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红酒:一种礼仪与制度

哈辉将来自东方古国的浑厚豪放之音陕北民歌带到欧洲,西方观众同样也把本土<a href=http://www.ahtjkx.com/wine/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红酒</a>文化回馈于这位中国客人。


哈辉将来自东方古国的浑厚豪放之音陕北民歌带到欧洲,西方观众同样也把本土红酒文化回馈于这位中国客人。

《女德》里宣扬的“清闲贞静”、“行己有耻”皆是呼唤传统女性美德回归,在哈辉,雅乐、酒文化都未超乎“礼”的内涵。

《女德》里宣扬的“清闲贞静”、“行己有耻”皆是呼唤传统女性美德回归,在哈辉,雅乐、酒文化都未超乎“礼”的内涵。

她从汉中来

哈辉出生在汉中,这里两汉三国底蕴厚重,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爱唱山歌小调,由于地处陕南,曲子里少了粗放狂野,更多的是婉约细腻。

几千年来在这片土地里窖藏着汉香余韵,父母虽然都不是专业文艺工作者,却都天生爱好艺术。

“汉中城里恨不得相隔一百步就是一个书店,似乎家家的男人都会写毛笔字。”哈辉犹记儿时父亲每逢佳节书写对联的情景。母亲也是个文艺青年,思想开通,小提琴是她的业余爱好,当发现女儿有唱歌的天分时,她几乎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挖掘哈辉的音乐基因。当时汉中城里仅有一架钢琴,她便送哈辉去这位钢琴拥有者的老师家里学习。哈辉长到15岁时,汉中举办了首次“汉中小姐”选美大赛,母亲去给哈辉报了名,“那时的我比较内向,开始很害怕,觉得自己还是学生,跟选美没有关系。后来才知道母亲真正目的不是让我去选美,而是参与其中的才艺展示部分”。

在这次比赛中,哈辉获得了人生中第一个跟艺术有关的荣誉“友谊小姐”。某种意义上说,比赛是一次契机,也正因如此,哈辉进入到了部队文工团,开始了长达17年的部队生涯。

部队生活看似枯燥,却让本身性格倔强的哈辉变得更加硬朗起来,严格的组织纪律使她的性情变得果敢与严谨,她后来也将这种敢想敢干与完美主义注入到“新雅乐”的创作与研究中。

“父亲刚知道我放弃唱民歌,选择做"新雅乐"时,着急得旧病复发。”传统淳朴的父母开始并不赞成哈辉做这样的风险投资。但后来,无论是其作品中近乎完美的音乐、画面、人物造型,还是良好的社会反响,包括工作人员在内,越来越多的“80后”、“90后”们自发成为哈辉“新雅乐”的拥趸,这些都越发坚定了哈辉最初的选择。

吟唱国学,艺道双修

在哈辉看来,假如没有七年前的那次“醍醐灌顶”,也就不会产生今天的“新雅乐”。

那时她已是优秀的青年歌唱家,积淀了不少舞台经验,加之刚刚成功塑造了歌剧版江姐形象,哈辉开始思考艺术生命的意义与价值。作为歌唱演员,她认为应该开始建立自己独特的创造力。许是因缘造就,恰逢此时,哈辉听到了林海的《琵琶语》,不禁感慨中国古典音乐的美妙,她想到了将唐诗、宋词唱出来,同时老师彭林的著作《礼乐人生,成就你的君子风范》更是让哈辉对几千年前的礼乐文化茅塞顿开,最终确定了新的艺术方向用古典音乐表达传统文化主题,将国学音乐化。

一个世纪以前,在那次民国知识分子运动中,儒家的“礼”曾被完全抹杀,而今,哈辉跟她的工作室团队为其正名,并赋予其崭新的时代意义。

“新雅乐”本质上提供了一种伦理新秩序,夫妻、母子、臣民之间并非从前的阶级关系,而是真实的感情维系,彼此造就与尊重,这种尊重体现在能够坐下来倾听对方心声。“在这个亟须重建信仰的时代,一旦人没有信仰,就会像随时被攻破的城门。而内心坚定了正直与诚实,这些品质便成为了刀枪利刃,将那些繁复芜杂挡在门外。”哈辉平时极少看电视剧,而最近在看《赵氏孤儿案》,其中“程婴们”的节烈忠义令她动容。哈辉对德艺双馨有着自己的理解,“让艺术在道中行走,艺道双修才是最佳境界”。

“在台湾,早已有汉唐乐府、云门舞集、优人神鼓这样成功的小型艺术团体,人不多,却照样能够做得极致。”哈辉的“新雅乐”工作室也带有这样的情结与味道,并且汇聚了像服装设计叶锦添、音乐制作林海、礼学顾问彭林这样的国内大牌阵势。

红酒精神独往来

身为国学形象大使,哈辉也经常带着她的“新雅乐”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出。在西方,为迎接来自东方的客人,葡萄酒自是宴会上不可缺少的一个角色。

“提到红酒,总会让人嗅到浪漫的味道,悠扬的萨克斯,女孩子穿着整洁端庄的华服。”哈辉将红酒分为物质存在与精神寄托两部分。自从诞生那一刻起,红酒就是一种佐餐的饮品,但红酒又饱含生命的气息,看似优雅、含蓄与温和,像极了《诗经》里那位娴静的女子,爱而不现,却是爱得刻骨,都浸润在点滴的心心念念之中。红酒入口不难,往往后势凶猛,喝多了总是要醉的。

崇尚中国礼乐法度的哈辉,感觉到红酒为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提供了一种方式,充当着沟通思想文化的桥梁,更重要的是,红酒还代表了一种礼仪。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里,有朋自远方来,最好的酒食是拿来款待贵宾的。在这里,酒是传统文化礼仪的一种载体,尤其在红酒文化盛行的国内,红酒自然也不例外。

对于哈辉及其背后的集体团队,“新雅乐”已经做到一个阶段,接下来,乐府舞台剧是未来的新目标。“这就需要更多的演出人员,如何甄选演员,怎样对“新雅乐”做出创新,都是即将面临的挑战。”哈辉的理想是做到可以世界巡演。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