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舟山,盛极而衰的带鱼捕捞

舟山鱼荒

○以前每次能捕获5000公斤带鱼,现在只捞到2条,大黄鱼捕捞几成空白

○过度捕捞、产卵地环境变化、水污染最终导致舟山渔业资源衰退

一次出海只能捕捞两条带鱼,原本是当地四大鱼种之一的带鱼资源日渐稀少。继大黄鱼、小黄鱼濒临灭绝之后,浙江舟山的带鱼也面临捕捞越来越难的境地。

记者调查发现,过度甚至掠夺性捕捞、产卵地环境变化和水污染,是“舟山鱼荒”的主要原因。

当地政协委员建议,加强对带鱼等主要经济鱼类的保护与资源跟踪监测,希望解决当地的渔民之困、水产品资源之困。本报记者 谢朝红

盛极而衰的带鱼捕捞

带鱼曾被当地戏称为“黄海来的小海盗”,但这两年带鱼捕捞越来越难,尤其是去年冬季带鱼汛,嵊泗县一艘渔船在一航次捕获的约5000公斤鱼中,只有2条带鱼。

舟山的水产资源丰富闻名在外,当地用一首《四季渔歌》来展现舟山渔场曾经丰收的盛景:“春季黄鱼咕咕叫,要听阿哥踏海潮。夏季乌贼加海蜇,猛猛太阳背脊焦。秋季杂鱼由侬挑,网里滚滚舱里跳。北风一吹白雪飘,风里浪里带鱼钓。”

原来栖息在黄海和长江口外比较分散的带鱼,成群沿浙江近海自北向南作季节性的洄游,争先恐后,进入舟山渔场。因此带鱼也被当地戏称为“黄海来的小海盗”。

因此,产自东海的舟山带鱼,是舟山渔场四大经济鱼类之一,一度呈现了“舟山带鱼”的辉煌。

只不过这些盛景正在逐渐成为历史。

多年研究水产品的舟山水产品出口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周震海介绍,带鱼捕捞越来越难,这两年越发明显。 尤其是去年冬季带鱼汛,嵊泗县就有一艘渔船在一航次捕获的约5000公斤鱼中,带鱼只有两条。“渔民反映,带鱼越来越难捕,捕鱼技术在提升,捕捞的范围越来越小,没资源了。”

从2012年春节开始,当地的消费者发现,“现在的带鱼真贵,一般的四五十元一斤,稍微大一点的一条就要一百多元了”。而当地的渔业相关部门统计也发现,近几年舟山带鱼的产量在逐年下降,捕捞的作业区域也越来越远。

从“经济鱼”到“奢侈品”

现在想吃舟山野生大黄鱼要靠高价“竞拍”,3.5公斤重的野生黄鱼曾拍得20万元的天价。在舟山渔业部门海洋捕捞分品种产量统计表里,大黄鱼一栏这几年一直为空白。

大黄鱼、小黄鱼、墨鱼和带鱼过去被称为舟山渔场的“四大家鱼”。几十年过去了,前三种鱼已基本绝迹,只有带鱼还“独木苦撑”,如今其产量已呈连年下降趋势。鱼类衰退,导致舟山水产品“群雄”座次也悄悄地发生变化,“虾兵蟹将称大王”。

接受中国食品报冷冻产业周刊记者采访时,舟山水产品出口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史孟宪回忆,过去只要下海,野生的大黄鱼、小黄鱼就不会扑空,但如今,舟山野生大黄鱼成了“奢侈品”。“上世纪70年代,普通人家过年待客吃的都是两三斤以上的野生大黄鱼,个儿小一点的只被用来做咸鱼鲞,现在吃野生黄鱼已经是有钱人的专利了。”

因为资源逐年稀缺,现在想吃舟山野生大黄鱼要靠高价“竞拍”。常去舟山出差的杭州消费者高先生说,“上次去舟山吃到一条野生大黄鱼,听说是花了5000多元买的。”

实际上,更离谱的是,大斤两的野生黄鱼几乎到了可遇不可求的境地,2公斤以上的“大”黄鱼都是通过拍卖的方式竞价成交,甚至有3.5公斤重的野生黄鱼就地拍得20万元的天价。

“带鱼像筷子,鲳鱼像扣子,大小黄鱼千年等一回。”在舟山当地渔业部门海洋捕捞分品种产量统计表里,大黄鱼一栏这几年一直为空白。因为大黄鱼目前只有零星捕捞量,已不够资格进表。

墨鱼衰退的情况更严重,近10年都已鲜有渔民打捞到过。“舟山野生的墨鱼早就完全灭绝了,现在能吃到的舟山墨鱼全部是人工繁殖的。”如今资源困局轮到了带鱼,此外鲳鱼、小黄鱼、梭子蟹等家常海产品,在舟山也同样遭遇减产难题,舟山的野生梭子蟹也陷入断销的境地。

“鱼荒”的罪魁祸首

捕捞效益下滑—增大捕捞力量和强度—资源破坏—单产下降—效益下滑—再增加捕捞力量和强度……这样陷入恶性循环,资源只能越来越贫乏。

曾经引以为荣的水产品,如今出现令人痛心的“无鱼”现状,为什么会这样?当地的渔业部门管理人士发现,环境污染、过度捕捞等是造成渔业资源衰退的主要原因。

虽然每年浙江省渔业部门都会下发海洋禁渔通告,但这能管住有证的渔船,而无证的小渔船依旧我行我素。

史孟宪举例,一些无证的小渔船不顾禁渔期,擅自出海,捕捞上来的幼鱼被做成鱼粉售卖。还有渔民使用拖网和帆张网等渔具,大小通吃,对资源形成毁灭性的破坏。过度捕捞导致了鱼类小型化、低龄化、性成熟提前的现象突出。

同时,捕捞成本在逐渐增加,有证的渔船也会为增加捕捞量不择手段,“捕捞效益下滑—增大捕捞力量和强度—资源破坏—单产下降—效益下滑—再增加捕捞力量和强度……这样陷入恶性循环,资源只能越来越贫乏”。

由于捕捞压力的不断增大,渔业资源结构不断发生变化,出现所谓的“种群替代”现象。直观的表现是,传统鱼类渐渐在消费者视野中消失,而稀奇古怪的鱼类大量出现。因为一种鱼类被替代意味着有可能永远绝迹,而新生鱼类生命力差,加上人为捕捞,很容易也濒临绝迹,直至鱼类完全绝迹。

史孟宪说,掠夺性捕捞也是海产品资源衰退的重要原因。以大黄鱼为例,过去对大黄鱼进行过三次持续性的大“围剿”,大规模的围捕目标不仅包括浙江沿海进港产卵的大黄鱼,而且还穷追不舍围捕浙江外海渔场的越冬大黄鱼,使得大黄鱼在劫难逃,纷纷落网。“传统的野生大黄鱼、带鱼的产卵渔场遭到了重创。从而使得大黄鱼断子绝孙,带鱼锐减。”

此外,产卵地环境的变化和水污染是野生大黄鱼、带鱼消失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本来,东海沿海海域的地形十分有利于浮游生物的大量繁殖。但上世纪80年代后,沿海城市的邻近水域、河口及港湾水域被不同程度污染,以及食物链遭受的破坏,产卵期间的过度捕捞;围海造田等海洋工程污染对水流环境的改变,使得海产品的产量急剧下降。

政协委员呼吁保护“经济鱼”

严格控制网眼,严禁使用违禁渔网,适时组织开展联合执法检查,加强产卵带鱼保护区管理。

看着鱼在一条条减少,浙江舟山本地的渔民、消费者以及协会,感到更多的是无奈。浙江舟山有关部门每年都会在岱山岛、东极岛等外海海域放养大量大黄鱼鱼苗,但成活率低,收效甚微。

今年浙江省两会期间,身为舟山市政协委员的周震海就带鱼资源减少问题提交提案,呼吁加强对带鱼等主要经济鱼类的保护与资源跟踪监测。

周震海说,由于长期以来酷鱼滥捕、海洋污染严重,违规作业、使用违禁网具,致使东海渔场春夏冬行不成鱼汛,连产量一直保持平稳的带鱼资源,这几年也难逃厄运,资源量逐渐减少。

周震海在调研中发现,2011年舟山市带鱼产量116567吨,与2010年的143797吨相比,减少18.94%,嵊泗2011年带鱼产量为20626吨,与2010年32694吨相比,减产幅度达36.91%。

针对这一严峻的现实问题,他建议相关部门要加强对帆张网和大型深水围网作业鱼类品种的跟踪监测,加强网具改革,严格控制网眼,严禁使用违禁渔网,促进鱼类资源再生和资源繁殖生长,要适时组织开展联合执法检查,加强产卵带鱼保护区管理。

浙江省也曾有水产专家指出,我国渔业资源衰退现象还在继续。据资料统计,我国四大海区,历史上最高年产量曾经超过10万吨的种类有16种,如今只剩下8种,其中大黄鱼、海蜇等已几近绝迹。而全国最大的渔场——舟山渔场也已陷入“无鱼”“无渔”的困境。

伏季休渔增殖放流

主要经济鱼类产量已有提高,如带鱼平均产量增加56%,每千瓦捕捞量由0.7吨提高到0.9吨。

当然,不仅仅是浙江舟山,山东、福建等地也有水产资源贫乏的现象日益突出。有相关渔业专家分析,如果过度捕捞、环境污染问题不及时解决,50年后,我国的渔业资源将枯竭。

四大鱼种集体消失,浙江舟山当地已经开始重视。针对周震海的提案,舟山市海洋与渔业局不久前积极行动,通过设立海洋特别保护区、投放人工渔礁、实施增殖放流、建设人工海藻场、优化休渔期制度和禁渔区制度等综合性措施,进一步加强生态修复和资源恢复力度。这样,舟山渔场再现往日繁荣景象完全可能成为现实。

舟山市海洋与渔业局相关负责人说,下一步重点实施舟山渔场振兴示范工程,该工程主要包括保护区、海洋牧场、资源增殖放流和人工海藻场等4大建设项目。

为加大带鱼保护力度,浙江省海洋与渔业局近日也发布了《浙江省2013年海洋禁渔通告》,首次将东海带鱼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核心区的禁渔休渔规定列为禁渔通告内容之一。

《通告》明确规定:核心区4月16日12时至7月1日12时,禁止所有捕捞作业生产。这意味着,“东海带鱼保护区”走上了规范化管理。

同时,舟山有些地方还采取伏季休渔、增殖放流措施,“比如普陀区,每年政府都会进行人工增殖放流,品种主要有中国对虾、海蜇、大黄鱼、石斑鱼、梭鱼、黑鲷、河蟹、鳗鱼、甲鱼、银鱼等,放流数量高的年份达2亿多尾。同时结合每年3个多月的伏季休渔、投放人工鱼礁、建立增殖特别保护区等措施,来改善水域环境。”

保护的效果明显,主要经济鱼类产量已有提高,如带鱼平均产量增加56%,每千瓦捕捞量由0.7吨提高到0.9吨。

■新闻特写

“海里没鱼了,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海里没鱼了。”42岁的颜可青抽着闷烟,长叹一声。

往年这个时候,渔民们正忙着出海打鱼。但是今年,台州渔民从3月中旬似乎就进入了伏休期,进港的船越来越多。

颜可青从14岁开始打鱼,他说,28年来,今年日子是最难过的,“不敢想象,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海洋专家11天颗粒无收

东海无鱼。这不仅是渔民苦涩的感受,也是渔业专家不得不承认的现实。

郭爱,浙江省海洋研究所工程师。不久前,他为了采集一个鱼类标本来到台州。几年前,这个标本还很容易碰到,但这一次,他先后跟随5条渔船,耗时11天, “颗粒无收”。

郭爱说,东海渔业资源的破坏已经远远超出想象,“往年一条船一网就能捕50吨鱼,白花花的都是鱼”。而现在,鱼的种类和数量都在剧减。

少到什么地步?渔民杨新华有一串数字:10个小时,用直径70米、周长1000米的网,不停在海上横扫35海里,捕捞上的鱼只值一两千元。

这样的现象,不仅仅出现在台州海域。近期一直在台州调研的全国著名渔业专家、江苏省海洋水产研究所书记仲霞铭说,舟山、宁波、温州……整个东海渔场都出现了相同的困境,东海已经到了无鱼可捕的边缘。

带鱼死在灯光下

传统的东海四大经济鱼类中,黄鱼、小黄鱼、墨鱼早年就因滥捕濒临灭绝,唯一剩下的、也是繁殖能力最强的带鱼,近两年也遭遇同样的厄运。

今年2月,台州市海洋渔业局执法支队副支队长庞虎林和朋友打了一个赌:“明年春节,东海野生带鱼的价格要涨到300元一斤。”

一开始,朋友们对他的预测嗤之以鼻,因为在沿海,带鱼一直是最便宜最常见的海鲜之一,但如今,看到港口里的渔船,朋友们沉默了。

庞虎林相信,以自己对这片海域现状的了解,一定能赢得赌局,但内心,他宁愿输掉。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东海带鱼死于大规模的灯光围捕。

“到了晚上,几百条船都开起上百盏灯,望过去,海面就是白的,比白天还白。”温岭石塘镇渔民、全省有名的渔老大戴汤斌说,鱼有趋光性,一见到光,就会游来,“不管大大小小的鱼,全部被捕上来了,太有毁灭性”。

这样的场景,让戴汤斌都觉得“有些惨烈”。

据专业人士估计,仅去年一年,东海带鱼的产量就锐减了40%。

(钱江晚报)

来源:中华冷冻食品网

声明:此文是《冷冻产业周刊》授权于中华冷冻食品网首发,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本网!否则本网有权对其追究相关法律责任!本网发布此文,只为给您做信息参考,请您慎重对待此文所发表的观点给您带来的影响和任何后果,我网对因此文给您带来的任何损失和造成的影响不承担任何责任!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