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H7N9来袭 冷库直呼“伤不起”

养殖地冷库爆仓,销售地冷库空置

H7N9来袭

冷库有的吃撑有的喊饿

食品加工企业趁低价储备冻禽

专业冷库企业:一只冻鸭半年成本要涨1.1元,贸然储存有风险

禽流感来了,一些地方的冷库爆仓了。

今年3月底,H7N9禽流感袭击中国。上海、安徽、江苏、浙江、北京等省市相继出现病例。禽流感导致家禽养殖户损失惨重,低价出售活禽,对很多养殖户来说,已然是“没办法的办法”。在养殖地,屠宰厂加班加点屠宰活禽,然后将其放入冷库存储,致使冷库爆满。而在销售市场,冷库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空置。

禽流感对冷库行业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现象一 大的家禽养殖地冷库爆满

受禽流感影响,上海、江苏、浙江等多个地方纷纷暂停活禽交易。对养殖户来说,鸡鸭一般喂到三四斤重就不再长肉,如果卖不出去,养着还得赔上饲料钱。安徽强联农业有限公司养殖20多万只草鸡,现在家禽卖不出去,该公司每天饲料成本就得1万多。“这一带的养殖企业现在亏损得非常厉害,我们的成本价是五块四一斤,卖给屠宰厂只有两块钱一斤,我们公司差不多已经亏了300多万了。”安徽强联农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周国胜介绍,安徽宣城市广德县是我国家禽养殖大县,像他这样的企业在当地还有很多。

据中国畜牧业协会禽业分会副秘书长仇宝琴介绍,截至4月21日,受禽流感影响,包括家禽及其制品等在内的整个家禽行业已经损失了230亿元人民币。因为亏得厉害,很多养殖户只好把家禽低价卖给屠宰厂,屠宰厂把活禽杀掉,放入冷库储存。

据周国胜介绍,在广德县,因为需要屠宰的家禽很多,屠宰厂最近都不休息了,24小时运转。广德县的冷库随之爆满。

在山东,禽类养殖企业的损失超过了2.5个亿,而这一数据还在不断刷新,肉鸡卖不出去,很多禽类加工企业,不得不到处租冷库,冷藏屠宰的禽类制品。

聊城福瑞康公司是以加工宰杀肉食鸡为主的食品企业,每年的交易额达2亿多。在禽流感发生后,企业经历着自创办以来最严重的危机。

福瑞康食品加工企业总经理战红梅告诉记者,“以前我们每天卖50到150吨,现在卖不动了。”而当初为了发展,企业和德州、聊城附近百十来家养殖户签订了合同,要履行合同,即便现在市场肉鸡收购价已经降到了2块多,可福瑞康公司还得每天按照4块钱的合同价照常收购肉鸡。所以企业的压力很大。积压的肉鸡只能冷冻了放在仓库,而企业仅有的一个可以存2000多吨的冷库已经存满,在外面还租赁了仓库。

仇宝琴指出,冷库爆满在大的家禽养殖地已经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我们当时也建议过,是不是国家可以指定几个定点的家禽收购厂或定点屠宰厂,让他们屠宰完了以后,放在冷库里面,等到市场回暖以后,再继续销售。”

现象二 销售市场冻禽积压、租户退库

不过,跟家禽养殖地不太一样的是,在家禽销售市场北京,冷库却是另外一个光景:租户退租、冷冻家禽积压。

最近这几天,对朱信成来说,每天一睁眼,少说也得亏掉5000块钱。朱信成是北京最大的冷冻家禽批发市场西南郊肉类水产品市场的一个冷冻家禽批发商贩。他经营着一个大概2平方米的摊位,在禽流感暴发之前,这里的生意热闹非凡。然而,在北京发现禽流感病例之后,他的冷冻家禽就卖不动了。多位商贩反映,他们的销量下降幅度在70%以上。

朱信成租用的三百来平方米的冷库,足以容纳三四百吨冷冻家禽。库位按吨算,一平方米一天一吨就至少4.5元租金。朱信成说:“不卖就得赔5000元。”这其中,包括雇工的工资,也包括冷库租金和摊位租金。其中,人工费用一天1500多块钱。据市场商贩介绍,这里冷冻家禽的货源基本上来自山东和东三省。但最近,基本上没有这4个省份的冷冻鸡鸭来过。现在,商贩们都在忙着处理库存。

商贩们的生意不好做,冷库也就冷清了。位于北京西南郊的京泉仓储冷库的一位贾姓管理人员说:“商贩生意不好做,冷冻家禽积压,占用资金,所以商贩卖一些就退点库。受禽流感影响,最近商贩退租的不少。”贾姓管理人员介绍,截至4月18日,京泉仓储总共2万平方米的冷库,就已经退租了3000平方米。“要是持续的时间长,我们就亏得多了。”“时间长了我们就回家了。”京泉仓储另外一位工作人员说。

为了招揽新的租户,冷库的租金也从禽流感来之前的7元/平方米/天,下调到了现在的6.5元/平方米/天。

北京西南郊的几处冷库是北京最大的冷库。多位商贩估计,从这里批发出去的冷冻家禽,约占北京市场的70%。4月18日,记者采访朱信成的时候,他至少已经有10天没有进货了。有传言称,目前有人借价格下跌囤积鸡鸭,准备禽流感过后投入市场大赚一笔。但据朱信成观察,在4月18日之前,还没有发现有人囤积鸡鸭。“不过未来可能会有。”朱信成说。

现象三

冷藏成本高,专业冷库家禽从75%降到不足10%

部分家禽被宰杀后,冰冻进了企业自有冷库,而专业冷库企业的冷冻家禽量反而明显下降。“现在冷库里没有冷冻的鸡鸭,主要还是附近市场的猪肉、牛肉。” 杭州北部博园西路“华荣冷库”的工作人员许学忠告诉记者。

在杭州近江天缘冷冻有限公司,记者发现冷库里大多都是海鲜制品。“我们这里都是给超市和菜场提供冷冻服务的,以前冷冻鸡鸭很多的,差不多有75%左右,现在10%都不到,其他都是海货、水果和蔬菜。”工作人员冯萍告诉记者,现在冷冻家禽类的储量少有两方面的原因,“首先是活禽交易停止和不允许外地活禽进入杭州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先前的储量有所消耗;然后就是现在禽流感到底会持续到什么时候还不明朗,不敢贸然把家禽冷冻,因为成本太高。”

冯萍举了个例子:临安的宰杀家禽运到他们公司的冷库,光运输费就要500元/车,一车装30吨;每只鸭子重3公斤左右,一天的保管费是2元/吨,装卸费是20元/车,如果储藏半年,平均下来,每只鸭子的成本就要上涨1.1元上下,如果储藏一年,就要近2.2元。

杭州永联冷库、和平冷库、中北冷藏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库里的冷冻家禽很少了,海鲜比较多。因为海鲜利润高,所以冷冻成本在承受范围内,而冷冻家禽的价格本身就不高,贸然拿来冷冻,风险大。

现象四

趁低价,食品加工企业利用冷库储备禽类

“从投资学的角度来说,近期应该大量低价收购各类冷冻鸡鸭禽类,并租赁冷库冷藏,待禽流感过去后、禽类肉价上升,再在市场上抛售。”新浪上的一条微博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据记者了解,近日在浙江浦江县肉鸡养殖场,每天都有很多江苏、山东的客户抢着收鸡,忙着屠宰后做成冻鸡,等待市场复苏。

而在昆明市场上,冷冻鸡鸭价格上涨明显,普遍上涨10%-20%。

“现在的冷冻家禽少是暂时的,以后肯定会多起来,现在商家都还在抄底收购鸡鸭,等过一段时间肯定会做成冷冻家禽产品放在我们冷库。”经历过非典和禽流感的冯萍显得很淡定。

在扬州,也有一些企业变危机为商机,利用冷库收储养殖户手中卖不掉的老鹅。

以仪征大仪镇为例,这里以出产扬州风鹅闻名,不少加工企业集聚于此。两个多月前,扬州老鹅的价格是13元/斤,如今只有7元/斤,为此,一些食品加工企业开始储备老鹅。按照行情,如果老鹅在冷库里储存到年底加工上市,除去冷储成本,每只利润至少增加30元。最大的加工企业冷库可以储存20万只老鹅,可增加利润600万以上,效益十分可观。

扬州一家风鹅企业负责人老赵告诉记者,从报纸上看到,国家和省里已经准备补偿家禽养殖者,许多专家也在提倡更大范围普及家禽养殖险。但是,保险虽然可以平衡损失,却不能平衡和稳定市场供求。我们业内都有这样的看法,疫情一缓解,受创的养殖业肯定满足不了市场的需求,家禽价格很可能会爆发式反弹。从这个意义上讲,重视低谷冷储,既有利于加工企业经营,又有利于市场稳定。

“若是能多建一些冷库,在遇到禽流感这样的天灾时,国家就能够通过保护性收购减少养殖者损失,平时也可以起到保障农产品价格平稳的作用。”扬州大学农学院农业经济专家高晖表示,冷链的建设成本较高,政府应引导企业、农民合作组织,根据本地产业特点来建,并给予必要扶持。

【分析】

禽流感对冷库行业影响不大

中国仓储协会冷藏库分会设在上海,在该协会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刘龙昌看来,冷库紧张,禽流感其实不是主要原因。虽然禽类宰杀、速冻加工之后,要放入冷库,可能会占据一定的冷库容量,在某个地区,禽流感会使冷库显得比较紧张,但这主要集中在家禽养殖地的冷库,因为这些养殖地冷库一般都很小。

实际上,即便没有暴发禽流感,冷库本身也已经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随着经济下滑造成了市场的一些疲软,很多东西销售不出去就放在冷库了。目前冷库还缺多少,中国仓储协会冷藏库分会没有统计。不过,刘龙昌表示,国家发改委此前曾提出,到2015年,我们国家还要改建、新建、扩建冷库1000万吨。

刘龙昌表示,从大的方面说,禽流感不会对冷库行业造成多大的影响,因为禽类产品在目前冷库中占据的数量远远不如肉制品和水产品。

综合《今日早报》、《中国经济周刊》等媒体报道

来源:中华冷冻食品网

声明:此文是《冷冻产业周刊》授权于中华冷冻食品网首发,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本网!否则本网有权对其追究相关法律责任!本网发布此文,只为给您做信息参考,请您慎重对待此文所发表的观点给您带来的影响和任何后果,我网对因此文给您带来的任何损失和造成的影响不承担任何责任!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