疑将会为后期发展带来隐患。2010年,汪俊林以极低的代价,顺利获得商标。据汪俊林事后接受采访称,改组郎酒时就曾与政府有补充协议,约定郎酒集团销售额达到30亿元之后,每增加10亿元,商标所有权就给郎酒集团增加10%作为奖励。

    汪俊林还乐于经营与文化人的关系,让这种高价白酒附庸风雅。2011年底,莫言为郎酒写下《水乃酒之魂》:“居高望必远,傍水人称王。一条赤水河,千里美酒香。俊杰宴上乐,高士林下狂。至今思李白,何不贬二郎。”二郎镇正是郎酒所在地。还有苏童:“洞藏美酒,为郎酒藏出了这一层梦幻般的皮肤。”

    郎酒的包袱

    2012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汪俊林以81.9亿元资产位列第67。2012年,郎酒销售收入110亿元;2013年的目标是120亿。

    不过,以上数字不能说明郎酒的全部,工信部网站一则“四川白酒行业效益今年一季度出现负增长”报告中显示,与去年同期相比,四川省一季度白酒产量和销售收入增速大幅下降:产量增速下降20.56个百分点,销售收入增速下降31.49个百分点。其中郎酒集团总库存高达65.9亿元,成品库存超过57.7亿元。

    邹林是郎酒红花郎等品牌年销售几百万元的区域经销商。“现在基本上没有利润空间。”邹林表示,其郎酒的年销售约数百万元,但目前单单红花郎的库存已经近200万。

    “红花郎2010年的出厂价超过400元,加上厂家的市场活动,其出厂价为300多元,但当前其批发价仅在280元-300元之间。”邹林表示,红花郎2010年的出厂价和批发价处于倒挂。

    回顾3年前,作为主力产品的红花郎正处于发展的巅峰时期。记者曾从郎酒此前一份内刊资料了解到,在2011年103亿的销售额当中,红花郎实现了60亿的销售额。如此看来,郎酒对红花郎的“器重”可见一斑。然而红花郎的迅猛扩张遭遇2012年不景气的市场环境,让郎酒变得十分被动,压货问题已经开始显现,早在2012年,郎酒已经将红花郎的销售任务下调至45亿元。

    有郎酒的经销商告诉记者,红花郎过去的高速发展和整个市场大环境相关。“此前随着茅台价格的大涨,作为与茅台同属酱香型白酒代表的郎酒受益,高峰时期茅台的批发价上涨至超过1800元。”该经销商告诉记者,从2010年的58亿元,到2011年的103亿元,再到2012年的120亿元,郎酒在两年内就完成了冲击百亿元的目标。邹林表示,这是一种压货式的增长,这种增长有着大量经销商投机压货的性质。

    然而面对白酒行情的急剧下滑,郎酒这种增长模式的隐患开始显山露水。“现在茅台的批发价已经下跌超过千元,五粮液的批发价也大跌,郎酒价格的下跌也属情理中。”邹林表示。

    郎酒股份公司董事长蒋先玉说:“2013年上半年白酒行业受到各方面因素影响,形势严峻。但是我们相信,没有永远一帆风顺的企业,没有永远的高收益。”7月中旬,蒋先玉替没有出现在现场的汪俊林道出了郎酒的处境。

    十余年前接手郎酒时,汪俊林曾谈及他的财富观念:“我来自农村,过去根本不敢想自己这辈子会有上亿资产,但现在有了。我的生活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不浪费也没什么不良嗜好,因为一个人的消费有限。”

    现在,这位对消费没有特别爱好的富豪,得带着有沉重库存包袱的郎酒二次创业了――2012年,汪俊林曾判断白酒未来几年的竞争将十分惨烈,“最后剩下的全国性品牌不会超过5家。”

责任编辑:张慧琳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