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快讯

北京发布烧烤污染地图 三四环间最密污染最重

7月16日,豆各庄附近夜市上的临街烧烤摊冒起阵阵油烟,根据监测调查样本,烤炉点火后,炉边PM2.5浓度翻升数百倍。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7月16日,豆各庄附近夜市上的临街烧烤摊冒起阵阵油烟,根据监测调查样本,烤炉点火后,炉边PM2.5浓度翻升数百倍。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烧烤污染地图烧烤污染地图

今年3月28日,市委市政府召开生态文明和城乡环境建设动员大会,提出北京将限期3年集中整治大气污染、污水、垃圾、违法建设这四大城市环境“顽疾”。为治理大气污染,市委市政府部署实施2013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出台69条具体措施改善空气质量。其中,“加强餐饮油烟污染控制”、“加大对露天烧烤等行为的监管”等细则引发关注。

北京自2000年就开始禁止露天烧烤,但久治不绝。去年北京经历最严重的雾霾天后,烧烤被作为燃煤、汽车尾气、工地扬尘之后“典型的空气污染源之一”,再次被提进“严打”的范围。自7月初,新京报记者走访城区,发现相关部门虽在联合严查露天烧烤,但仍有上千的烧烤炉,密布在各条街道、胡同。

PM2.5治理

取缔烧烤成药方

6月中旬,北京市城管执法局表示,将联合环保部门加强对市内烧烤摊的严打,违规者最高将被处以5000元罚款,并没收烧烤用具。

一个月前,北京的烧烤摊再一次成为备受关注的热点。

与以往的无证经营、扰民、食品安全等焦点不同,这一次,与烧烤摊发生联系的是空气污染。

目前,专项治理整顿工作已在进行。

而在今年1月,北京市环保局起草的《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中,也有条文规定,禁止“在城镇地区的公共场所露天烧烤、骑墙烧烤”。

此外,环保部所公布的《环境空气细颗粒物污染防治技术政策》草案中,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这个被称为我国首次出台防治PM2.5的药方,明确提出了应“严格控制城市露天烧烤”,“在人口稠密的大型城市,应通过立法予以禁止”。

北大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环境卫生学教授潘小川称,“烧烤确实是PM2.5的一个很典型的污染源”,烧烤因为是不完全燃烧,PM2.5数值肯定会高,烧烤的烟中还同时会产生一氧化碳、硫氧化物等物质。

达尔问环境研究所所长赫晓霞博士同样认为,虽不是北京最主要的污染源,但烧烤仍是与公众的生活方式密切相关的一种污染源。整治取缔露天烧烤,“对于改善局地环境质量会有明显效果,同时对公众生活的绿色选择也是一种有效的宣传和倡导。”

取缔行动

禁13年未见效

媒体评论员信海光称,“禁烧烤”13年,但实际效果却仍旧是烧烤摊位遍布街头巷尾。

事实上,露天烧烤被定为违法并非近来之事。早在2000年,北京市人民政府第62号令就已明确规定:北京市禁止在城区和近郊区城镇地区的街道、胡同、广场、居住小区、公共绿地等公共场所露天烧烤食品。违者将受到5000元以下罚款处理,由城管监察组织负责实施。

媒体评论员信海光曾发现,对露天烧烤来说,能起到禁止作用的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等多种规定。

他称,2013年环保部门倡导的“禁烧烤”新政,实际上只是对往年已有禁令的一个重申,只不过多了一个执行部门而已。

据北京城管热线96310统计显示,今年4月1日至7月15日,城管热线受理露天烧烤投诉13732件,同比上升35.2%,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油烟污染和扰民。

丰台区嘉园路周边小区居民对露天烧烤摊的投诉已持续两年,而两年的投诉中,嘉园路上的烧烤摊数量已从零星几家,变为能容纳上百人就餐的烧烤街。

“投诉并非没人管,城管前来执法,暂扣了烧烤工具,但没几天,他们又出来了。”小区居民称,很明显,现在法律规定的处罚力度完全不足以对这些商贩形成威慑力。

实地探访

三四环间最密

一把接一把的各式烤串不断被放在火炉上翻转,油脂、调料掉落炭火上发出的嗞嗞声此起彼伏。一时间,弥漫的烟雾几乎将整条街道笼罩。

7月初起,新京报记者走访北京东城、西城、朝阳、海淀、丰台等区,选取烧烤摊聚集区域标记,所绘制的一份北京烧烤分布图显示,依托着小区、景点、餐饮街和交通集散枢纽,上千的烧烤摊星罗棋布,尤其以三环至四环间密集分布,将北京城团团围住。

晚上10点,长约500米的万丰路上,密布着22家露天烧烤摊,除了道路最北侧的1家大连海鲜烧烤摊使用燃气烤炉之外,其余仍在使用炭烤炉。

这些平均每家摆放着25个4人桌的烧烤摊,在用餐高峰时期,至少吸引着上千名食客同时用餐。

绝非万丰路一处,夏夜的北京城里,至少10多条街道上会重复着相似的情景。

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北京烧烤摊逐渐从零星散布,转为集中聚集,形成诸如定福庄西街、嘉园路、万丰路等摊位规模在10家左右,甚至更多的烧烤街。

“形成烧烤集中街道或区域后,不单污染更为严重,对周边居民影响更大,管理难度也大大上升”,一名城管人员称,“一条街都是露天烧烤,都违法,即使收到再多的投诉,我们也没能力一下子把一条街都清理了。”

禁需困局

烧烤该何去何从

“老百姓喜欢在夏日的夜晚约上几个朋友在外面吹着风,吃点烧烤,是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所以不应该简单生硬地取缔,相信也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赫晓霞认为,比如,类似于工业排放和汽车排放会安装废气净化装置,那么露天烧烤的烧烤作业的程序部分,是否也可以转入室内进行,在油烟排出管道末端增加烟气净化装置。

昌平区太平庄中二街约150米,两侧人行道上有33家露天海鲜、烧烤、麻辣烫。其中烧烤摊有12家。由于这些露天排档位于天通苑西2区15、16号楼下,距离小区4楼的直线距离仅约20米,因此被小区居民多次投诉。

不断的投诉和长期的监管,使得大部分烧烤摊都改进设备以减少烟雾排放,目前,至少8家烧烤摊已采用燃气烤炉。

一名摊主称,一台燃气烤炉的价格为600元,虽然一次性烤的食物比较少,但确实能够有效降低烟雾排放。

陈先生的烧烤摊是这里唯一使用带有净化装置炭烤炉的摊位。这个外观上像是一个一体化的厨房灶台的烧烤工具,体积约为一般烤炉的两倍,烤炉下方为收集炭渣的底座,上方自带抽烟机,排风口处装有可吸附烟雾的过滤装置。即使不使用无烟炭,烤制食物时产生的烟雾也能迅速地被抽油烟机吸走。

陈先生说,这台烤炉价值一万元,是通过朋友介绍买的。“买这么贵的烤炉也是没办法,因为这里经常有人检查烟雾排放。”

但这样的烧烤炉并不受欢迎,很多摊主说不会买,“小本生意经不起这么大投入。”

■ 讲述

摊主 “好这口儿的闻着味就不走了”

“烟熏火燎的,污染肯定有。”国美餐饮街做烧烤的张海光,瞥了一眼周围的居民楼说,没少被投诉过,尤其是最近,管得严查得紧,每天生意做得提心吊胆。“但你说一个火炉子一晚上冒的烟,能比一辆2.0排量的汽车跑一天产生的污染大吗?”张海光说,像这样邻近居民楼的烧烤摊,被投诉更多的问题是噪音扰民,“客人凌晨喧哗猜拳或是吵闹摔啤酒瓶子。”

“真要是因为油烟熏人被投诉,那也是因为摊主跟不上‘技术潮流’。”他半开玩笑地说,那些摊主拿着小蒲扇在炉子上不停地扇,油滴在炭火上,冒出的白烟顺风能飘出去50米远,走过的人和车都快看不到路了,能不被投诉?

如今,他和这条街上的所有烧烤摊一样,把一个巨型黑色风扇的扇面横架在火炉上方,炉中腾起的烟气被高速旋转的扇叶打散后,又被迅速吹向上空。“坐在旁边的客人几乎闻不到什么烟味,要是再有点夜风,抽上去的烟很快就被刮走。”

“完全取缔不现实,老百姓有需求。”他称,从事烧烤5年,换了三四个地方,走到哪都有很多客人,“很多人好这口,闻见烤烟味就走不动路了。”

居民 “难彻底取缔应指导减轻污染”

郑晖则“打心眼里讨厌烧烤摊”,闻到烤烟味难受得不能呼吸。“我有鼻炎,最怕这个。”但他认为自己属于“温和的反对派”,至少没有像有些邻居一样,在窗口对着楼下的烧烤摊破口大骂,甚至泼水扔杂物。

东三环双井附近东柏街,郑晖所居住的这间临街低层住宅,每到夏夜,就会因为楼下的三四家烧烤摊而无法开窗通风。

但油烟味仍会透进屋里。忍无可忍的时候,郑晖便会不断拨打“12345”或城管投诉电话。“一般连续两三天投诉后,就会有人来检查。”他说,但通常烧烤摊会随着执法人员的到来暂时停业,又在不久后重新开张。

“我知道没法彻底取缔,或许更好的办法,是把整治的矛头指向如何减轻污染,让这些游商式的烧烤摊能像正规餐饮店一样得到有效管理。”

炉火一起 PM2.5飙升近30倍

选取朝阳国美餐饮街作为监测调查样本;开炉15分钟即可致周边严重污染

一炉炭火是否会造成空气污染,污染程度究竟如何?

7月起,新京报联合达尔问环境研究所,对北京烧烤摊PM2.5污染情况,进行了实时监测和现象调查。而朝阳区青年路附近的国美餐饮街,因几百米范围内聚集了近10家烧烤摊,且车流量较少,比较适合进行烧烤摊污染的专项监测。

开炉前5处监测值仅为个位数

街道西侧人行道紧邻3栋高层住宅楼,部分烧烤摊正位于居民楼楼下。小区居民反映,每晚烧烤摊开始营业后,油烟、噪音等问题对小区居民生活造成严重影响。

7月4日下午4点多,监测人员在该街道西侧人行道处设立了5处临时监测点,分别为距最近烧烤摊约20米的街道南口、街道正中、其中一处烧烤摊火炉旁、距最近烧烤摊约50米的街道北口,以及街中一座3层商铺外的露天走廊处。

下午4点半,检测仪器经校准后,监测正式开始。此时,街道上鲜有车辆,行人寥寥,大部分饭店均没有客人光顾,烧烤摊也未摆出。

15分钟后,5处监测点的数据显示,各处PM2.5浓度均为个位数,数值为3至6微克/立方米,空气质量为优。

烧烤摊上方达重度污染

下午5点多刮起大风,卷起附近工地沙尘。此时,仪器数据显示,此时PM2.5浓度为126微克/立方米,属重度污染。

晚7点雷雨过后,各监测点的PM2.5数值,基本恢复到下午4点半的标准。

此时,烧烤摊三三两两地开始摆出,几个长近2米的烧烤炉,开始点燃炭火。摊主不断扇着,使炭火变旺,大量烟尘,也开始四处飘散。

晚7点15分,监测结果显示,距烧烤炉1米处的PM2.5浓度为324微克/立方米,已接近严重污染的数值标准。而此时,其他4处监测点的数值均在35微克/立方米以下,空气质量仍然为优。

烤炉点火临近PM2.5数值翻900倍

晚8点30分,有些烧烤摊的座位已几乎被客人坐满。此时监测结果显示,PM2.5浓度已有明显上升。

其中饮食街南口监测点因处上风口,PM2.5浓度最低,为50微克/立方米,属轻度污染;饮食街中部和北口处,数值分别为96微克/立方米和103微克/立方米,属中度污染;商铺3层走廊监测处,数值为158微克/立方米。从楼下烧烤炉中冒出的白色浓烟贴着居民住宅的窗口不断上升,即使在10楼处,仍可看到清晰的烟尘团。

烤肉时,烤炉1米处的监测点,PM2.5浓度达到了4409微克/立方米,是未点火之前的900倍。根据PM2.5监测网的空气质量新标准,350微克/立方米以上为严重污染,这已是标准中程度最严重的污染。“这样的浓度值下,已不能把这样的气体称为空气,而应是‘毒气’。”参与测试的达尔问环境研究所所长赫晓霞博士说。

而在随后几天的监测中,此处各时段的PM2.5监测数值,与7月4日的监测结果大致相同。

A12-A13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石明磊 见习记者 朱自洁

A12-A13版制图/郭宇 许英剑

 

分享到
更多
【安徽糖酒快讯网整理】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 糖酒快讯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www.ahtjkx.com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551-63665499 广告热线:0551-63665499 新闻投诉:0551-63665499
  • 皖ICP备09047539号-1