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加多宝广药商战:冲“罐”一怒为“红颜”

被誉为中国包装装潢第一大案的加多宝、广药红罐装潢权诉讼正式在广东高院开庭审理。红罐包装装潢到底应该归谁?品牌培育者和所有者各自的利益应该如何被保护?商业伦理的天平会在加多宝和广药之间做出怎么样的抉择?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特约评论员长江商学院副院长滕斌圣、著名财经评论员张鸿共同评论。

冲“罐”一怒为“红颜”,凉茶之争再度升级。红罐究竟属于谁?旷日持久的争夺战,谁又是最终的赢家?

姚佳浩(记者):今天上午9点,加多宝集团和广药集团有关红罐凉茶包装装潢权属纠纷一案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由于这次审理将最终决定红罐凉茶的包装装潢权,而备受瞩目。

冯志敏(加多宝集团董事长办公室行政总监):具体来说我们提交了49份证据,可以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就是我们权利的凭证,这个权利凭证包括我们设计证书,专利证书;第二部分我们十多年来推广使用红罐包装装潢过程中所形成的权利;第三方面就是我们作为红罐凉茶的经营方,因为对方的侵权所遭受的损失。我们认为这些证据已经非常有力能证明正宗的红罐凉茶包装装潢是属于加多宝的。我们对判决结果充满信心。

倪依东(广药集团副董事长):广药集团提供的有20份证据左右,主要包括权属关系,以及侵权的实物或证明,还有相应的合同证据原件,我们有必胜的把握,因为按照相应的案例,以及司法约定和不正当竞争法对知名商品的概念定义,以及包装装潢的从属权利,我们认为广药集团有胜诉的把握。

目前在两家凉茶的主要销售渠道超市和餐厅,记者发现,王老吉和加多宝甚至不能同时出现。

记者:王老吉不送货是吗?

北京某饭店服务员:王老吉送货,但是我们已经销加多宝了。只能卖一个,我们进他们的。他们两家总是让销那个,就不让销那个。不知道什么意思。

卖了这种就不卖那种,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很多饭店和超市老板一种不成文的规矩,在广州市,我们同样碰到了这样一位老板。

记者:我看你们外面做了一个王老吉的广告,做一下多少钱?

广州某超市老板:那个可能要一万多。

记者:一万多。然后那加多宝看到广告有什么反应?

广州某超市老板:他肯定也想做啊。肯定来找过我,他就是叫我把这个租给他。

记者:他出的条件是什么?

广州某超市老板:这样子肯定比王老吉高。

即使加多宝愿意给这家私人超市老板更多广告费,但老板仍然没有让加多宝在它的超市里做广告,看得出来,这两家企业不仅要打开自己产品的销路,而且还要千方百计挤走对方。而在两家企业你争我夺的背后,是一个仍在快速增长的凉茶饮料市场。根据2012年销售数据,国内的凉茶市场已经达到了286亿元,而其中加多宝占据的市场份额最高,约为72.96%,王老吉的市场份额为8.9%,排名第二。

滕斌圣:双方的利益到了一个很难调节的程度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它们本是同根生,1995年开始,加多宝就租用王老吉这个品牌,然后2003年又开始全国性的铺开,所以如果它做的很小,那双方没有矛盾,但问题是到了2005年,2006年,它每年以百分之几百的速度成长,变得是一个庞然大物,所以你再继续去租用别人的品牌必然会引起原来品牌拥有者的不满,除非你给出很大很大的一块利益出来,所以我觉得这是带有一种必然性的。换句话说,现在我们眼前的这个争议就好像是说我租了你的房子,然后我在房子里做了很多的装修,然后你现在说我不租给你了,我自己来住了,那我能不能把这个装修就拿走,所以这是一个可能相对细节的问题,但本质就是说双方的利益到了一个很难调节的程度。

我觉得并非要致对方于死地,因为双方心里大概都明白这是难以完成的任务。我看这一系列的官司,你应该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大家要进行一个分界,就是说我的地盘在哪里?你的在什么地方?当然各自都希望把对方制约住。从王老吉的角度来说,商标既然已经是它的,那它就希望这一揽子的东西都是我的,你要做凉茶可以,你做完全不同颜色,不同包装,那你就借势不了原来这个建立起来的优势。而加多宝的角度,我把它叫做且战且退,就是原来我是一开始没意想到我能把这个品牌做得那么成功,还打败可口可乐,这是它原来做梦都想不到的。但是既然之前犯了一些错误,或者因为没想到而忽略了品牌的归属,那么现在只能慢慢地来弥补这个问题,所以我一个官司打输了,那品牌归你,然后我用和你差不多的产品来借势,可能我这个官司还会输掉,我再退一步,我的这个品牌跟你区别更大一些,然后还会打官司,最终形成一个我和你的包装也好,品牌形象也好各方面都有明显的区别,然后各自再做自己的这个市场,所以我觉得是一个从混沌到清晰的过程。

张鸿:加多宝、王老吉冲“罐”一怒为“红颜”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去年5月份左右,等于把王老吉这个品牌分走了,分给了王老吉,然后加多宝就开始创造自己加多宝的这个品牌,但现在的问题是什么?就是分家没那么彻底,现在这个红罐,王老吉说这个罐也是我的包装,也是品牌的一部分,你也得还给我。所以今天有人说这是冲“罐”一怒为“红颜”,就是冲这个罐,一怒为的就是这个红颜。这两家,我的判断是它们两家可能继续还得上火一段时间,不如都喝一下自己的这个凉茶降降温。

加多宝说虽然王老吉的品牌是我租用的,但是这个包装是我设计的,红罐是我设计的,就是那个家里面我租的房子,但是那个装修是我装修的,而且我还申请了专利,所以这个是不是应该是我的?我们看好像应该是它的,但是王老吉它用的是反不正当竞争法,他说我现在王老吉是不是著名品牌了?那知名品牌,我们反不正当竞争法有个保护,这个保护是什么?不光是品牌要保护,它的包装装潢也要保护,所以红色的已经是它包装装潢的一部分,已经是它品牌的一部分,所以当你去年5月份把王老吉还给我的时候,你就应该把这个包装权也还给我,所以只有我有资格用这个红罐。

马磊:庭审现场没有原告和被告两案合并审理

(央视记者)

我觉得这一次的庭审比上一次商标案,就是在王老吉商标归属的时候情绪要更加的激烈。在这一次的庭审中我们看到,广药这边是由广药集团的副总经理倪依东直接坐到了辩论席上,而且今天双方没有设原告和被告,为什么?因为这一次是一次开庭审理两个案件,一个案件是加多宝起诉王老吉白云山;另外一个案件是反过来,就是王老吉白云山的上级广药集团起诉加多宝,那么就是双方起诉的案由都是一样的,都是要求对方停止使用侵权的这个包装,然后进行赔礼道歉,赔偿等等,所以这个案子上没有原告和被告,两个案子合并审理,然后在席上贴的是双方公司的名称,这也是在庭审中比较少见的一个现象。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