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警惕大豆棕榈油融资性进口陷阱

为什么在国际大豆价格走强之时国内食用油价格却走跌?为什么在国内需求不足之时精炼铜进口却能屡创新高?这种看似利好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融资性进口被企业界人士认为是影响大宗商品价格的一股隐形力量。这一模式设计看似企业、银行都能从中受益,但分析人士认为,从小的方面讲不利行业稳定,大的来说则助推经济泡沫,“馅饼”的背后是陷阱。

空手套白狼

“现在大豆价格出现了明显倒挂,是个很奇怪的现象。”在近日举行的2013全球油脂油料产业峰会上,郭俊超对大豆价格行情也颇感诧异,他是山东一家油脂公司的副总经理。

参加该峰会的企业人士,一半时间听专家演讲,而另一半时间则打开手机,时刻注视着屏幕上红红绿绿的数字,关注着市场行情的变化。郭俊超说,国际大豆价格上涨的同时,主要依赖进口的国内大豆价格却在走弱,这种价格倒挂的现象已经持续很久了,令人费解。

中投顾问农林牧渔业研究员宋杰凝对国际商报记者表示,除了受气候影响导致供应偏紧等因素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融资性进口。

华东地区油脂界人士陈剑(化名)说,拿自己从事的棕榈油进口来说,融资性进口就是通过进口棕榈油,获得低成本的资金,具体的操作方法则五花八门。

陈剑举例说,比如国内A公司,通过开具信用证,向国外B公司进口棕榈油,棕榈油销出之后,回收的货款就是套出的现金。陈剑说,这种方法的缺陷是需要将棕榈油快速销售出去。

不过,另一名业内人士悄悄告诉记者,有一种套利方法根本不用考虑货物能否销售出去。比如内地的A公司开具信用证,向香港B公司进口货物,A公司凭借提货单,报关后将货物运到A、B互认的C公司仓库,由B公司负责出手货物之后,A公司便实现了从中套利。“90天的信用证,A公司可以使用资金70天,如果能申请到90天海外代付,则可以获得160天的资金使用时间。”该人士说,“资金使用成本非常低,前者月息只要1%,后者则更低至0.86%。”

北京一家外贸企业的投资部主管说,套利者的手法远不止于此,他们懂得灵活运用出口退税、保税区、汇率差、银行抵押贷款等各种便利条件,比如保税区物流公司仓储费用免三天、人民币升值等。而且,可以用来融资的商品也形形色色,比起铜等商品,大豆和棕榈油实在是太不显眼了,此外还有铁矿石、棉纱、塑料粒子、化纤等。

达摩克利斯之剑

事情的精彩之处远不止于此,毕竟,套利本身是不增值的。

企业套得现金之后,将其投向哪里?陈剑说,都必须投入到低风险、高收益的领域,近几年,最受资本青睐的是房地产领域。

投资的回报率决定着货物出手的价格,比如棕榈油进口价是6000元一吨,如果能以6000元以上出手,自然是既挣了价差又实现了套利。不过,陈剑说,企业为了迅速出手棕榈油,大多以低于6000元出手,“低到5600元一吨都可以承受,因为投资获得的利润远大于这一损失”。

短期看,企业、银行、下游企业以及普通消费者似乎都能从套利游戏中获利。比如国内一家知名食用油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最近国内食用油降价10%~30%,其主要原因便是国内大豆价格下跌,而大豆价格下跌,与套利企业之间的竞争不无关系。

然而,套利使得很多企业不再专注于正常贸易,而且也在吸引着做实体的企业加入其中。据业内人士透露,现在许多贸易公司设立了专门的投资部,负责贸易融资业务。

然而,中投顾问冶金行业研究员苑志斌指出,基于获取套利资金目的的进口融资会夸大货物的真实需求,推动其价格非正常上涨。这是不可持续的。套利企业不仅过度占用银行资金,缩小了实体经济获得金融支持的空间,而且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旦落下,便意味着危机或者灾难。

郭俊超说,企业为了快速将大豆出手,往往会竞相压价,使大豆在国内的销售价不断被压低,从而加剧了国内大豆价格和国际大豆价格倒挂。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研究员白明向记者表示,价格倒挂最终会形成“价格悬崖”,当“价格跳崖”来临之时,原料价格会发生报复性反弹,殃及下游企业,波及普通消费者,而且还是企业“死亡”之始。“这好比是一场赌博。”陈剑说,2008年,进口棕榈油曾从9000余元一吨涨到12000元一吨,吸引了大批企业投入套利,随后价格从11000元一吨惊险跌至4000元一吨,大批企业因失去套利空间而死去。

不过,企业“死亡”的原因远不止这些。陈剑说,如果房地产等投资领域因调控等原因受到挤压,盈利空间缩小,这些企业就不得不面对倒闭的风险,“近半年房地产价格一直在上涨,如果一旦下跌,这些套利的企业就活不了了”。此外,银监会、央行和外管局等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以及“钱荒”等,使一大批从事融资性进口的企业死去。陈剑说,以前整个华东地区做油料融资的企业非常多,眼下成规模的企业只剩下三四家。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