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父亲喝八两白酒后刀砍儿子入狱 为酒精致精神障碍

父亲喝八两<a href=http://www.ahtjkx.com/baiji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白酒</a>后刀砍儿子入狱 为酒精致精神障碍
廖涛峰头部的伤痕。

父亲喝八两白酒后刀砍儿子入狱 为酒精致精神障碍
看守所里的廖光玉。

华西都市报:虎毒不食子,近日,眉山东坡区修文镇,父亲廖光玉喝了8两白酒后,举刀朝儿子后脑勺砍去。昨日,眉山市公安局园区分局通报称,因涉嫌故意伤害,廖光玉已被依法执行逮捕。经权威机构鉴定,他患有酒精所致精神障碍,对6月23日的违法行为评定为部分刑事责任能力。

望着父亲被警察带走的背影,廖涛峰面无表情。他说,多么期望父亲背影能给他“父爱如山”的念想。“我父亲留给我的,却是他举刀砍我后脑勺的恶梦……”

近日,眉山东坡区修文镇,一父亲在喝了8两白酒后,突然举刀连砍亲身儿子。儿子自卫中,父亲也被伤及。所幸抢救及时,父子目前都已康复。

昨日,眉山市公安局园区分局通报称,因涉嫌故意伤害,廖光玉已被依法逮捕。经权威机构鉴定,今年58岁的廖光玉患有酒精所致精神障碍。儿子廖涛峰与父亲夺刀中,是否存在防卫过当,检察机关已介入。“对其子是否追责,我们持保留意见。”办案民警周峰说。

父亲成天嗜酒

喝高后常对家人施暴

廖涛峰今年34岁。“儿时,父亲在我心中很伟大。”廖涛峰说,我15岁前,父亲能吃苦,加上“江湖郎中”的手艺,在家乡很吃得开。“他对我要求严格,我做错事,他也打过我。但我不恨他,毕竟是为我好。”

廖涛峰15岁以后,父亲变了,成天酗酒,酒不离手。喝高了,还不时对廖涛峰的母亲施暴。“这让我妈妈很受伤。我很心疼妈妈,便挺身保护。”廖涛峰说,随着自己的力气一天天大了,父亲渐渐占不了上风了。尽管有打闹、有争吵,但一家人还算过得下去。

2003年,廖涛峰从部队转业后,与同乡女孩相爱,并生有一女。“从没考上大学,到当兵5年转业,父亲对我的选择不满意。我和他有了新隔阂:我没出人头地,不争气。”

“真正的变化是从2004年开始。”廖涛峰说,当时,父亲出了车祸。因承担主责,要赔钱。父亲提出与妈妈“假离婚”。“用父亲的话说,要钱人不会盯上我家的房子。”

廖涛峰发现,假离婚只是借口,父亲与一位女子关系微妙。廖涛峰说,2007年,父亲与妈妈复了婚。2008年,他和妻子去云南做生意。不久后,妈妈总带着哭腔给他电话,称父亲又打人。他便接妈妈去了云南。去年春节,因女儿要上学,一家人又回到眉山。

喝下八两白酒

父亲深夜举刀砍向儿子

今年3月,父亲喝醉后,将妈妈的手臂打骨折了,经鉴定为轻伤。“廖光玉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警方可以追究其刑事责任。”修文派出所所长黎明说,不过,廖涛峰和他妈妈拿着谅解书来到派出所,替廖光玉求情。

哪 知,悲剧又一次在廖光玉酒后发生了。6月23日晚,廖光玉应聘工作失败归来,独自喝下8两白酒后,坐在院子内谩骂。夜深了,廖涛峰制止父亲时,双方争执了 几句,廖涛峰回房间关电脑。这时,父亲廖光玉推门进来,举刀朝廖涛峰后脑勺砍去。据鉴定,廖涛峰身上有多处刀伤,伤口总长度达60多厘米。

廖涛峰回忆,僵持中,父亲突然转身朝屋外冲,担心父亲伤及母亲和女儿,他奋力将父亲按倒,抢夺父亲的砍刀。抢下刀后,廖涛峰使劲挥舞着砍刀,直至父亲逃跑。案发后,修文派出所民警在邻居家,找到了躲藏的廖光玉,发现其右手及身上也有刀伤。

昨 日,眉山市公安局园区分局通报称,因涉嫌故意伤害,廖光玉已被依法执行逮捕。经权威机构鉴定,他患有酒精所致精神障碍,对砍子行为评定为部分刑事责任能 力。“因廖光玉的伤情属轻伤,儿子是否存在防卫过当,检察机关已提出初步异议,我们也保留对此作进一步的调查。如确认为防卫过当,儿子廖涛峰将会被追究刑 事责任。”负责此案的民警周峰说。

知道一点

酗酒可致精神障碍

酒精性精神病是指长 期过度饮酒所导致的慢性酒精中毒,包括精神障碍、震颤性谵妄以及其他症状。据专家介绍,酒精中毒大体分为三类:一是普通酗酒,偶尔饮酒过量,导致机体不 适,精神兴奋。二是病理酗酒,引起心脑血管等疾病。三是酒依赖,包括躯体依赖和心理依赖。由于酒精长期刺激中枢神经系统,会引发诸如酒精中毒幻觉症、酒精 中毒嫉妒妄想症,严重的还会导致克萨克夫综合征甚至发生人格改变。

面对面

儿子:“真没想到爸会砍我!”

7月23日,廖涛峰领到了父亲的逮捕令。当天,廖涛峰拨打了华西都市报96111热线自曝家丑:“砍我的父亲被逮捕了!”

华西都市报:你现在伤情如何?廖涛峰:除了腿部还有点疼痛感外,其余伤口已康复。从伤情看,至少是轻伤。

华西都市报:还记得那晚的一幕吗?廖涛峰:记得,永生难忘。我真没想到爸爸会砍我,我一点防备都没有。一闭眼,那一幕仍在眼前,有时晚上做恶梦,也是这一幕,他这样做,让我的心很痛很痛。

华西都市报:缘何自曝家丑?廖涛峰:这是家丑,不该外扬。但我父亲的行为,属典型的家庭暴力,我希望通过曝光案例,让大家对家暴说不。

华西都市报:这次会原谅父亲吗?廖涛峰:不会原谅他了,我和家人已原谅过一次了。我母亲将向父亲再次提请离婚。我也不会提起民事诉讼,毕竟他是我父亲。

华西都市报:无论怎样,他还是你父亲,以后该如何和他相处呢?

廖涛峰:我不知道,我不恨他,但我很怕他。怕他再次发狂,殃及母亲、妻子、女儿。我准备迁居其他地方,躲着他。当然,如果他这次能改变,我还是会给他养老送终,毕竟,我是他儿子,他永远是我的父亲……(注:话至此,廖涛峰失声痛哭起来。)

父亲:“他藐视我,我想不通才砍!”

父亲缘何要举刀砍向自己亲生儿子呢?7月23日下午,在眉山市看守所,记者见到了父亲廖光玉。

华西都市报:你平时喜欢喝酒?廖光玉:是的,我爱喝酒。因为活得太累了,就想通过喝酒来麻醉自己。

华西都市报:你曾经打过你妻子?廖光玉:打过,主要喝了酒之后,轻重不一。我也控制不住我自己。

华西都市报:还记得6月23日晚那一幕吗?

廖光玉:记得,我砍了我儿子。我之前喝了八两白酒,他语言刺激我,藐视我,我想不通才砍他。我错了,这次错得太远了……

华西都市报:据警方介绍,你也遭致轻伤,你儿子也有可能被追责,你怎么看?

 

 

廖光玉:这里(看守说)能让人安静下来,我希望他进来安静一下……

记者手记

父子能和好吗?

走 进廖家,给我印象最深的,除了廖涛峰头部的伤痕,还有就是廖光玉的手稿,这一大摞手稿,字迹工整。廖光玉说,这是一部小说,书名没想好,有近百万字。手稿 上面是一篇短文——《爱的分寸》,写的是父亲眼中的爱。廖涛峰说,他也很喜欢写东西,“这可能是遗传。”他的笔记本和他父亲的手稿一样,字迹工整。如今, 这对父子还能和好吗?我希望儿子能读读父亲的手稿,或许,这是儿子重新认识父亲的一条路。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